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玄幻 > 重生宠妃:马甲王爷求抱抱 > 第二章:姐姐

重生宠妃:马甲王爷求抱抱 第二章:姐姐

作者:大荷包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1-13 21:57:27 来源:笔趣阁(cn)

“小晚,你醒了?你终于醒了。”微微颤抖的声音蓦地从门口传来。

非晚心头猛地一震,只见一个面容青涩的少女三两步直扑到榻前,双手轻柔地扶住她肩膀,惊喜地瞅着她,泪水铺满双眼。

就像时光倒流,眼前的姐姐不过十四五岁,满头浓密的青丝随意地挽在脑后,露出白皙的脖子和小巧的耳朵,清瘦的肩膀,纤细的身姿,月白色的湖丝袄裙触感蓬松,带着银屑炭熏烤过的暖意,浑身散发着鲜活淡雅的气息。

全不似前世出嫁后仅一年不到,死时尸骨不全,就连满头青丝亦被尽数割去……

“姐姐~”

非晚胸口一热,哽咽着,登时滚落两行酸楚的清泪:“姐,河底好黑,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这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姐姐还在就好。

谁都不晓得,自从姐姐死后,她一个人面对大宅那些吃人的毒蛇与豺狼,内心有多害怕,又有多恨。

西凉娴又哭又笑:“你这淘气包,跑去船尾做什么?幸好你福大命大,多亏陈嬷嬷,比我还先一步发现你落水,你才没让河底的大鱼给吃了。”

果真如此!

那么她亦可将计就计。

非晚掩下眸中暗芒,抬起小脸时已是乖巧无比:“真的呀?多谢陈嬷嬷。”

“这救命之恩,是老奴应尽的本分。”陈嬷嬷立刻走近两步,眸底有精光一闪而逝。

此刻只有西凉娴不名真相,她动容地从荷包中取出钥匙,唤来菱枝:“取五锭金元宝来,赏给陈嬷嬷。”

菱枝接了钥匙走向妆台,不一会儿转回来时,手上托着一个小小的漆盘。

“陈嬷嬷,一点小意思,你不要嫌弃才好。”

陈嬷嬷瞬间张大了嘴,目光黏在漆盘上,眼睛都直了,漆盘里摆着五锭沉甸甸的金元宝。

西凉娴抿嘴笑笑,挥金如土地说:“也不多,只够些本钱在闹市盘个小铺面,做些个小买卖补贴嚼用,嬷嬷快收着。”

可非晚突然开口:“姐姐,陈嬷嬷赤胆忠心,这些金银没的玷辱了她,咱们可不能从门缝里看人。”

“七姑娘说的是。”陈嬷嬷一怔,旋即越发笑逐颜开,眼睛都笑没了。

“小晚,那你说赏什么才合适?”西凉娴登时醍醐灌顶,愧疚地瞥了眼陈嬷嬷。

非晚勾了勾小指头,西凉娴俯身下来,非晚凑过去咬耳朵:“姐姐还记得,去年皇后娘娘赐下的年礼吗?那件东西才够体面。”

“要的。”西凉娴神色微凛,但随即就做出决定含笑点头,转身快步朝里间去。

须臾出来时双手高举,托着样东西:一个长方形的匣子,扁扁地,外面又用明黄色软绸细细包裹,看上去绝非凡品,似极珍贵。

陈嬷嬷面上喜色愈浓,两眼放光,恨不得整个人都要扑上去了。

西凉娴叫菱枝捧在手中,亲自揭开盖着的黄绸,一层又一层,最后露出里面一个深色檀木匣子,打开盖子,只见里头静静地躺着一件东西。

一册薄薄的《昭阳诗集》!

陈嬷嬷的脸绿了:“五姑娘,这是什么?”

“这是去年宫里贵人赏的,嬷嬷救我妹妹性命,忠义之举,非此物不足以深表敬意。”

西凉娴神色真挚,连同匣子一起郑重地递给陈嬷嬷,陈嬷嬷撇开脸去。

“方才是我肤浅了,金银之物确实俗了点。怪我年纪小见的世面少,您别搁心里去。”

“五姑娘你,”

陈嬷嬷的表情终于裂开了,气得仰倒,眼风如刀冷飕飕地,却只得悻悻地收下,将匣子随手夹在腋下,扭着水桶腰挤出了窄窄的舱门。

“我还有事,恕不奉陪了。”

“嘭——”

低矮的舱门被碰得颤抖了两下。

“小晚,你是不是在逗我?她瞧着像不喜欢金子的样子吗?”

西凉娴瞠目,转过身来一脸狐疑。

哼,解气!

这诗集拿回去只能当祖宗供着,不能换钱。

非晚一抬眼,见西凉娴已然瞧出了什么,当下小嘴一瘪:“姐姐,是陈嬷嬷把我推下水的。”

“你说什么?”

狭小的船舱里安静了下来,沉默的空气之中,有什么压着的东西将要爆发。

“原来是贼喊捉贼?她敢对你下黑手,我非杖毙了她不可。”

非晚忙下榻,追上前将她拦住,西凉娴方才有多相信陈嬷嬷,现在就有多气,她能理解。

“姐姐,别嚷出来,陈嬷嬷狗急跳墙,她那么胖。”

“我还怕了她了?依我朝律例,以下犯上死有余辜。一个奴婢胆敢谋害官眷?来啊!一纸诉状告去官府,我非让她把牢底坐穿不可。”

西凉娴气得脸蛋通红,目光赤亮。

“可我们没有证据。”

“要什么证据,送去官府直接受刑,打个稀烂,她能熬得住不招?”

非晚“噗嗤”笑了,继而眼眶酸胀。

在扬州的那些年,娇养深闺众星拱月,姐姐从来没有见识过人心险恶,心事皆在脸上。

但这样也容易打草惊蛇。

非晚神色旋即凝重下来,若是她们稍有不忿或者恨意,以大伯母浑身的心眼,只怕她还来不及报仇,就会立即招致灾难性的后果。

她不能把真相一股脑儿全说出来!

非晚用冰凉的小手紧紧地拽着西凉娴,使劲摇了摇:“陈嬷嬷总归是大伯母的心腹,我们总要顾忌些大伯母。”

“难道我们连一个害人的婆子都收拾不了了吗?”西凉娴怔了怔,满面悲愤,呼吸短促。

“怎么不能?现在是她在明处,我们在暗处。”非晚那双水汪汪的桃花眼含着不符合年龄的冷冽,深邃地望向那扇紧闭的舱门。

“姐姐,有件事你要老实告诉我,爹娘究竟留给我们多少家产?”

西凉娴意外地看了她一眼:“小晚,娘担心你还小,所以才没有告诉你。”

“我知道,你快说。”非晚急得拉住西凉娴袖子,她一直不晓得西凉娴手中到底握有多少银子。

“你需得发誓,万万不可说出去,娘千叮万嘱,说出去了,有人要害我们的。”

见西凉娴忽然一脸肃容,不苟言笑的样子,非晚面色白了白,身子不禁微微打颤,她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不由一把抓住西凉娴的手,却发觉她手心正出热汗。

“很多吗?”

西凉娴见左右无人,这才神秘地凑近非晚耳边:“二百万两银子。”

二百万?

如同一道闷雷在头顶重重轰鸣开来,非晚惊骇地瞪大双眼。

不对!怎么竟然有这么多?

“娘说我们姊妹俩一人一半,不过你放心,我会多分给你二十万两做嫁妆的。”西凉娴这才露出一丝骄傲的笑容。

“姐呀,你好傻。”

非晚心中又酸又痛,倏然垂下脸,泪水如线,扑簌簌滴落在素白的衣衫上,洇出一圈圈深色的痕迹。

前世西凉娴上花轿时,只身仅带着五千两银子的嫁妆,可却仍给她留下了五万两银子做陪嫁。

二百万巨额的家产被全部骗光,五年之中,大伯母一次又一次以她的名义找西凉娴要银子,再后来又用她要退婚胁迫,西凉娴又赔上一大笔银子。

难怪大伯母将她沉塘的时候,那样轻蔑地扔过来一句:“比你姐姐稍微聪明一点,可惜有何用?不如早些下去和那个草包团聚罢!”

非晚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任由西凉娴替她一遍一遍抹着泪水。

“小晚,你别哭啊,我答应母亲要照顾好你。”

非晚唯有点头。

眼下形势比人强。

但,大伯母能算到她重活一次?

“还有五日,就该到京城了。”

“我们就要到家了,离开都七年了。”

非晚泪目地瞅着西凉娴那满脸期待的神情,这一世,定要保护好姐姐、还有爹娘留下的庞大家产。

我身不死,血犹未冷。

非晚将银牙咯吱一咬,既然回来了,那就绝不会再重蹈覆辙。

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又跳入脑海:“姐,那么多银子,你应该不会都随身带着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