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科幻 > 指北针 > 第十三章 谋事在人

指北针 第十三章 谋事在人

作者:纸上皱纹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1-13 18:20:27 来源:笔趣阁(cn)

钱文化继续上天入地下海五洋捉鳖,钱途家人朋友也都在打探消息。顾聪的手机一直QQ在线,夜里睡觉也不关机,他相信钱途一定会上线的。顾聪给钱途在QQ留了言,希望他见到留言能和他联系。他本想对钱途说奶奶都急病了,顾兵说这样写反而不好,容易出事。顾聪想也是就作罢。为了上学一家人四散奔逃何苦呢?钱伯伯这人就是太看重考学这事。顾兵说关键是他儿子的成绩不在二五眼以上,不在二五眼以下,正好二五眼上。老钱不死心,儿子不热心,才有了骑虎难下。咱家没那两把刷子,你呢,又烂泥扶不上墙。我也就不用操那份心了。顾聪笑了说幸亏你没高看了我,要不我也会流浪街头的。除了手机QQ,顾聪和五班的同学也保持着联系,钱途朋友多,说不准他就联系某一个人。估计现在五班学生没有不知道钱途的家事的,平时钱途对顾聪的评价是没事瞎忙,有事忙傻。不知这次钱途回来后评价如何!然而顾聪像永动机一样乐此不疲。同学中还有好事者把钱途出走的事告诉了韦咏林,韦咏林大吃一惊,联系钱文化询问情况,老钱语气带着气恨、无奈、尴尬,把原因经过讲了讲。老钱心里烦着呢,一听是韦咏林更烦。钱途咋有这么大的主意?录取通知书都发了忽然想起读职校,谁教唆的?还不是韦咏林!现在儿子离家出走事大了开始关心了,哼。碍着过去相识的情分钱文化没多讲,只不咸不淡地点了一句:听说钱途想读职校都是你韦老师教育的功劳!话很明白,责任是明确的,现在还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这让韦咏林内心十分不安,热脸贴了个冷屁屁,惹了一身不是。他勉强安慰老钱几句,挂断电话。

因为提了点参考性建议,无意之中自己牵扯进一个家庭的内务。作用对孩子来说或许正如钱文化所讲不可小觑,影响到孩子对未来的选择。是他违心误导学生,抑或好心做了错事?韦咏林努力回忆了当时的心态,没有。没有任何的利益驱动影响自己的判断。他不止对一个学生提过这种意见,确实出于班主任的良知。他问心无愧。读职校以钱途的个人成绩无疑适合,与离家出走没有必然联系。当然,孩子离家不行,当务之急先找人。韦咏林不舒服也没办法,该查找还得查找,他还联系了班内部分同学,希望能信息共享。

*  *  *  *  *

钱途离开家三天了,依然没有消息。钱家生活秩序完全乱了,已经乱成一锅粥。卫生没人打扫,几天没人做饭,崔春芳没法上班,白天她要陪老太太到社区医疗站打点滴。老太太数日见不到孙子,连急带怕,吃不好休息不好,身体每况愈下,不过她仍硬撑着,一家人谁劝她也不住院,打完点滴就回来,老太太要帮着儿媳接待家里来人,打听一天来的情况。老钱日以继夜在外边跑,公司一直没去,员工们都知道家里发生了不小的事,公司事务就尽量不再麻烦他。主要是找人的四个小组联系老钱。搜寻小组饿了就随便找个饭馆吃点,困了就往路边一停在车里眯会儿,公安局刑警队缉拿流窜作案犯罪分子有多辛苦他们就有多辛苦。

经过深入摸排走访,公司小高得到一条重要线索,听一位出租车司机说:三天前有个孩子乘他的车去了瀛北市,长相衣着打扮跟描述的相似,小孩到市区后下了车,不知道去哪里!这个消息让大伙眼前一亮,钱文化率领众人赶紧找到司机核实,不错,应该就是钱途。怪不得几天来把甫兴市翻了个遍没见人,原来去了外地。大伙都喜形于色,只有钱文化恼火地说:行了,知道他没死就行,用不了几天自己就会回来的。大伙说别呀!钱总您别说气话,咱们好不容易找到孩子的一点下落,可不能功亏一篑。干脆班师瀛北吧。好说歹说,钱文化同意全部人马拔营起寨,直取赢北市。几天来的摸排,各组一边查访一边总结经验,效率有所提高。大伙决定这次弄份地图,按地域分工,东城、西城、南城、北城分四个组,沿街道依次展开,钱总坐镇宾馆负责调度指挥。另外,公安局老同学杨光武很热心,说赢北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也有很好的哥们,可以尝试手机定位。估计用不了两三天,就能将人找到。杨光武这兔崽子关键时候还是挺有眼力劲的,钱文化勉强说好吧。

*  *  *  *  *

太阳每天都是新的,每天都有人赋予它不平凡的意义。八月三十一号这一天同样不平凡,因为韦咏林接到市委组织部的通知,所有招聘人员自明日起参加为期五天的科级干部培训,地点在市委党校。看来美梦成真,好事将近,新当选科级干部的实职任命为期不远了。通知是周校长亲自传达的,周校长的身份是正科级,对摇身一变步入仕途的小兄弟近来一直比较关爱,办公室里周校传授了不少为官内参感受心得,另外特别关照明天党校学习让自己的司机小孙送去。韦咏林本来打算明天找辆车出去找人,但是培训工作非同寻常,第一次作为干部出场亮相掉链子太不像话,鉴于周校不拿自己当外人,他和老领导对学生出走之事认真做了探讨,周校长让他放心去学习,家里的事由他安排,虽说学生已经毕业,钱总对学校工作关心不少这一点他是知道的,尽一下人道帮帮忙不是不可以。

——培训的意义不在于听几次讲座,在于认识这次一起参训的同僚。周校谆谆的教导韦咏林很受用。培训班开学第一上午,发了几本教材,到报告厅参加了一个开班仪式,就没什么事了。领导们给出了一定的交流时间,报告厅里充满和谐愉快的气氛。大家都是新人,平时接触不多,现在既然同时登台,同唱一出戏,相互关照一下总是有必要的。所以,彼此都十分留意,迎面打招呼,自我介绍加相互介绍,不到半天时间,张三李四王二麻子都叫得挺亲切,教育的卫生的企业的了解的也差不多了。组织部负责组织的领导很亲民,讲了好几句实话,同时强调中午组织集体会餐,市里主要领导出面,请大家不要请假。

报告厅内手机信号是被屏蔽的,现代科技能避免双方尴尬,给大家留足面子。从报告厅出来后,韦咏林看到了手机上有两个来电提示,其中有一个竟然是钱途。韦咏林赶紧到一个安静的角落给回过去,电话通了。电话那头钱途听上去心情不错,他恭贺老师做了官。韦咏林询问他在什么地方,希望他赶紧回来。爸爸妈妈、老师都非常着急,对他的安全十分担忧。钱途说因为想读职校的事跟家里闹别扭了,家里反对,如果他们不同意他就在外面找份工作,临时还不打算回来。韦咏林说多大点事,包在韦老师身上行不行?钱途说没那么容易你还不了解他们吗?韦咏林说工作本来就没多大难度,这几天你不在,我昨天还跟你爸聊过,他早就松动了。钱途吃惊了!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斗争这么容易就能取得胜利吗?韦老师的话不容置疑,钱途说既然他们同意了我愿意回来。但是,能不能先去你那里?最好韦老师你出面帮帮忙。韦咏林说我在参加培训抽不出身哪!爸妈不会怪你的。钱途说没关系,我在外边等你几天,等会开完再说。韦咏林过来找我吧,我就在市委党校学习,到了你给我打电话。

人在无计可施的时候是容易撒谎的。韦咏林利用钱途的信任,靠谎言解决了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钱文化并没认可读职校这件事,对老钱做工作大包大揽表述的也十分盲目,以老钱现在对他的态度成功可能性不大,韦咏林现在就像一只鸵鸟,脑袋虽然埋在沙子里,屁股还露在外边。

叛徒韦咏林马上联系钱文化,把钱途的事情告诉了他,连同自己的承诺。打算先把钱途弄回到家里再做商量。估计今天不到明天就差不多。请老钱过来,等孩子来到了把他接上。

*  *  *  *  *

老钱领导的缉拿小组这两天正在赢北市开展地毯式搜查,用不了多久潜伏在人民内部的流窜分子就会现出原形。九月一号马上就要到了,九月一号是百鸟入林百兽归穴亿万家长长舒一口气的日子,鸟兽都返校了剩一个钱途就不思归吗?由此推断:八元三十一号肯定是黎明前的黑暗。如今令钱文化忧虑的仍是下一步行动,钱途抓获归案后采取铁血强硬措施还是怀柔策略更有效果?以他的经验,面对急难险重工作,行政铁腕往往更能达到理想的目的。然而那是工作中,家里并非那么简单。权力强势一直得不到应有的尊重,所谓的家庭民主将家长意识与成员偏见摊放在一个平台上,正确常常遭受荒谬的死缠烂打最终不得不半途而废,经过深思熟虑的战略意图轻而易举的就能被狭隘和幼稚否决了。否决他的人是母亲、妻子、儿子,什么时候她们才能进化到能听懂他的心思?想想这些老钱就不知所措,火烧火燎。

上午八点,各行动小组已经到位,继续开展搜寻。九点多,交警大队杨光武忽然发来消息:在嬴北市曾子大街电子影像城内,发现钱途的手机位置。儿子终于开机了!老钱一阵激动,他立刻通知各行动小组火速集结,包围电子影像城。为了不打草惊蛇,老钱暂时没和钱途联系。半小时左右,各路人马赶到,展开搜索。只是没想到影视城那么大,人流如织,犄角旮旯到处是,六个人来来回回查了两遍,连人影也没发现。最后,大伙精疲力尽的在门口集合,商量对策。有人提议钱总再联系杨队,请他重新确认手机的位置,钱文化气恨难当,嘴里骂娘,惹得不少人侧目而视。正在此时,老钱收到了韦咏林打来的电话。挂断电话,钱文化将韦老师反馈的信息和大家做了通报,大家一致认为,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与其被动查找还不如回家守株待兔,机不可失,说不定现在钱途已经在返回途中了。

九月一号,开学了。全国各地的中小学生迈着整齐的步伐走向向往已久的学校。钱途同学也在这一天踏上了返乡的征途,数天的异乡生活,开阔了视野,丰富了生活,自由了精神,让他收获很多。街头的小吃味道不错,比妈妈做得好吃得多,衣服脏了最后臭了,时间一长就没感觉了。本来想找份工作试验一下,人家一看他的身份证就免了,还好,带的两千元足够,所以找不到工作也不急。嬴北市的旅游景点不少,有名的不多,顺便看了看,电子游戏厅台球室是必去的,虽然贴有禁止青少年入内的标语,不过查得不是太严,老板对他还挺热情。他买了一份地图,确保自己不迷路,晚上还能回到旅馆中。长这么大钱途这是第一次独自出门,开始相当警惕,自己的手机不错,所以从不在公共场合拿出来。手机平时一直关机,只有用时才打开,他知道,爸妈还有很多人会找他,找他就是叫他回去。电话太闹,关机吧。最初钱途真想出来闯一闯,不料还没几天,他就想家了。这才跟韦老师联系,明天就是九月一号,上学的事还不着边。爸妈这边肯定谈不成什么。那就和韦老师商量商量。

顺利地回到市里,钱途先在饭店吃了顿饭,到洗浴中心洗了洗澡,已是下午四点多,再不去见韦老师就要下班了,钱途给老师打了个电话,就坐出租车过去。到党校门前,见韦咏林端端正正站在那里,几天不见,老韦越发变得神气活现了。钱途下车,一边招呼韦老师。还有咫尺之遥马上就走到跟前了,突然,斜刺里冲出一支人马,为首的一名女性连哭带喊没等钱途反应便一把将他死死抱住,几个人簇拥着他上了辆停在一旁的豪华商务汽车,这时韦咏林也跑过来,没表现一点惊恐而是头伸在车里跟里面人说了几句,还帮忙给带好车门。汽车像一个吃饱喝足的乞丐心满意足地慢慢离去。

钱途失而复得受到少有的优待。全家人包括亲朋好友众星捧月一般紧紧团结在他的周围,热切的询问他这几天如何战胜艰难险阻,顽强地保护了自己的生命财产。钱老夫人、钱夫人眼含热泪,几度哽咽不能言,俩人一人抱一条胳膊,坐在身边,半天不离一步。第一晚上钱途由奶奶在卧室陪睡,第二晚上妈妈陪睡,——钱文化陪睡的资格取消。这让老钱妒火中烧,辛辛苦苦把儿子找回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结果一句口头表扬也没有,所有人表示对儿子的疼爱的同时,还委婉的批评他管理教育中存在的漏洞。干什么?犯了错误不批评,有了成绩不表扬,孩子还有希望吗?他想发作,想想儿子刚回家才勉强忍住,老钱也不是铁石心肠。但不管怎么说,休息两天上学的事必须考虑了,都开学了。

家庭的安逸让钱途又一次深刻体验到了温暖,家人对他这次出走并没有予以责罚,包括爸爸。反倒让钱途心里感到不安,一时冲动带给家里多大的麻烦!给爸妈奶奶增添了多少牵挂!一进家门,连爸爸那张风化严重的脸也为之动容,他都看出来了。眼看自己已长大,该体谅他们了。前天学校就开学了,同学们早已鸟兽散尽不见了踪影,该上学了。爸妈终于同意他到职校去,应该再没有障碍,钱途想尽快跟他们讲,他明天就要去学校。

晚上十点后,钱文化从公司回家,接连数日不去公司,要去处理许多事务。钱途趁老钱和崔春芳都在客厅,把他的想法告诉了爸妈。崔春芳十分惊喜,这么快儿子就觉醒了,浪子回头金不换哪!钱文化则持谨慎的乐观,他怀疑儿子所指的学校并不是市一中,果然,一问便知,儿子说的是职校。气得老钱一口否决。钱途大感疑惑,爸爸不是已经同意了吗?钱文化说同意个屁!那纯属扯淡是你韦老师希望你回来顺口编的。问题到这里大家才明白。钱途说我还是要到职校读书,无论如何市一中是不会去的。钱文化说你要不去市一中读书,你就不是我钱文化的儿子,除非断绝父子关系!一切如旧!时间在钱家父子这里无限循环了。崔春芳恐惧地望着丈夫儿子,刚才还是平静祥和的气氛就这样灰飞烟灭,瞬间转换成了剑拔弩张。为了家庭的长治久安,必须想办法停止这场争斗,否则儿子完全有可能故伎重演,家庭将陷入万劫不复。那边老太太正准备休息,听见客厅有戏精神随即为之一振,立刻靠拢过来。得知谈话的原委,老太太这次没有作为一名勇士保护身边弱者,而是以一位退休专业人士的身份讲了两点:首先,选择那所学校不是最重要的,它只是个形式,关键是能成材。所以,不见得你的选择是对的,他的就是错的。第二,不论是赞成读市一中,还是赞成读职校,都缺少科学的依据,就是说大家都是外行,要做到正确选择也简单,参考专业人士的意见再做决定。老太太的话展示了一位老教师的老谋深算,老辣的眼光让在座的自愧弗如望尘莫及。崔春芳激动崇拜之余第一时间举双手赞成,她坦言完全赞成婆婆的看法自己就不是很懂如何选择,与其天天这样争吵不如咨询一下专业人士听听他们的意见。钱文化说没必要,自己上学干嘛让别人拿主意!老太太不满地朝他摇头,说问题是你拿的主意未必正确。钱途说我赞成奶奶的意见,咱们问一问韦老师怎么样?听听他怎么说。钱文化马上反对。韦咏林只是一个初中教师,他根本不懂高中教学,当然也不懂职业教育。面对老钱的强硬态度,钱老太太一语定乾坤:一个不行可以多咨询几个,今天不早了明天再说。

原来相持不下的局面如今朝不利于钱文化的方向发展,老钱很愤怒,愤怒之余感到力不从心,家庭的希望,对未来的信心,一点点正从他手里滑落。像两个力士腕力角逐,他正在一点点被对手占据上风无可挽回。韦咏林的意思他早就知道,希望儿子读职校,听了他的意见,或许钱途真的要去职校读书。这让他如何消受?

钱途很高兴,奶奶和妈妈的立场发生了可喜的变化,他不再是一个人和凶猛的老爸搏斗。咨询韦老班的结果估计显而易见,韦老班肯定站在他这边,支持他到职校上学。为了保险,回到卧室后他先悄悄给老韦挂了个电话,他不确定这么晚了老韦是否开机,但是时间很宝贵机会也不多。还好电话通了,钱途长话短说把明天家人要咨询他的消息告诉了韦老师,电话里韦咏林听上去有些犹豫,嘟嘟囔囔意思好像是自己很难表态,希望他选择学校多争取家人的支持。老韦怎么了?上一次打电话不是大包大揽吗?钱途说韦老师你不说帮我做工作吗?你可不能不管啊!钱途郁闷地挂断电话。

钱文化等钱途卧室灯熄了,悄悄摸起电话来到卫生间,为了做通儿子的工作,现在不得不争取韦咏林支持,老子不如老师说话有分量是不争的事实。只能求韦咏林帮这个忙了。电话打过去,钱文化以老朋友的身份向韦局道贺,表达了感谢之情,因为这几天太忙的原因没来得及联系。忙完一定补上这一课。接下去老钱谈起自己的苦衷,儿子不争气思想做不通,明天一定要征求老师的意见。儿子能不能去市一中读书从某种程度上就听韦老师一句话。肯求韦局做做工作,无论如何帮帮自己这个忙。听了钱总的哀求,韦咏林坦白地讲:他很纠结。作为家务事他不好参与,家人最好协商一致这对孩子的成长才有利。作为老师和朋友,他左右为难:首先,他确实认为钱途读职校更有优势,虽然,市一中有良好的师资力量和教学环境,但对学习成绩一般的钱途来说,在激烈的竞争对比下未必能使他三年后的名次有一个飞跃,升入一个令大家满意的大学。职校的教学力量和环境差一些,但是其优势是职教前景广阔,钱途在学校优势相对明显。当然,这只是他的个人观点,很难说一定正确,只供参考。韦咏林一再感谢老钱和儿子对自己的信任,说帮忙不是不可以,但帮忙误导学生这种事他不敢做,正是基于大家的信任,他真的不能说假话,说违心的话。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