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穿越 > 田园悍妃之摄政王欠收拾 > 第34章心境的变化

田园悍妃之摄政王欠收拾 第34章心境的变化

作者:天辰璐馨 分类:穿越 更新时间:2021-01-14 08:52:48 来源:笔趣阁(cn)

“嗯。陈伯,加我们两个坐的下吗?”朝陈苗苗点了点,继而看向陈健询问道。

“坐的下,坐的下,今个就我们夫妻和苗苗出门。”家里不能一个人不留,家里的地也得有人看着。

“那就麻烦陈伯了。”白以柳带着冥沧褶坐上了牛车。

陈家夫妻已经听女儿说过了,这会儿见到冥沧褶不觉得奇怪,虽然好奇但孩子的眼神却非常犀利,他们都是普通的老百姓,哪见过这样的,索性将他给忽略了,转头跟白以柳说话。“柳姐儿,下次可不能再给那么好的东西了,你养活自己不容易。”

白以柳知道陶婶说得好东西是什么,她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担心她日子过的不好,笑着说:“东西买来就是吃的,你们放心吧,我能照顾好自己的。不用为我担心。”

“那也要省着点,可不能浪费了。”她毕竟还小,母亲没了,又从那个家被赶出来,没人教她可不是会大手大脚乱花钱。

“谢谢陶婶提醒,我记住了。”别人的好意她会受着,不会去反驳,至于要不要这么做那就是她的事了。

“你是个好孩子。”陶氏只是尽自己一份心意,柳姐儿听得进去最好,听不进去她也不会多嘴,到底她是个外人,说多了就成多管闲事了,会惹人嫌的。

陈家到镇上是来办事的,她没跟着一起掺合进去,到了镇子上,与他们约好回去时间,带着冥沧褶和他们分开了,一个向东,一个向西。

白以柳牵着冥沧褶的手走在大街上,冥沧褶的颜值即便是在粗布麻衣的衬托下都没法掩盖,回头率非常的高,路过他们的人,特别是那些大娘大婶们欢喜极了。

纷纷上前主动与白以柳攀谈,说着说着话题就引到了他的身上,最后话里的内容全都是她们对他的夸赞,什么长得好看啊,白白嫩嫩的,是怎么想的呀,实在是太讨喜了等等,等等。

可怜的冥沧褶站在白以柳的身边,十分不幸的惨遭毒手,一路走来被摸摸捏捏了不知道多少回。

小家伙的神情也越来越不耐烦,隐隐有发作的趋势,在他发作前被白以柳狠狠地瞪了回去。

她的意思很简单,人家摸一下,捏一下又不会少块肉,那么较真做什么,人家那是喜欢才愿意搭理,也不看看她们不去找别人呢。

小破孩真的很想大声吼一句,这样的荣幸他不稀罕,谁要谁拿去,捏的不是她的脸,她当然不痛不痒啦,气死他了,气死了。

可他又不能对着那么多人发脾气,黄毛丫头的手段太多了,让人防不胜防,真不知道她哪来那么多的鬼点子,堂堂摄政王却奈何不了他,这让他情何以堪。

“我说你是怎么回事,别人不欠你的,你应该多笑笑,天天板着脸算怎么回事嘛。这不是很正常的事。”白以柳是真的闹不明白他又在闹什么情绪,哪个孩子没有经历过,闹得她直接抽了他一记后脑勺。

“大胆,你怎么敢打我的头。”这几天她花样层出不尽,却从来没有在他的头上动过土,这下绝对犯了他的禁忌,男人的头打不得。

冥沧褶一张小脸顿时黑了,使劲的揉了揉后脑勺,凶狠的瞪着她。

“大胆,你以为你是谁呀,我还想说放肆了呢。”白以柳回瞪回去,“你说我要是不大胆,不放肆,怎么会把你这么一个熊孩子给捡回家,还一天天的让你没大没小的得瑟。”

“谁让你们不阻止他们的,我的脸其实她们可以碰的。”冥沧褶鄙夷道。

“小孩子不都有这些经历嘛,还有你总不可能一直窝在屋里不出门啊,不过是让你提前做好心里准备。”白以柳其实就是故意的,谁让他整天板着脸,好像她欠了他几十万两银子似的,她看着心里极度不痛快,这种方式来逗弄他,憋屈的样子可比冷漠的样子可爱多了。

“别人可不是我,我不愿意。”这是什么歪理,她该不会是故意的吧,冥沧褶狐疑的将白以柳上上下下看了一遍,这才慢悠悠的开口:“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谁说的,我没有。”白以柳立刻辩驳着,回答的太快反而容易起到反效果,这不,冥沧褶眯着眼……

“干嘛,我说没有就没有。好了好了,我给你揉揉,揉揉行了吧。”白以柳估计是被拆穿了心思,一时有些尴尬。

“你走开,走开。谁要你揉了。”冥沧褶被白以柳这么一打岔,忘了刚才的事,一心只想保护好自己的脸,不能再被别人给‘糟蹋’了。

“不是你自己在不高兴嘛,揉揉还不行了。算了算了,不揉就不揉呗。”白以柳切了一声,往前走了两步,见小破孩没有跟上来,转身对着冥沧褶喊了一声,“停在那干嘛,还不走。”

冥沧褶最终还是别别扭扭的跟了上去。

“既然来了镇上,一会儿看上什么想吃的就跟姐说,姐给你买。不过是先得说好,不能买太贵的,三十两银子看似挺多的,但听经不起花的。”白以柳也是拼了,用买买买来诱哄孩子,说好的讨厌孩子的,现在却不得不妥协,唉……想不到她也有这么一天。

“……”他不是,不是……可他说不了,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会不会被当成妖怪,到时候属下没找到,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虽然现在的地方破得要命,但总比露宿街头好很多倍。“……哦。”

“这个镇叫什么名字?”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他们的据点,看来势力发展的还不够彻底,回去后得让他们再好好的扩张扩张,把网铺的再大一点。

“冷集镇。”白以柳没有多想,只以为他想要了解一下。

冷集镇?

冥沧褶快速的从记忆中调取资料,将所有的据点都回忆一遍后,发现他们的据点里并没有出现冷集镇这个名字,看来是真的没有发展到这里。

这就有点麻烦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有没有发现他留下的线索。

当时为了不被那些人发现,他没有做太多的标记,希望他们没有错过,能够第一时间赶过来找到他。

“想什么呢,都出神了。走吧,去看看有什么喜欢的,咱们买。”白以柳也是豁出去了,带着冥沧褶一家小摊一家小摊的逛着。

冥沧褶被动的被白以柳牵着走,这会儿他全部的心思都在其他的地方,他正在琢磨要不要给属下留一些记号,方便他们尽早找到自己。

走着走着,冥沧褶一下子加快了脚下的步子,朝着人多的地方挤了过去。

“唉,你往哪走,走慢点,人多,容易走丢。”白以柳话音刚落,就见他小小的身子一下子涌进了人群里,吓了她一大跳,忙一把将他拉了回来。

“这边人多,热闹,你不是说要给我买东西,我们就在这吧。”冥沧褶抿抿唇,直接用她的话来堵她,不然等会儿她肯定会把自己看得死死地。

“我还以为你不喜欢热闹呢,早说呀。”白以柳捏了捏他的鼻子,“走,姐姐带你去看热闹。”拉着他的手往前走。

心想:果然还是孩子天性,平时再怎么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爱热闹的心性是天生的,即便是他也不能幸免。

本来想要挣脱的,转念一想就放弃了。

之前心不在焉,没有多大的感触,这会儿心思收回来了,感受着白以柳的手掌,上面有着一层厚厚的老茧,摸上去十分的粗糙,他手指微动,感受着出手的糙感,心里莫名有些不舒服,抬眼看了看身侧牵着他的人,眼神有片刻的恍惚,在他的记忆里,从来没有一个人对他说过‘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也没有人对他说‘走,我带你去看热闹。’

一直以来,他的一切都是他自己争取得来的。

自从三岁失去亲生母亲之,他的父亲另娶之后,他在那个家可有可无,但在彭氏的孩子出生后,他就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如果不是他在十岁的时候当机立断,原则去参军,他连长大的机会都不会有。

自那以后,他的心竖起了高高的屏障,放弃对人心抱有希望,却在多年后,却又这样一个人拉着自己的手说出这样一番话。

明明这个人对自己有多么的嫌弃,对自己的态度其实也不是很好,总是坑他,可也是这个人对自己说了这样的话。

这几天相处下来,他已经知道了她的经历。

明明自己穷的一贫如洗,却从没在她脸上看到自艾自怜的神色,反而对生活十分的积极,生活的。压力根本难不倒她,也压不垮他她。

冥沧褶握了握拉住自己的那双粗糙的手,他突然不想放开这一份触手的温暖。

嗯,看在这个面上,他就发一次善心,她的小命他不要了。

“怎么了?是不是看中了什么东西?”白以柳感受到掌心中那双小手动来动去的,以为他看中了东西却不好意思跟她说,只能用这种方式告诉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