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都市 > 影帝他心有白月光 > 第八章:窦家闻

影帝他心有白月光 第八章:窦家闻

作者:兔冲冲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1-14 18:34:36 来源:笔趣阁(cn)

过了年以后气温逐渐回暖,但当林芃琬吊威亚在半空中半个小时没下来的时候,她依旧是觉得疲惫的、冷的。

一个镜头不知道NG了多少次,她在关之谓的帮助下起点已经比别人高出了不好。

但是奈何演技一直没有很好的提升,要不是看在关之谓的面子上几乎没人找她拍戏。

林芃琬不争馒头也得争口气,她早就已经跟谢彬郁彻底的划开了界限,再也不是以前锦衣玉食花钱也大手大脚的时候了。

直到自己一个人出来生活的时候才知道钱财方面短缺了多么窘迫。

估计导演也是早就对她的表现有些不满意了,让她在空中吊了半天直到满意了才让人将她给放下来。

林芃琬刚才拍打戏的时候腿上撞青了几块也没有开口跟人说。

脚一落地不是先去看自己的腿,也不是抱怨自己有多累,而是朝着导演跑过去跟人诚恳的道歉。

导演被她弄得也有些不好意思了,递了一个保温杯给她喝热水,“琬琬呀,你还年轻,得多磨砺磨砺,现在多吃一些苦头以后你拍戏的时候就轻松了。”

林芃琬把保温杯窝在怀里面,室外真景拍戏实在是太冷了,哪怕是过了冬天,天上有太阳这一段时间也是相当的冷。

她说话的时候吐出来一团白色的雾气,“也辛苦刘导,辛苦在场的各位员工了。”

“你们老板肯给你们年轻人机会,你们就可得好好的把握住呀。”

导演在她肩膀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两下,这小姑娘除了演技不怎么样之外,接人待物又卑谦有礼,没有落下什么口舌的争议。

林芃琬晚上回酒店的时候几乎直不起腰来了,小助理专门给她买了一些暖宝宝,看她腿上有伤又跑去买了一瓶跌打酒,“琬琬姐你也太拼命了,人家都用替身,你自己就直接上。”

“我本来演的就不怎么样,有些事儿我得自己来,不然成什么了。”

林芃琬被人伺候惯了,自己吃了苦头却成熟了不少,也知道心疼人照顾人了,“你先去休息吧,你候场的时候也挺累。”

“我给你涂药吧,这个药得揉热了才顶用。”

“我自己来吧。”林芃琬催促着小助理去休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陡然垮了肩膀,她打开微博,只有小两万的粉丝,有一些粉丝还是关之谓给她买来的,其实真正的活粉没几个。

林芃琬洗澡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月经来了,但量不多只有一点也没有注意。拍起戏来黑白颠倒,她的月经规律一直不太正常,就是最近可能太累了一直是没什么胃口吃饭。

窦家闻给她发微信问她要不要溜出去吃饭,林芃琬犹豫了一下回复他:我已经打算睡了。

那边也没觉得有多么的失落,让她早点儿休息。

并且提醒她明天还是出外景,因为导演想要拍一幕日出的画面,剧组三四点的时候就得起来折腾去海边了。

林芃琬躺在床上的时候极轻的叹了一口气,窦家闻跟她是拍第一部戏的时候认识的。

因为拍的是关之谓公司的自制剧,关之谓又有意捧她,还专门给她量身定制了一个角色在里面,跟她对戏最多的就是窦家闻。

窦家闻年纪比她还要小一些,过了年以后才十九岁。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只是觉得窦家闻十分的亲切,但那样莫名其妙的亲切不知道从何而来。

直到有一回关之谓问她,“你看窦家闻的眼睛像不像我师哥?”

林芃琬才陡然反应过来为什么第一回见窦家闻的时候,就总是莫名其妙的觉得有些亲切感与好感。

那是因为窦家闻拥有一双和谢彬郁极其相似的眼睛,但他年轻眼睛里面闪着的光跟谢彬郁不一样。

自从那日她坚决的在那么多人的注视与不解之下跟谢彬郁解除婚约,毁了那样一场精心准备的订婚宴的时候,她就彻底的搬出了谢彬郁的家里。

跟谢彬郁有关的人她也全都从手机里面删除,又换了新的手机。

马涣得知她这么一闹,还委屈的问她,“林芃琬,马叔怎么对你的你心里知道,你小时候家长会全都是我去的,我好歹算你半个叔,你不搭理谢先生,你不能不搭理我啊。”

林芃琬当时铁了心不能再跟谢彬郁有任何的瓜葛。

只要她有一点动摇的时候,她就会强迫自己想起那件盛满杨迅怡回忆的屋子。

她跟马涣说,“你跟他全都是一丘之貉。”

马涣也识时务的没有再提起谢彬郁,只是恳求林芃琬怎么也得把他给加上。

平常的时候还能唠唠嗑,挽回一下自己跟林芃琬这么年以来毫无血缘关系的亲情。

林芃琬被他说的有些动容,也觉得哪怕是跟谢彬郁闹翻了也不能与原本关系要好的人疏远了。

她加上了马涣,只是偶尔联系的时候马涣跟他说多添衣服。

她只睡了不到三个小时就被小助理叫起来了。

外面的夜还黑漆漆的刮着冷风,剧组里的人早就已经都收拾好了往海边赶了。

窦家闻跟她坐一辆车上,两个人挨着坐,车里没有开灯有些暗淡几乎看不清楚彼此的脸。

“小琬。”窦家闻凑得很近,说话的声音也不自觉的压低,他掏出什么东西给她。

“我助理买了许多暖宝宝,到时候拍戏的时候反正穿的多,你把它贴衣服里面就不怎么冷了。”

车里几乎没人说话,大部分都在闭着眼睛休养生息,林芃琬睁开眼睛小声儿说,“我有很多,你自己留着用吧。”

“那你饿不饿?”窦家闻穿着的棉服总是很大,上面的衣兜总是很多。

经常出其不意的从身上的衣兜里面掏出各种各样的东西来,就像是哆啦A梦的口袋。

“吃面包吗?我出来之前还专门热了一小罐牛奶,现在被我揣兜里还是热的。”

窦家闻也不问她饿不饿、要不要,就直接全都塞进她的手里面,“到时候拍起戏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休息,你现在吃点儿垫垫肚子吧。”

窦家闻比林芃琬小三岁,却比谁都会照顾人。

一开始在组里的时候比林芃琬小的演员们都管着她叫琬琬姐,只有窦家闻不叫她姐姐。

说他有个亲姐姐了,就不能管别人再叫姐姐了,所以格外亲切的叫林芃琬‘小琬’。

林芃琬把吃的捏在手里没有拒绝他,“那你还有吃的吗?”

“我有啊。”在半明半昧之中,窦家闻那双好看的眼睛显而易见的亮了一下。

他小声跟林芃琬说,“我专门热了两罐牛奶,你一罐我一罐。别人都没有,你别告诉他们啊。”

海边的那场戏是林芃琬和窦家闻的对手戏。

他们两个在戏里面是相爱又相杀的一对,隔着灭门之仇与家门重任的时候,两情相悦就似乎真的是那样的微不足道了。

山河广阔,当天际一抹泠白的光缓慢升起的时候,林芃琬饰演的角色洛霓裳手里捏着长剑和窦家闻饰演的角色叶无章,遥遥相对。

谁都没有率先说一句话,仅仅是一眼就已经道出太多的沧桑。

“你放下恨,我放下家族,我们一起去天涯海角,别人找不到我们,我们难道还是不能在一起吗?”

‘叶无章’看着她的时候,眼眶微红隐约含着泪光。

海边的风呼啸,他的声音散落在风里面四分五裂再也拼凑不起来了。

‘洛霓裳’缓慢地摇头,林芃琬拍戏的时候哪怕是融入了这个角色,脑子里面想着那些伤心的事情,眼泪几乎唰地一下就落了下来。

“不能。”‘洛霓裳’执剑指着他,“咱们两个生来就是世仇,我与你不共戴天、势不两立。谈什么浪迹天涯?”

“我可以为你放弃一切,你为什么不能为我放下仇恨呢?我们两个明明相爱又凭什么要分开?”

“我爱你。”‘洛霓裳’眸光微动,泪珠从眼眶滚落,“但我更恨你。”

她挥剑割断自己的衣袍,“叶无章,从今日始,我跟你割断所有情分,再无瓜葛。他日再遇,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

‘叶无章’红着眼眶,割断的衣角缓慢的从‘洛霓裳’的手里面落下。

天际的太阳逐渐升起来,整个天空都是白的,日光映照到水面上泛起粼粼的金光。

“卡!”导演对这次的对戏非常满意,也是林芃琬仅有的一次就过。

但她很明显还没能从悲伤的情绪之中脱离出来,眼泪啪嗒啪嗒直掉。

窦家闻倒是入戏快出戏也快,从小助理手里面拿了林芃琬的棉服给她披到身上,又拿了纸巾给她擦眼泪,“该休息了,我刚才发现兜里的牛奶还是热的,你是不是饿了啊?”

林芃琬看着窦家闻那双漂亮的眼睛有一瞬间的恍惚,她有些无措的避开视线,“谢谢。”

“你跟我还说什么谢呀。”

窦家闻甚至都把关之谓给搬出来了,“老板说让我好好照顾你呢,好了好了,你赶紧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海边还刮风,把你的脸都给吹红了。”

两个人赶场拍下一组的时候,在车上的时候窦家闻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问林芃琬,“小琬,你知道谢彬郁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