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都市 > 殿下不可移情别恋 > 其实我有病

殿下不可移情别恋 其实我有病

作者:一林四时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1-12 04:21:18 来源:笔趣阁(cn)

利京城下,长街攘攘,人流络绎不绝,嘉笙侧头看他,萧芥依旧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眉眼淡淡的,瞧不真切里面有怎样的情绪,臂弯里还抱着那把琴。

就像是思绪流转,随意便问出了口,并不为别的什么事。可那句话还是透过喧闹的人声清晰地递到了她的耳边。

他的声音幽深又低沉,像是别有深意。陡然出口,他自觉有些多管闲事,却又收回未果。

嘉笙一怔,突入其来的恐惧过后,脑子里只剩下一片空白。

“其实,我有病。”

建明十四年,大元与西启交战,西启战败。

西启却并未如其他战败国一般,送来儿子为质,因为他们国家历来是以女人为尊。

朵云兰雅是西启女君唯一的女儿,被誉为西启国宝,长相瑰丽逼人,美貌非常。

当时西启迫于征伐战败,答应送来公主外加西启珍宝若干,以示求和诚意。

建明十五年,公主来元,然而,西启公主并不是来和亲的,女君曾在议和书中明示,公主只为表元西友谊而来,五年之后,大元需得完璧送还,届时西启会以宝驹万匹,绫罗千锻,向大元答谢。

西启公主来大元之后,元帝还特赐国姓,改名元吉雅,说是寓意大元与西启永结同好,吉庆雅安。

许是西启女君溺爱过度,这位公主也是飞扬跋扈,性格非常难搞。

领着一帮侍女、仆从,步履清雅,举手投足一身贵气的元吉雅,越走越近的同时,清了清嗓子,淡淡开口,“何苦这样欺——”

眼看着这大好的机会!这个救萧芥于畏难的机会,这个同萧芥搞好关系的机会,这个让自己瞬间化身萧芥保护使者的机会!

天哪?!还有抢话的?不行,这是我的!

“住手!”一声识破惊天的喊声空荡荡地孤独回响在四楼众人的耳边。

这喊声恰如石入深水,“咕咚”一声,投入深潭,只能泛起的一圈的涟漪,连水花也不见半个。

众人皆在等着元吉雅这边发声,不想又半途来一个。开始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并无何人动手,一时无言,都回过头来齐刷刷地看着嘉笙这边。

只见发出声音的是一个身形娇小,打扮甚是简单的小姑娘,还戴着半块面纱,衣裳倒是看起来不寻常,想是哪家的小丫鬟。

嘉笙眉角微微皱起,未置一词,踱步走到了萧玥的面前,低头牢牢地盯住了地上摔得面目全非的一方墨石,“是谁动的手?”

今日听了北扉的,装扮得十分素雅,又戴上了面纱,她和萧玥并未深交,也没见过几回。

学堂也是,前脚她刚求了云贵妃来明宣所,转头元玉禾就被罚了禁闭,她觉得没趣,又不来了。

是以,她猜想萧玥应该认不出她。

瞪大了眼睛,微微有点恼怒,萧玥有点生气,一个丫鬟模样的人也敢来质问她。

不等她开口,旁边同她站在一起,穿鹅黄衣裳的女子已经忍不住出声了,“你是哪家的?敢这样同我们说话你知道她是谁吗?”

尖声尖气听得嘉笙耳朵痛,就算不认识,也不妨碍和她扯咕噜话。

正了正身子,急急开口,仿佛抢了她什么宝贝一般,生气道“您是哪家的与我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这上好的松烟墨,可是徽州新来的,我们家郡主殿下可是等了好久才等来这一小方。”

郡主?难道是元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过一块墨石,手抖了,没拿稳才摔了而已,便是你家郡主在此,难道还能为此和我们生气吗?”黄衣女子依旧不以为然。

“你们想是瑜亲王府家的吧,那正好了,你家郡主可同这位萧五姑娘是同窗伴读呢?”

“别说只是摔了一块墨,便是旁的贵重的物什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你就为了这个和我们大呼小叫起来,这就是你们王府的规矩?赶快给我们道歉还能饶恕你,不然你就等着吧。”

斜睨着嘉笙,黄衣女子语气冷冷道。

这还真是恶人多作怪,几番说辞下来,竟要开始威胁人了。

嘉笙恍若未闻地从地上拾起碎得不成样子的墨块,看着眼里又是惋惜又是心痛,“只是手抖,并非故意砸人?”

“北扉你听到了?”

于是转头,嘉笙悄悄给北扉使了个眼色。

北扉从善如流:“听到了,是因为遇到了一位手抖的姑娘,才摔了郡主殿下等候多时的松烟墨,回去若是太后娘娘怪罪,也只能如实说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这又关太后娘娘什么事?”一听这话,一旁久未开口的萧玥也忍不住皱眉问道。

“五小姐不知,太后娘娘新得了南诏来的一卷明堂纸,寻常用的墨在这纸上都挂不住,显色度极差。”嘉笙垂下眼,装模作样地又叹了口气。

“又听闻这松烟墨,不带油腻,便于附色,说是贵纸当配好墨,所以特地让我们郡主去寻来。”

“我们遍寻京都,才发现这莹玉坊有,偏又没货了,故而早早预订,等了一月有余才到货。”

悄悄侧身瞧一眼萧芥,他站在柜台前,面上有一丝错愕,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很好,吸引到萧芥好奇的目光了!

离成功又近一步!

“刚都说好了,这位公子替我包起来,不想转过身来,竟就被砸了……”说着就开始抬头望着萧玥她们。

“不知刚才是二位小姐中的哪一位手抖?回去若群主问起,我也好答话。”

“我可没砸过这什么墨,说话可要谨慎,”萧玥慢条斯理开口,又望着她自己的一众仆人,问“你们可有看到刚才是谁摔了这墨?”

“是他自己没拿稳摔的!”挨近萧玥的一个侍女指着萧芥回道,身后的其他仆人也一样附和,“对,是他!”

微抿唇角,萧芥站在一旁一言不发,仿佛置身事外,这一切都与他没有干系。

只是垂在柜台下的手微露端迹,大拇指一下下磨蹭着袖口,费心忍耐着。

“听清了?冤有头债有主,就请姑娘自便吧,我还有事,就不多留了,我们走。”留下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说完后萧玥转身就带着一行人走了。

元吉雅瞧着这一场闹剧演到尾声了,兴致全在这元嘉笙身上了。

瞒得过萧玥,可骗不过了她朵云兰雅。

这才不是什么小丫鬟,这是宸阳,是大元皇帝最宠爱的女儿。

元嘉笙才不是心疼什么松烟墨,分明是想给旁边这位被洒了一身墨的小公子出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