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仙侠 > 梵天大主宰 > 第55章:同福客栈

梵天大主宰 第55章:同福客栈

作者:鲁呾咪个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1-01-14 22:18:40 来源:笔趣阁(cn)

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张东阳跟着呼延青观一路走来,不断见识柔夷大汉的蛮横残暴,以及苍狄军士的助纣为虐,方才相信师兄在有蒲书院所说的,分量其实还算浅轻。

幸亏他有过白浦岛上黑白难辨的心路,体验过连天山血魂宗种种是非曲直,如今再不是锡丰山腰的那种天真心性,也不再是身为学塾儒生时的纯朴幼稚。

要不然,说破天也很难接受眼前这个国弱敌侮民如狗的荒谬事实,天底下竟有这等表面稳定,实则水火煎熬的王朝?

如今想来,像朱九钰父亲的那种遭遇,若是放在这苍狄国度,恐怕连冤屈二字都不敢说出半只字来。

在苍狄这里,只要平民敢有对柔夷大汉面露不尊之色,顷刻就可能被脑袋搬家。

就连想帮被杀之人收尸,没有柔夷大汉同意的话,都是同等死罪。

柔夷人,就像苍狄的天,而苍狄人,却是连泥泞都算不上。

本来,这个残酷国度的乱象,对于张东阳来说,自己不过是个匆匆过客,大可“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可是当亲眼目睹柔夷长刀逼人-妻离子散时,清风愣是拂不过心头那道叫做怜悯的山岗。

他终于明白师兄为什么心心念念要下铁木峰来,这座压在苍狄人民头上的柔夷大山,确实如一根梗在喉咙的刺,不推翻不足以平复自己愤怒的心情。

现状就连他这个外地人都看不下去,更何况身边这个故乡就是苍狄的师兄。

但张东阳在苍狄王朝第一次杀人,倒不是什么仗义行侠的事情。那个一头扎过来以为张东阳好戏耍的柔夷大汉,被积压了几天怒火的他,用泰阿神剑狠狠地问候了七八个窟窿。

后来听牧民说起“黑帽神”在村口摆放头颅,警示柔夷大汉的风格,师兄弟两人决定在学习前辈规矩之外,再加一个自己的规矩:助纣为虐的苍狄军士,留他一只耳朵。

之后一路向南,二人猎杀不断,几日之间便在这望山郡传出赫赫威名。

只是二人并非黑衣黑帽,一直以来都真面目示人,故而在澹台将军府那边,并没有将二人与有蒲书院挂上钩。

澹台将军府大动肝火之余,翻遍听潮阁中的《江湖秘录》,始终还是查不出这二人的根脚,只能暂时在《山峦隐鉴》上,平添两个彩绘画像,危险品秩列为与有蒲书院的几名“黑帽神”同级。

澹台青黄自知要剿杀这等高手,就算撒出再多的“鹰眼”去追踪,也是无济于事的。

对付这种神通广大的世外高人,除非与有蒲书院再做交易,要么剩下的一条路,就是设计引其入局,牺牲一万重甲骑军去换命,辅以千箭万弩去射杀。

当然,牺牲一万名苍狄重骑,澹台青黄半点都不会在乎。但是,要设计出一个巧妙的杀局,谈何容易......

所以对于近日这两名横空出世的高手,澹台青黄更倾向与有蒲书院做交易的想法。

千万金锭杀一个世外高人虽然有点贵,但是苍狄境内如果失去长治久安,哪来丰腴牛羊源源不断收入囊中?

更何况只要平平稳稳再撑过一段时间,大青山的事情一旦成功,别说苍狄和柔夷,整个天下,都会尽归自己之手。

这点金锭,根本就不是个事儿。

你有蒲书院不是想在柔夷和苍狄推广学塾吗?只要双方谈得愉快,就算答应两个王朝都开科举取仕,也并非是未尝不可的事情。

打定主意的澹台青黄,剩下唯一头疼的一件事,派谁去和卫夫人谈?

样貌丑老的,那卫夫人未必肯见,样貌生来俊气的,又担心再次一去不回还。

澹台青黄望着镜中清秀的脸庞,揉捻下颌一抹枯黄胡须,心想总不能将它剃了,自己上阵吧?

那娘们若是没有那个不寻常嗜好,倒是美事一件了,容颜倾城的女子不少,但如卫夫人那般倾国姿色,确实是极其罕见吧,光想想都有点激动。

这个似乎永远不老的极致少妇,就是路子有点野,要不然抱在手中摩挲,就算折寿十年也丝毫不冤。

当然,这也只能是私下想想而已。澹台青黄若真是见着面,恐怕连正视也都缺些胆气。

十年前,卫夫人来将军府讨要一名俊美少年时,面对府中数千伏兵,竟如入无人之境,刀枪根本无法近其身,泼雨般的万千支弩箭,连她的衣袂都沾不到。

后来她飘飘然行至听潮阁,仅仅是冷眉轻哼一声,就已经让自己那二十几个高手近卫,瞬间肝碎胆寒。

幸好卫夫人当时并无杀人之心,否则再多的高手,都不够填那娘们的胃口。

也因为有那一次见面,促使双方达成了几项交易,所以这十年来,除了偶尔有零星柔夷大汉被有蒲书院教训掉脑袋,彼此倒也算相安无事。

就是每年春节前依例去往铁木峰礼敬的使者,必须遵照卫夫人的意思,遴选柔夷苍狄两国最美男子前往,才能进得了那巍峨的山门,且有去无回。

至于礼尚往来,过后有“黑帽神”到将军府,放下一副春联和一幅门神彩绘,半句话不说,就算是有蒲书院的厚重回礼。

最怕是卫夫人突然亲至,那必定是那一年的交易有问题,需要将军府好好查漏补缺了。

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果然山上山下都是这道理。

正当澹台青黄头疼之际,沉静萎靡许久的苍狄庙堂,最近也因为望山郡这点事,有了暗流涌动的迹象。

不少在朝会上咬牙切齿痛骂歹人坏了我苍狄稳定局面的大臣,实际上私下里却是另一副拍手称快的景象。

若不是对澹台将军府的耳目有所顾忌,这股心底自视为亡国奴的庙堂清流,根本就不会给那个姓公孙的孬种脸色,岂需要在增派兵力围剿二位高人的廷议上,表示支持。

大司农屈天原与左骑尉高翎这对老乡,就是这股清流中的一员。

早朝散退之后,二人便互相递了个眼色,约好去东里小巷浮一大白。

这两个十年前尚处底层的官员,在那场大清洗中没有遭劫。反而因为当时庙堂空缺位置甚多,因祸得福,靠着实打实的事政能力,连升三四级入居庙堂高位。

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俩就与公孙厉胜是同一条心,老屈之所以与高翎会成为莫逆之交,是因为某次偶然的酒后,发现高翎对于时局现状颇多不满,自此两人惺惺相惜,时不时在东里小巷密聚。

那巷子里头有一小户院落,住着一个叫子衿的艺妓,是老屈背着家中那只河东狮豢养的外室。

难能可贵的是,子衿姑娘对时局的态度,竟与这二位朝中的老爷相同。

因此,子衿姑娘的住所,也成为以屈天原和高翎为首的苍狄激进派聚会的地方。

虽然这个激进派并没有多少人,但能参与到这种聚会里的,都是屈天原和高翎认为可靠的官员。

老屈今天约高翎在此见面,是今日廷议的结果,涉及高翎负责围剿的其中一路骑军。

老屈并不担心高翎犯糊涂,真的去围剿两位高人,而是想与他商量一下,看看有没有机会和二位高人搭上线的可能?

这十年来,苍狄不是没有举起义旗反抗的军队,但因为实力不强,很快都被澹台将军府剿灭和招安。

老屈暗暗想,若是高翎能与这二位高人搭上线,那自己一直埋于心中的谋划,岂不是有了更大的胜算?

只是包括澹台青黄、公孙厉胜在内的所有势力,根本没想到张东阳与呼延青观在大青山一战之后,就直奔邻近的洞天福地而去,连续一个多月都销声匿迹,查无行踪。

二人离开大青山矿区后,疾行六七里地,便到了望山郡弘村地界。

弘村人口稀少,也不是商旅必经之地。但这里的村郊,却有一家名唤“同福”的客栈。

客栈开在这种位置,生意冷清一点不奇怪,奇怪的是这客栈掌柜的,居然是个秀才。

更让附近村民嗤笑的是,如此惨淡的客栈现状,这个叫侯青闾的酸秀才,似乎一点也不在乎。

每天除了翻看那本应该没有账目可记的账簿外,就是自个儿蹲在门口玩算盘。

若不是他平日乐意帮村民写写书信,逗弄这村中顽童识得几只生字,恐怕连秀才这个称呼,往来经过客栈门口的村民,都懒得喊出口来。

张东阳与呼延青观来到这里,侯青闾正好在柜台后边翻看账簿,连头都没抬一个,懒洋洋地问道:“两位客官是住店?还是打尖呢?本客栈不设跑堂,客人请自便。”

哟!这天底下,居然还有这样的客栈?二人闻言,不禁相视而笑。

“既不住店,也不打尖。请问先生可是候知府大人?”

柜台后边的侯青闾一怔,迅速掩上账簿,抬头望向二位来客,眼神闪过一丝犀利,瞬间又恢复惫懒模样,双手不经意地放在面前算盘上,悠悠问道:“二位......?”

呼延青观微微一笑,很快从身上掏出一枚玉佩,远远抛给了秀才。

...... ......

#求收藏##求推荐票#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