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仙侠 > 大同经 > 六十五 夜走钔纳路遇妖 卖红忻草见魔人

大同经 六十五 夜走钔纳路遇妖 卖红忻草见魔人

作者:开金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1-01-12 08:17:08 来源:笔趣阁(cn)

如天他们暗中到了泽边缘,翻山那边看去,是一片露红烟紫气映天边灰云,红气有映上山顶天阍与星潢的一幅盛景,可想背后有城,城还不小!

霓雾火紫,掩映朗夜。

古又言:元星天下,月比日大,悠悠苍之,津润万物,以调息日毒!

又有:霓也,鲜者为雄虹,暗者为雌霓!

故元星月光虽甚,月亮也要比太阳大上五分,可赤乌虽小,却是凶猛,太阴虽大,却是润泽。

此天那边就为雌月霓沾染上烟火灵气所致,城就在前面!

百水汇聚于此,攒成一股,就要进城了!

上边最后两个山崖间立一座四柱三间,与山齐高的通天玉白石牌楼。

此牌楼顶戴七楼,高耸入云,在暗夜里高铃吟吟,如同门神。

下八墩被河水侵潮,沾染上青苔的玉白奇兽夹柱石前后夹抵四根大牌柱,就立于河蓝激流中。

哗哗水声。

如天舟行下面,眼观四根牌柱冲出楼脊,直抵云霄,一根足足粗有十丈有余,颇大。

中两根石牌牌柱立于敕江江底,兽石刚露出水面两头,水清倒也看得见,这牌楼高近七八十丈,船只们就从牌楼底下四柱三间白玉柱石旁经过。

过时牌楼可见也高,夜月缥缈间玉白石板映着些河蓝和月色,上有紫雾,雾气缭绕楼顶坊额花板。

由于有雾,紫上灰下,那石匾上的字如天在船中也看不清是甚。

月乌蒙蒙,星云靥靥,只有檐下云墩雀替透雕的是那河里发蓝光的条条金背蓝脊纹鱼,这如天倒是看得清清楚楚。

上也点天灯几串,也似迎客,红得吊诡亮堂。

由于隔远了,雾里透红,紫看不清,只可看得那斗拱檐廓显庄重,挺勾顶檐觺觺,让如天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过了巨楼牌底下,就为正式到了敕江素娜国都城九都里流域。

刚过了大牌楼,船底这条敕江就宽宏似海浦!

水蹙浪汹涌间,汩汩四起。

眼见有如爪鳞,无远弗届,在夜中似不能限!

此不能称为敕江,右边有水茬了过来,可能行过去一截,才能称之为敕江。

烟波浩渺间又见远边红黄冲天,两岸红气映河,一片繁荣喧嚷升平之景 !

如天四孩一看,果然称奇!啧啧赞叹!山下金石之夜鬼市果然不错!!诚不欺我!

更奇的是顺河一走进,遥望河上一大片溟蒙藕灰色儿雾,縠雾成了皱,压山。

江远了,笼统过来更如层层胭脂,特别是热闹之处,青黛黄膘的混色儿在迷雾中浓了,湿了半江,浸染出头。

如粉泼洒了江岸,如蓟如褶,泼墨皴擦般在江峦斜横骈叠,厚了浓墨,沾泛了刚歇停的水云。这边看去,层叠舞爪的堆廓在夜里显出鬼怪异形的彩缘线,勾出屋檐戗兽的动影。

山岸水画,呼之欲出!

如天叹好一番夜景!此番来真是来对了!

向船舷这边看去,江心笼绕之处就见有一截黑壁塑在两岸淋漓酣畅大笔所画之画心中凸立。

两岸黑汁渗纸竦竦,为昏纸天所共濡染,其染色黄杂,墨山连峦。

层峦孱孱涩重,阴晦不定,斜拉张横,一眼看去,积墨淡浓聚散,干湿俱都相宜。

枯中有润,外色破墨,里墨破色,色便是城围和人灯,里降烟翠赭,蓝河一条,里嵌彩绛画。

不消说便是好景,如天欣喜,一想,自己也不似李冲胡和袁笠师姐有那番个才情,不然也可小整两首诗来吟吟。

我看……唔……

…………

不消想,那河心中精亮处黑壁塑便是一座桥。

隐雾黑垣桥上有一大山城冒头,冒着火光!

那更显眼!

遥见对面火尖山迭障,如丛鳖连 回,蛊星连第,就似朱砂破水。

纲出山月,巉岩垂头,似旱龙汹游,最远处便是道道火尖山冒头。

枯山黑幕,楼宇贯穿山,在烟霭里山间火气升腾。

纲贾商铺,张拉个黄金热闹!

山如烛华,全为火山,那便是大正城里。

…………

漫漫河海右边山崖碎岸道道斩立,岩峦上串灯火,开始有了人家,船行急急,在江雾里晦显。

屏山碎岸向后退去,右边河岸离自己们这船甚远。

左边就不一样,船队挨左岸近,水窄滩急。

长约几里,涂岸繁荣,开往过来,檐景焰长,舟进中见一旁有铜壁成堤,来绝水患。

由于行将进去刚入了河湾,河水湍急,浪涛聚涌间,蓝水直涌赤堤边,翻起白蓝卷,打得那铜壁蓝澄锃亮!

疏云遮楼滚掏月,隔断青云可见星,照得瓦面发白!

左岸虽不比右岸险绝,却是山下低矮山丘,刚进去,隄上便有屋宇。

见那铜堤在江边嵬嵬挺立,壳反缕缕赤月光。

烟飘湮绕间,上方就有阁楼台,又见翘脊旁有黑山露了。

堤上一溜溜过去全是高基座楼,黑压压一片连去也不会断,石阔柱高。

铜壁上嵌有铜阶坎,正有人影上下,许多人下着船手提金亮灯笼,泛着红亮,正斜折地登上岸去,岸边小船停靠的也多,呢喃间有细语声传来。

水坎上雕栏旁可见个个传送阵法在楼前白亮,旁停着十几辆兽车云輣。

那兽正张嘴嗡嗡怪叫,打着哈欠,人影吆喝,楼底红笼灯笼一照,堤上脚架,货箱,人物可见杂乱。

不一会儿水更扩,也缓起来,有了渚洲。

过了去,江边涯畔,滩中,见有简易搭扎的脚楼,看那板棚那式样,搭得也乱,错错落落得挂着江灯。

乃为临时而建,打捞各类金石沙料的作坊,也多,顺边还有几家,倒还都挂着灯。

作坊碛石堆旁各类旁丈八丈十的挖沙杆具、沙运作具,筛网运船一应俱全,放得凌乱。

作坊有几家,天色暗,船一疾,也就继续走了过去。

主要看这天空中火烟,乃是远方冒道道丽色青烟的火炉山所致。

素娜国金石尽多,又有戥霞宗金门殿做后台,冶铸锻打之业自然是江下不差之一。

后山山间坑洼,冶房不知可数,或私或公,公的,高炉座座,炉烟巨擘,只若大罩子,盘山而起,里面腾出滚滚凶烟,再远也看得黄纁通亮!凶烟滚滚!必是大器要冶炼。

私的小石金铺子也有,后面座座山沟崖面小囱炉点着,挨个打成一片,奇炎升腾,散得迷烟氤氲。其有几个小高炉刚刚熄了炉火,炉囱里散出些余烟出来,想是刚打了烊,人刚歇着。大水排在山涧,江里翻腾,必是鼓风之需。

如天见岸上座座高黒炉腾起,火景托衬天象,宛如日影,火狱一片,果真奇景。

正路过一滩地,就可见几驾金石兽车在其上,箱车也大,装满了石料,粗腿四脚大兽在滩面上平地叫唤几了声,旁几位修士在灯火下商量着什么,可见清晰。

江中船也多,陆续有船近岸,如天金门殿一船人未管,跟着众船继续前行。

船行一会儿,江面更广,江面好似向右又茬了一条出去,如天望那边水雾连天,重重迷帐之样儿,更分不清是有江还是有岸,江雾厚得很,有船火也朦。

如天倒管不了那么多,此次来就想着怎么把自己三十余株三聚红忻草给卖了,就想着怎么还没到城里。

眼见行至此,此江至至宽之处,说是海也不为过,右边又有些船向右边江雾拐去,灯火一路,那必是茬了一条出去。

船缓行,横霄大桥在山间,燥热、颜色驳杂的雾渤中越来越明显了。

顺江靠一山边绕,左边山势虽高低起伏不平,可始终也矮,终无险崖。草木应瞧是枯黄稀疏了,草木车驾正行,有许多瓦房民房。浪摆寒碛,江雾混山,平添萧瑟之景。

可始终冬季,这里虽不甚冷,不如自个之共庸山山上,可这江边火气易显,烟雾易腾,人一多,城又大,又值当晚, 必得弄出个市焰熏天的好景来,那还用得着说。

过了山角,见有一湾,此湾之大,前小湾小埠更不可比。

船停更多,大小船只俱点明灯,照得江面上一片灯火通明,前大小舟只现只纷纷靠向岸边去。

自己这舟行了过去,正对岸口,就见有一牌坊立在岸边,就在最凹岸的洼口,正对自己们这金门殿这船,面朝江里,上书“灵馆渡”三个夜明青白的大字。

黑暗里这边看去倒是敞亮,前躺一排排大小船只,天暗飘烟,

又是渡口,始终货船也多,船光暗色间见许多劳工之人,喊着号子,在岸上用道道捆绳栓拉着大舟艅艎,正慢慢往里面调,阵阵吆喝声传来。

遥旗竖招酒轩有,窗罔叠红处处多,鎏鋆上好投楼报,香迷酒贵只更鲜。自此有了旅店酒家!

眼看过去,这边滩碛还多,云堆成群,沙石围岸,江边更是热闹,楼亭众多,过去是齐崭崭黑压压一片店家,有食烟火气飘来,高阁中有嘻闹喧哗之声,吵吵不已,看远了更全是船邬,客栈酒肆,繁挤不已,挂红一片,江边漂红。

原来这渡口名叫灵馆渡,后面恶山有大炉腾烟,还在烧着,腾些黑黄烟,似瘴疠,一闻,空气中火炉金石味重了些。

十三爷道:“此地妖气甚重。”

如天回道:“我出发前问过,此地乃为素娜国京城九都里,妖族甚多。多是与我宗关系最好之妖国-鲸綠国里之妖,故这京城里有设妖馆,故妖气重点也不奇怪。”

十三爷一抿嘴, “嗯~”

行至前面,顺江走,靠岸行了一会儿,马头百朱栏,水底裁碧天。 艃旗千万艘,浮宫三十余。浮宫四五六层,专停昂贵浮舟,只为锦绣财道。

已至客时,一幢幢古楼脚楼间纷纷挂上火氲灯笼,照耀河边一片挂红,扯上桥头往城那边延去。

大黑桥就在前边。

舟纷纷靠入码头,各色人氏下船去,舍船入岸,涌入各方客栈。

修士凡人,或步行、或坐兽,涌进城去,货物上下,如进杂市,码埠热闹。

如天也道怕是要找个岸边的好地儿停靠,就见眼前河湾烟波迷迷,自己这戥霞宗金门殿的船反而不与寻常船只相同,不向左边靠去,反而直茬出船流去,直入在江中分出的艘艘漕运官船后。

入了官船流,跟着个个大漕船后,缓缓向右向大桥驶去。

一时悠悠划水声,蓝寂合夜,周帆翅鱼骨,缟面绷千帆。

不一会儿到了桥前方水域,雾气更浓,恍惚奔腾间可见这桥也作城墙,墙也作桥,夜亮黑银。

正思着,雾壑翻动变驳间,河面开天,可见上方有两艘大舟没在残云里。

大舟监视在上头,那舰只在云头里露出半个甲肚,肚底层层鳞甲,似鲸肚尔,反着月光片片,寒光流流,渫云续续。

战舟精装,可见跟这糙大桥同色儿不同质,两条黑粗登天铁链从舟下塌下来弯进桥里。

黑线曲形,似筝线,遒劲,再大的风也刮不动。链顺进雾里,只能感链尾是被桥边某处,怪河面太宽,链也没了踪影。

桥上挂有灵火,军旗,前面漕船顶去,就有士兵走动呵斥,定是船来了要开闸口。

这桥也高,得有个三十余丈,下道道闸口如同渊口,有一些青门已闭,只是铁栅格,过水不通船,有水声响动,晦明之间,遥望云上舟也无灯光。

如天坐在船上观望一会儿,又见四方江面甚宽,漕船多多,俱点舟灯,自己这舟就在船队后,个个火舟,江面红亮。

古有言,万轴胤行卫,千翼泛飞浮,着实应景,心里想只差一个红了。见两旁桥为黯青巨堑,正想着这城怎不把桥底个个闸口给开开来,让各路船直进城去,也能省不少力气心思不是?哦~必是魔道原因,才禁了水路,嗯~

桥这边乃为一巨河湾,可见桥右边接一峭崖,烟煴辍留。

可闻后面城里金鼓微微喧吵之声,

看细了,桥墙上插杆杆军旗和金门殿殿三角殿旗,队队甲士往来,有牵兵兽,兵伍整齐,黑旗招招。

下闸口未开的是两扇青铜大漏门,上铸鬼兽脸,不同旁式制一样、血红底黑甲、上插一面面青面鲲鲕龙纹三角旗的漕艘舫船。那兵丁开了几个闸口,让漕船进了中间那几扇闸门。

如天还以为自己这船要跟着这些漕船过去,哪知过了桥。

自己戥霞宗这黄白帆船在空中撒了一个金门殿殿徽烟花,直胯河去。

改游为飞!果然霸气!

过了去,才可见这九都里全貌,敕江里又分三河,陆分作两陆、四山。

四山迭山,眼看还以为是整座城炉香飘烟,金兽喷瑞之景。

灯市通天,火气连山,红气映河,城灯绵延,山斜锁烟,火光烟火甚大!

此行直飞去此城金门馆,往那右崖去,右河中几个残柱,水绕柱走,茬开又连,烟火腾腾。

可见那崖上面一层层一片片堆砌得满得不像话,崖阶楼宇条旗竖竖,挂带长飘,拖崖边狂舞,锦亮锦金。

烟尘炎烟间挂满了东西,挂着阁观,看似就像烧香的烟气,如天心想,这下面之民什么神都拜,故有几十个道坛淫祠,山神土地庙,倒也不足为奇。

蓝河有微,水是静了,却是被整城两岸印了通红。

舞榭歌楼,飞角骞起,醼语欢歌,灯红酒绿,映江边蓝红,只闻传来戏声。

高空中烟气凉兮兮拂面而来。

有大高楼高有数十丈,立于水中,下就是石基与残柱并立,层层红烟。

有画舫彩舫,游船,小舟遥逛。

笙歌四起,萧笛有闻, 水影错玥。

如天道如此美景,倒也来对了。

水里几处山碎河碎也被箍铁加固,那铁链栓上,上置廊桥,与崖连上,下到陆去。旁边宝楼也可是齐崖高,主要是这雾,怪,到这边又是灰暗,不知是烟还是雾,混在一处。

那几个楼叠了起码有数十层,柱顶柱,层堆层,灯火也盛。崖旁就江中有一个五十层黑楼通天楼,上面也是游人如织,一片喧哗,层层生金,崖雾间,瑞霭朦迷,黑紫金迷,只听喧哗。

崖邃岸凌空,到了挨边,崖上煙埃朦郁间一个戥霞宗狮神兽,巨石雕刻于崖前, 登天舟停。

停到金门馆那儿,阁馆入口就在戥霞狮兽其旁,有五间火焰云罐华表棂星门在前,望一望金门馆旁还有些塔楼。

那开船的前辈一见这几个小子就道:“你等弟子不可跑远了。”

几人回头连忙是是是,可还是踏下了阶梯。

往下面去,几人欲下山崖,石梯直涧,有数百层,旁诡祠多多,陡。下去,刚好有金门殿祠庙有一大座在其旁,镂空了山石,许多男女老少正登梯相携而来,俱都登上百层石阶,进一个个祠庙里祭拜,只为烧香祈福,烟火正旺,白烟蒸腾,就为香之烟气,百姓陆续进去。

如天几人佝头一看 ,这几祠烟火鼎盛,善男信女也多,如天早知此事,纳闷,互相看看,哈哈一笑,装腔作势,拜了作甚?

几人看了几眼,甩着袖子下梯去。

看这边檐翘聚焰,也有铁铺,烟焰迷漫,里有花灯。

芉旗穿市,长有十丈余,帘幔如铺,灵楼叠错,华美艳丽。干旄绒绒,岸边楼台上还挂着些长红布。

穿一处桥,桥上头两线穿两排灵笼引路,四周放着红灯笼,与崖连的是一串,下黑楼坐子,红路引流,四孩欢欢喜喜就去鬼市。

桥廊上男女修士,妖人平民人多。孩童追逐打闹,买符咒傀儡和糖葫芦的小贩就在廊边站着笑着。

夜市连昏达曙,整整一夜,从天黑到天亮,都不歇息,有修士只为做生意,不睡,唤个分身来帮衬那是常有的事儿,故到这市里晚上可不歇息。

来到市上,人烟辐辏,车马喧阗,人流踵踵。

几人再穿一座桥,来到山市,果真热闹,姒天算半个当地人,就叫他杀价,若这乡音不对,几孩也怕等下杀价容易吃亏,故待会儿就叫他喊价。

几孩买了几个符咒可唤打斗的小人儿,糖葫芦,边啃边走,边玩边走,人也多,时间也不急,几人也就边看边走。

由于四个宗门子弟,自然是气宇不凡,身有仙气,当然引人注目。

如天一套草木门清灰灵衣,头戴银护额,脚踏云履。

花寓龙一套黛绿鸭黄边相间道袍,头插的是一圆钱形黄红玉簪子,潇潇洒洒。

林大鳖那小子自进宗后也是换了套不灭殿样式的弟子服穿着,也是蟠螭纹暗駝色儿背心,金额上嵌一圆绿宝玉。

林大鳖身材高壮,露出黑黝膀臂,高高壮壮的,敦实,两小黑脸晕出酡红,嘿嘿直笑!嘿!有帅气小公子那味儿了!

姒天乃在风雪门,未穿殿服,也穿了雪白雪白的雪渍山泽的弟子服,人也硬朗,脚踏火履,自是有些威仪。

四孩大摇大摆地走着,身着戥霞宗宗门服,为的就是让周围家伙不敢惦记。

这里异士怪杰也多,四孩这穿扮还算引目,不免有些神气。

几孩继续走,继续逛。

吃烙饼,喝仙饮,啃肘子,吃得不亦乐乎。

观这九都里之城人,衣文锦,食粱肉,居连欐,出结駟,日子过得也多是贵气。

云辎蔽路,火雾阁嵯峨,窰烟涛涛,霏弥辍留。

街边人行踵踵,有买糖果,花纸的小贩,瓜果汤元煮饮糕酥人群聚聚,也有两旁铺席买绫罗绸缎,金银彩帛,珠兽宝剑等贵物。

大街小街相穿,树垂花灯,路摆座灯,绣户珠幕,往上看去是按管调音于酒肆,喜宴之乐,人人爱之。

天下异味,悉在苞厨。

路上个个婀娜女子,婵娟罗绮,美人怀娥,相依而行,灵妖火马竞豪奢,高楼对紫陌,万商罗鄽闤。

有车马华驾而来,驺珂上珠玑,并辔联骑,呵斥几声,呼啸而过,众人让开来,几孩一看,端得有些霸气。

绕几条街,穿几个巷,有屠酤之肆,吵声訇厉天。

经过几条烟月牌,淫 语撒泼之声传来,里面一看,阑干迷迷,各类公子呼朋唤友,唱曲谈琴,吹箫靡靡之音飘来。

有诗云:帐蕤宿莺人自乱,闱中双牙玉白吟,散髻春卷胭脂汗,神仙到此也生淫。

花寓龙傻呵呵的似要进去,被如天一把扯了出来。

问着路,来到了金石杂市,遮天大牙白篷顶下主要是一摊摊买金石石料的,品次不一,各个摊主叫买着,请各位客官来挑。

上品的,自然是要去挨旁各个贵馆中好好选,衣物书画珍玩,贩鸟鹘客,香药铺席,金石灵料啥都有,三教九流,老道少童,多是修道之人来此杂集淘逛。

专问哪儿有买卖灵草灵药之地,几孩顺着当地人指引,又岔几条街,就见一条街。

药香飘离,建筑雅沉,药火茜茜,多是药铺。

看了几家,就来到一大圆红漆楼前,高耸不已,算是这几家最大的,匾额上写木绵馆三个质朴方严的碑书。

“嗯~就是这儿,进去看看!”

“嗯!”

几孩儿就胯将进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