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仙侠 > 江湖密卷 > 第24章 萌生

江湖密卷 第24章 萌生

作者:缈雨辰星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1-01-14 10:20:58 来源:笔趣阁(cn)

半月后,叶一晨终于等到崔愚再次来到**楼。

两人爱事作罢,各自穿起了衣服。

叶一晨开口问道:“公子,何门何派啊?”

崔愚不屑道:“问这个干嘛,我出钱你出身子就是。”

叶一晨顿时感到很是尴尬,心里骂道:“早晚要你好看。”

崔愚笑道:“我是江湖重派柳识闲弟子,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找我崔愚。”

叶一晨以为崔愚欺骗自己,嘴上表示相信道:“小女子眼拙,没看出公子竟然柳识闲弟子,公子功力定当十分了得了。”

崔愚离开之时,叶一晨赶紧跟随身后。

虽然崔愚内力远高于叶一晨,但叶一晨与风楚在一起久了,不免脚下功夫长进了不少,跟踪起崔愚也是不在话下。

叶一晨未从风楚那里学得半点空声引,没有闻力,跟在崔愚身后,崔愚根本难以发觉。

叶一晨跟踪崔愚,一直跟到了柳识闲地界内一个赌坊,名为半重手。

叶一晨心中喃道:“这崔愚嫖赌是样样精通啊。”

在半重手门口,叶一晨用二两银子换了身男人的旧衣服,只见那男人拿着银子,醉生梦死的闻着叶一晨递过去的银子,叶一晨心中怒骂了一句,便走进了半重手。

忽然出现一人拉住道:“少侠。”

叶一晨吓得一转头,摆脱掉小二的手,那人道:“呦,挺贵气的公子啊,不过这半重手都是一些破烂玩意,客官就不要上去了。”

叶一晨掏出二两碎银,小二这才闭了嘴,装作没看到,赶忙跑开了。

叶一晨想象的半重手内部,应该是空气污浊,喧嚣至极,鱼龙混杂之地,顿感嫌弃至极。

叶一晨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处的**楼也是这等鱼龙混杂之地。

叶一晨进了半重手,却是静地出奇,空无一人,到处散发着刺鼻的霉味,却不见崔愚的影子,见有楼梯通往二楼,叶一晨蹑手蹑脚走上了二楼。

叶一晨挪步到二楼,只见走廊之上尘土厚厚一层,确实有几只脚印,明显是刚踏上去的样子。

叶一晨踩在脚印之上,顺着脚印来到一房间之外,透过破烂的窗户纸向里看去,只见崔愚与一人相向而坐,双掌相对,似乎在传输内功心法。

正在给崔愚传输内功的就是当今的阴善阴百令,也就是当年的第一闻护盖纵。

阴善早已察觉有人跟踪崔愚,并知道其在窗外偷看,只是阴善因自己有一身百令内力,不以为然罢了,且那窗外之人没有闻力,定然不是闻人,也不必因其而担忧招来闻人上层。

叶一晨回到**楼之后,把阴善传内力于崔愚的消息一五一十地告诉风楚。

风楚携此秘闻迅速赶往竹溪邀察。

叶一晨本想着风楚带着此消息赶往竹溪邀察报告给闻人上层,自己也好被闻人上层提拔,继而离江湖秘闻更近一步。

谁知盼了许久,也不见风楚回来。

数月来,殳为多次去曲风琴坊,都未见到叶一晨,心中很是失落,不知叶一晨为何要这样躲着自己,很想知道其中的原委。

叶一晨从曲风琴坊姐妹口中得知,殳为多次去曲风琴坊找寻叶一晨,却常是扑空,对叶一晨甚为想念。

叶一晨也想念殳为,但不敢背着风楚与殳为走的太近,怕风楚一旦知道自己外面有了情人,万一风楚醋意大发,自己被闻人提拔的希望就覆灭了。

叶一晨只好差人给殳为带个话,约殳为于曲风琴坊相见。

叶一晨不知道殳为最在乎的是不是自己,但知道让殳为尤为在乎的是百门新序,是江湖地位。

叶一晨把与殳为想相见的日子定在十月十日,为百门新序前夕,也好考验一下殳为,看殳为选择去百门新序还是前来曲风琴坊。

殳为决定再次去曲风琴坊,只是担心再次等不到叶一晨,又是一个人孤零零地回来,于是叫上叶轻忧一起前去。

殳为说道:“轻忧,待在陵阳久了,腻不腻,要不要跟我去曲风琴坊玩玩?”

叶轻忧问道:“平时都是你一个人去,今日怎么想起带我去了?你去会你那心上人,我去了岂不是不妥?哈哈哈。”

“不瞒轻忧,最近好多次没见到我那位姑娘了,这次怕再见不着,来时有轻忧在,好有个照应,那姑娘也姓叶哦,跟轻忧本是一家。”

“跟我同姓啊,巧了巧了。”

“到时候我让她为我们弹奏一曲玉春曲。”

“玉春曲?”

“这玉春曲在曲风琴坊是上等曲子,外人听来是神魂颠倒。”叶轻忧闲来无事,便答应前往。

果不其然,殳为这次去曲风琴坊,等了许久依旧没等到叶一晨。

叶轻忧当然也没听到所为的玉春曲,殳为一脸的无奈以及对叶轻忧的愧疚,叶轻忧倒也没觉得什么。

就在殳为二人刚要离开之时,曲风琴坊之外有一端庄女子迎面走过来,对殳为说道:“公子就是殳为吧。”

殳为说道:“在下正是殳为,姑娘是?”

那女子道:“小女子受叶一晨所托,前来给你捎句话,叶一晨她最近家里事多,今日又不能来此,十月初十她会来到这里,如果公子愿意的话,十月初十来此与她相见。”

殳为心想:“原来叶一晨家里有事,也怪我年轻,连她家在哪里都不知道,不然也能帮忙拿个主意。既然她与我约在十月初十相见,还是愿意见我的,到时候我要让她解释最近到底怎么了?就算是家中有事,也不能冷落我啊。”

殳为拜谢那姑娘道:“殳为在此谢过姑娘,只是,姑娘能否告知在下叶一晨她所居何处?”

那姑娘转身欲走说道:“你这么关心叶姑娘,与叶姑娘相识这么久,为何不知道她家住处?你当真心中有她?”

殳为被姑娘说的哑口无言,因从未过问过叶一晨家中住处而懊悔不已。

叶轻忧殳为二人回来之时,路过庄里,途经一个偌大的院子。

那院子破败不堪,墙头上长满了青苔,墙头周围长满了杂草,足有一人之高,看样子是荒废了很久。

叶轻忧不知怎的,对此却颇有兴趣,目光一直注视着大院。

殳为叫道:“一个破院子,瞅它干嘛,越看越阴森。”

叶轻忧道:“没什么,感觉很亲切啊。”

殳为惊诧道:“什么,这鬼院子你还觉得亲切?”

“来的时候好像没注意这院子啊,这院子这么大怎么就无人居住呢?”

“我只知道这个以前是上诸门派庄里之地,后来家道中落了。”

叶轻忧道:“这么大院子就这样荒废了,太可惜了。”

二人再往前走,看到院子的前门,宽约八尺,高约一丈,气势雄伟,却已破败不堪,门前杂草丛生,门头牌匾上依稀可见两个大字:“庄里”。

让叶轻忧感兴趣的是大门两侧的墙头上摆满了一排菊花,甚是鲜艳,与自己桎城老家墙头上的一排菊花颇为相似。

叶轻忧注视着那菊花,想到了自己的娘亲,生前也是深爱菊花。

殳为因为没有见到叶一晨,心情本就失落,见叶轻忧伫立原地,丝毫不理会自己,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殳为拽一拽叶轻忧衣袖:“走了,那有什么好看的。”

叶轻忧道:“我想我娘亲了,我娘亲也喜欢菊花,我们家院子里至今还摆满了这种菊花,有机会我带你到我家去玩几天。”

殳为道:“好的,改天一定去你家玩,赶紧走吧。”

叶轻忧理解殳为的心情,殳为哪里有心情赏这菊花,只好跟着殳为一起离开,走了还不忘回头看一眼庄里的院落,口中念道:“我要是能拥有这么大一片院子就好了。”

殳为道:“这么破败的院子要它干嘛,怪阴森的,再说你又没钱,上哪里买这么大的院子。”

叶轻忧问道:“这上诸门派庄里,这么大院子,以前肯定很风光吧。”

殳为笑道:“以前这庄里是江湖上有名的上诸,后来落败了嘛,经处门派乃流纸秋娄,好像是流纸秋娄经营不善先行落败,后来这上诸门派庄里也跟着渐渐衰落了,当年风光的庄里不免结识了许多仇人,庄里结识的仇人见庄里衰落,都找上门来,加剧了庄里的落败,听说里面死了许多人呢,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