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玄幻 > 从乌岭崛起的少年 > 第十五章,这个世界总有人要拼命

“啊~~!”

伴随着悬浮在空中的安阳公主那发自内心的一声怒吼,她柔弱身躯支撑着的那座巨大神灵雕像彻底燃烧了起来,将云都半边的天空都染成了赤红色。

空中的她,直接就把这燃烧着巨大神像推上了数万米的高空,然后一把抓住了大祭司那被拦腰斩断的半截残躯体,在众目睽睽之下转了好几个圈圈之后直接就往上扔了上去,与那即将下堕的燃烧了一大半的神像撞到了一起。

瞬间,天空就爆出了一个巨大的金黄色的火球!!!

“不………!!”

谁能想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大祭司此时竟然有如此接地气的歇斯底里?

愤怒绝望之下,他终于想起来要燃烧精血同归于尽,但那凉飕飕的下面然后他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腰部以下已经被安阳长公主给彻底毁了。

换句话说,他就想燃烧精血同归于尽,也没有精血可燃烧了。

等待他的…只能是无尽的深渊了……。

“你们……这群……”大祭司话都还没有骂完,云都的上空再次浮响起了安阳长公主那已经有点儿虚弱的声音:

“祭司神教大祭司商良牙擅自冒充神灵,伤害皇室后裔,已被神灵施以腰斩的神罚!!”

刚刚那几下,已经消耗了安阳太多太多的精血以及星力,此刻的她,全靠着一口气在支撑。

她必须得给同国祭司神教的信徒们一个说得过去的交待,这样才不会让同国陷于内乱之中…

“我不信……”轰隆……

广场立刻有几名祭司大喊了起来,可话都还没有说完,便被冬天而降的一道闪电劈成了粉末。

“公主殿下,请手下留情”祭司神教的神殿,突然传出了一句也很苍老的声音。

伴随着这句声音的响起,不同的人脸上有了不同的表情。大祭司那虚弱苍白的脸上流露出了黑暗之中看到了星光的微笑。

安阳同样没啥血色的脸颊流露出了严肃的神情。广场上不少垂头丧气的人顿时来了精神,他们瞪着老大的眼睛看向那声音的来源。

祭司神教能够在同国屹立数千年并且能够做到赶走人族道教正宗,那自然是有底蕴的。

“商良牙有错,但除了跟随他的那些爪牙外,其他人并没有打错,还请公主殿下你不要伤及无辜,让我祭司神教能够在同国继续传承下去”天空之中的这道苍老的声音,让刚刚挤出了笑容的大祭司再一次面如死灰。

还残留着半边红的天空,突然再次落下了几百道闪电,这些闪电精准击中了六万祭司中的那些大祭司的亲信们。

松元祭司神魂快要消失前整个人的眼睛都瞪得老大老大,因为他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那小师弟竟然没有被雷劈!!

大祭司的脸上流露出了最后的绝望,他知道那道声音是谁的,也知道他的这段话意味着什么。

当看到自己那可爱的小儿子还在傻乎乎看着天上,他绝望的神情也流出了一丝的慰籍。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啰哩啰嗦的人,既然赌输了,就要认!

哪怕这代价,是自己一生的荣耀以及生命。

金黄色的微暖光芒再次出现在大祭司那还在流血的半截伤口上,后者的脸上的血色正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回复着。

大祭司看了一眼那声音的方向,最终还是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他知道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属于他的时代,都已经彻底过去了……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商良牙犯下大错,死罪不足以告慰天地苍生,应由安阳公主亲自施以凌迟之刑!!

若安阳公主不便行刑,将由上苍代劳!!!”

不远处,飘起了一阵尘埃,一头蓝色的蓝玉雪斑仙麒正在往祭司广场的方向疾速驶来。

仙麒还没有停稳,上面就飞出了一个身影,他直接就飞到了大祭司的前面,对着声音跪了下来:

“祖司,我师傅有错,但我愿意代我师傅承受所有惩罚,请祖司让我师傅走得舒服些。”来人,正是大祭司名下的首席弟子汾水大祭司。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看了一眼那蓝玉雪斑仙麒上的姑娘,那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姑娘呀。

好不容易有了亲密接触的机会,甚至还能和她同乘一骑,闻着她身上特有的芳香……

……

……

安阳公主整个人像失去了重力一样堕落了地下,失去意识之前,她手中的寒光剑直接飞向了大祭司的喉结……

她没有摔倒在地上,而是飘去了那天空之中悬浮着的白玉车楼里。

这日的故事依然还没有完。

天空中漂浮的雨滴越来越大,雨水模糊了的路上,来了一位公公,传了一道圣旨。

圣旨的内容很官方,但核心意思有两个,其一是谴责大祭司的罪过;其二是封汾水祭司为祭司神教的新任大祭司。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同国历史上,第一次祭司神教的大祭司由皇帝册封。

那一天,故事依然还没有完。

广场上的众人在随后跟来的八百祭司的引导下有序撤离着,汾水祭司悬空在高处看着一个人。

那是他这辈子唯一也是最后爱的女人。

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也很少会有人敢去猜测他的想法,因为他已经是祭司神教的大祭司了。

祭司神教里,还有太上长老以及现任长老,有的人似乎不怎么服,但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天空中落下的雷电给劈得连渣渣都没有剩下来。

死了人后,祭司神教的那些浮躁的心也就安稳了……

……

……

彭王府

安阳公主躺着那张床的屋子的对面屋顶,有一银发男子,男子披着飘逸的雪白袍。

他站在屋顶看了许久许久,最终还是转过了身。

身后,是一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这里的女人,女人还挺好看的,只是这银发男子脸上尽是愧疚的神情。

“我……”

“七十多年了,如果我没有记错,这应该是你离她最近的一次吧”

“云儿…”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很好奇,为什么我会对安阳姐姐那么好。

因为我知道,当年是她拿着剑逼着你对我好。她说,我是她最后的闺蜜。

她可能没说,当年我快要被阴后手下的那个桂麽麽给勒死,是当时偷袭至渝都的安阳姐姐救的我,她帮我杀了桂麽麽,也杀了那阴后。

是她给了我新的生命,也是她给了我一个接近完美的丈夫,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对她好呢???”

这个世界上爱一个人的原因很多很多,雀云逸爱上眼前这女子的原因很简单——她让自己觉得舒服。

“云儿,等我从极北之地回来,我们去玉雪山看风景可好”

“好呀”

“你就不问我为什么要去?”

“去把林鞅姐夫安全带回来,这样你才没有任何牵挂”

“云儿……”

也许,是因为下过雨的原因,天空中的云少得有些儿怜,但这并不妨碍雀云逸情不自禁吻了这个让他感动的傻姑娘。

男人这一辈子,能够找一个对自己好,有点儿傻,还很漂亮的姑娘,真的是可以了。

雀云逸觉得自己知足了。

许久之后,他又看了一眼安阳公主所在的屋子,在内心轻声说道:“等着,我把你的男人,安全带回来”

……

……

安阳公主所在的屋子里

“姐姐,刚刚他来看你了。”

“云儿……”

“他说,他要去极北之地把姐夫带回来照顾你,然后带着我去玉雪山看风景”

“……”

“姐姐,我不是十八岁的姑娘了。

这辈子,见过的听过的男人,估计都有乌岭里的树那么多了吧(神州谚语)。也许他不是最完美的,但绝对是不完美那一档里最好的……

而且,他…好像爱上我了……

我知道,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姐姐你呀……

你能不能去送送他呢?我知道,这是他这辈子想却不敢说不敢求的事。”

“傻妹妹。人这一辈子,哪有那么多的顺心如意?

我不会去见他的,不是因为不敢,而是我觉得,见总比不见好。

也许,这样对谁都好…”

“姐姐……”

屋外,雀云逸笑了笑,然后转身走向了彭王府的大门。

那雨后的树叶,格外的鲜嫩,谁又还记得,去年这个时候,哪片同样鲜嫩的树叶呢?

大门口,有一头发乌黑的中年男子一直在等着雀云逸,当他看到后者出来的时候,一开口,声音却是无尽的苍老:

“娃娃……,量力而为,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人族的未来,从来都不会寄托在一只兽身上”

谁又能想到,那活了三千多岁的彭老千岁本人,竟是一个看起来像三十岁的中年男子呢?

雀云逸看向了彭老千岁,神情非常非常谦卑:

“彭老千岁,如果我有什么不测,请你多多照顾一下云儿母女

人族的将来肯定不会寄托在一只兽身上。

但身为一个国家的君皇,他有义务为他的国家,他的族人拼上一切。

把这只兽的血脉留在人族,是我应该做的。

这个世界,总有人要拼命,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