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玄幻 > 棋门术士 > 第三十八章 吕卿大败众巫女

棋门术士 第三十八章 吕卿大败众巫女

作者:刘圣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1-14 17:48:32 来源:笔趣阁(cn)

这一声嚎叫显得尤为响亮,即便是远在盆地的外围,也依然能听得见。

吕卿只听得是女人发出的尖锐叫声,却不是鸡霸天的惨呼,既然不是鸡霸天的惨呼,那便该是他的敌人的。

说实话,就吕卿本人而言,如果对方实在胡搅蛮缠,纠缠不清的话,他也不介意杀死一两个人立立威,但却绝不会、也不允许像鸡霸天那样,肆意的屠杀别人的性命。如果有别人那样做了,他也会尽可能的出手阻止,当然,平他如今的胆气,到时候敢不敢逃跑都很难说了。

故而吕卿这个时候心中大喜,大笑道:“哈哈!你们完蛋了,我告诉你们,那只大鸡妖逼急了可是会吃人的。我劝你们还是赶紧走吧!以免到时候被吃了,别人想给你收尸都找不着。”

几名巫女们听了远处战场上传来的惨叫,心下都不由得一紧,可是想想看,两个实力差距过大的人怎么可能走在一起呢?何况是一人一妖!若那鸡妖真的吃人,似吕卿这般弱小的人类,岂不是早就被吃了?

想到此处,其中一位年长的巫女道:“姐妹们,别听这小子胡说,若是吃人,也该先吃他。咱们把这小子围起来,待捉住了他,再去帮助蛊道的姐妹们,万不可让蛊道的同门,小瞧了咱们巫师一脉……”

“嗯!”众巫女们齐齐点头,旋即分散开来,看样子是要将吕卿包围在中间。

吕卿见状,哪里肯让她们得逞,仗着自己手中的大戟,横冲直撞,不等众巫女们将他合围,便开始向前突击,只要再杀上两个回合,他确信就可以逃出盆地的范围,那时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吕卿就不信,他以最快的速度朝着一个方向逃跑,这些巫女们还能飞到天上去,给自己来个天女散花。

只是,他还真是低估了这些巫女们,因为她们真的会飞……

吕卿心里开始纳闷儿,“难道这些女子竟已修炼到了可以御空而行的境界?如此,那还怎么逃啊?”

吕卿当下定住身形,随后他发现,那些飞在空中的巫女们,并不能靠近自己,距离他最近的,大致也在五十步开外,旋即明白过来,原来这些巫女们并不会飞,乃是仰仗着附身的灵物飞行。

虽然这在常人的眼里,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吕卿却已想出了一条妙计,他要针对此事,狠狠的整一下这些巫女们。

十几名巫女自空中降落,将吕卿围在了个方圆近百步的距离内,随后慢慢收缩包围圈,显然是已卸去了灵物。

吕卿突然大吼一声,向着一个方向冲杀过去。该方向上的巫女见吕卿目眦欲裂,如要杀人一般,顿时大惊失色,纷纷向两旁避让,不敢与吕卿的戟锋硬撼。吕卿借机,再一次从包围圈中杀出。

为此,那两名巫女可能遭受到了为首巫女的斥责,当下跟在吕卿后面紧追不舍。剩下的巫女们,有的在地上狂奔,如赶羊追兔子一般,从两翼包抄上来,有些则为图快,迅速招来灵物,御灵而飞,妄图超过吕卿,在前面堵截他。

只是这些女孩子们的想法未免太过单纯,让吕卿跑着跑着,就不由得笑了起来。

不为别的,而是他已预见了众巫女们,从天空中掉下来的凄惨画面。只见他先是猛的转身,向着巨大的盆地上侧狂奔,打算在这一侧飞行,绕到吕卿前方堵截的巫女们,原本离着吕卿都有一段距离,因此飞的并不是很高,唯独占了一个“快”字。

只是吕卿原本就在她们前方,此刻她们不过刚刚追赶了上来,还没有做好心里准备,被吕卿这么一冲,顿时紧张起来。

此刻吕卿手里所拿着的大戟,成了她们眼中的吹命符一般,令她们不由自主的想要远离。故而都已最大的速度,朝着远离吕卿的方向飞行。而远离吕卿的方向,就是盆地上侧的方向,地势远比下方要高了很多。

众巫女们一惊之际,只顾着远离吕卿,却忘了拔高,顿时有三五个巫女撞到了盆地的一侧,纷纷跌落下来。

而于此同时,吕卿猛的向着相反的方向抛出大戟,也就是盆地的下方一侧。不用看,原本打算从下方一侧飞行,绕道吕卿前面围堵吕卿的巫女们,见吕卿突然掉转方向,也只好跟着临时变相,追在吕卿的身后。

只是她们万万没想到,吕卿会突然抛出大戟,向她们的方向飞来,一时间惊魂不定,此刻就算她们想逃,却也来不及了,那大戟来势太猛,根本来不及远离。

有动作快的,急忙遣散掉身上的灵物,让灵体们自行离去,否则拖着肉身,根本来不及远遁。

而另有一些反应慢的,却还未来得及思考,就已被大戟飞到了近前。戟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强大威压,令那些人一时间身感茫然,那些没有来得及卸掉灵物的人,灵物就已死在了她们的体内,很长时间修炼所得来的灵,就如此死掉,令她们痛心不已,只是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就是她们一个个都悬在空中十数几丈,乃至更高的地方,一旦跌落下去,皮肉之苦也够她们吃上一壶的了。

啪嗒啪嗒……

一群飞翔在天空中的巫女,翻车的翻车,坠机的坠机,令吕卿不住发笑的同时,也令剩下的巫女们惊慌失措。

吕卿快步飞奔过去,拾起跌落在地上的长戟,走向那些同样跌落在地,不断翻滚,痛苦呻吟着的巫女们。

“喂!你不要欺人太甚呢!”有两名十三四岁的小巫女,见状急忙拦在吕卿的面前,握着小拳头说道。

现在她们的状况十分糟糕,有六七名伤员不说,剩下的人手也不足以包围吕卿,此外更是士气大挫,原本想要生擒吕卿的念头没有了不说,还要担心被吕卿捉住,乃至是杀死。

吕卿大戟一挥,径直的冲向那两名小巫女,吓得她们顿时做鸟兽散。

剩下的那些没有受伤,或受伤较轻的巫女们合在一起,不过六七人而已,若是各个都悍不畏死的与吕卿拼命的话,或许还有反败为胜的可能,只是她们一个个心惊胆颤,还哪有想要战斗的样子。

一个年岁稍长的女子,见状挡在了吕卿的前面,说道:“你快走吧!”

吕卿见状,知道这些巫女们是怕了自己,微笑道:“怎么?你们不想生擒活捉我了?”

那女子道:“不想了,你快走吧!”

吕卿道:“你倒是说的轻巧,那我那位鸡妖朋友怎么办?”

“他……”那巫女一时间倒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鸡妖那边的事她无法做出决断。

巫蛊宗看似是一个整体,然而内部却又分了两个门派,一个就是她们巫派,巫派又分为男巫与女巫,她们这些巫女就属于女巫一脉,另有一脉被称之为男巫,也可做巫男,或者巫师,她们这些巫女们当然也可被称作巫师,修炼巫鬼之术。而那些对付鸡霸天的弟子们,则属于蛊派,蛊派中很多术法其实要比巫派残忍也血腥的多。

老祖师蛊滇开宗立派之时,虽将巫蛊之术拆分开来,以传授巫术为主,蛊道次之,为的不是巫道远胜过蛊道,而是蛊术害人不浅,养蛊之术往往七分伤敌,三分伤己,故而以巫为主。

虽说巫术也是害人害己,然而却远不及蛊术邪恶。

虽说两者都是害人之物,然而有力就有弊,如用此法去惩治恶人,维护良善,也不失为大功一件。祖宗之术不可丢,蛊术与巫术同时又有医人治病之法,其实相比于棋门之道,倒好似还要仁义得多,因为棋门之道,从诞生之初,就是纯粹为了杀伐而存在,故而单单从表象上来看,巫蛊之术还好过棋门之术,不仅可害人,还可救人。

然而凡事都不只能看表象,从传承上来看,死在巫蛊之术下的人,要远远胜过死在棋门之下的人。并且,许多死在巫蛊之术下的人,也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辈。

二者相比,棋门如枪炮,要战,我就明着杀你,无论是用计还是斗法,我就要弄死你,并且奇招百出,叫人防不胜防。棋门之内包罗万象,乃至是蛊道巫术也在其算计之内,天地间有的它要算,天地间没有的,它还要试着去算,只要是战胜于敌的办法,它都要算。

而巫蛊之术往往用在小处,与人有私仇,下蛊整之、情郎负我,以蛊杀之、小人辱我,请巫害之……

死者往往无声无息,宛若病死……

而在吕卿看来术无好坏,主要还得看什么人用。譬如说自己,那就是大大的好人。天下共十善,吾有九善,天下人共一善……

虽说巫蛊宗以巫术巫门为掌教,然而蛊术之邪、蛊术之强,却往往在巫术之上,故而巫门向来不敢过问蛊门的事,而蛊门也很少过问巫门的事,虽是一教,但却宛若两门。

那少女对吕卿阐述了她们的态度,从现在开始,她们两不相帮,简单的说,就你们与蛊门的事,我们巫门不掺和,你们也不要为难我们。

吕卿却不知巫蛊宗如此多的细节,见对方已经如此说了,也只好憨憨的点头答应下来,转身刚要去支援鸡霸天,却见天空中忽然下起雪来。

九月初九,重阳之际,何时曾下过雪了?一时间惊讶的不止有吕卿一人,小巫女们也都惊讶起来,那为首的巫女喃喃道:“天有异象,必有大变!”

“嗯?”吕卿也疑惑的望着天空,只是他很快便发现了问题。

这哪里是什么雪?而是无数条细小的蛛丝……

在不远处的天空上,也就是鸡霸天与蛊门弟子交手的正上方,飘着一团乱糟糟的东西,那东西看起来仿佛是云,可却有些脏兮兮的,似沾染了无数的尘埃。

“怎么回事?”就在这时,莹儿也走了过来,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站到吕卿的身边,眼神恍惚间还透着些许委屈,仿佛还在为了刚才的事情而感到惭愧。

这时候吕卿本想笑着安慰安慰她,只可惜他笑不出来,因为远处的战场令他担心。

“莹儿,快去帮你师姐把受伤的人都抬过来,别在哪儿傻站着了。”为首的巫女说道。

“好的燕姐姐!”莹儿强挤出一个微笑,对那为首的巫女道,随后又向吕卿招了招手,“那个小弟弟,我……”

“没事……”吕卿洒脱的摆了摆手,旋即向着鸡霸天他们交战的方向行去。

就在这时,迎面跑来了两名蛊派的门人,一个个样子十分的狼狈,眼中有惊恐,更有不安。其中一个,在跑进吕卿身前十几步的时候,忽然倒地,身体随之浮肿起来,宛如被吹起的气球一般。

她惊恐大叫道:“苗师姐救我、救我……”

话音入耳的刹那,她的人就已死绝。

另一个蛊门的弟子非但没有停下来救她,反而更加惊慌失措的,向着吕卿他们这边跑来。

本着路不同不相为谋的想法,她对吕卿的感觉也如鸡霸天一样冷血且强大,遂跑到吕卿的面前,跪求道:“救我、救我,求求您大人有大量,不要为难我们了,求求您不要和我们这些晚辈计较,求求您饶恕我们把,救救我、救救我……我真的真的还不想死!”

而这个时候,那个倒在地上,浮肿起来的少女又瘪了下去,并且她的脸上及身上出现了无数红色的斑,然后慢慢扩大,最终遍布全身,眼色也随之变深,就像被绞肉机绞碎了一样。

吕卿起初不解,还以为这是鸡霸天的手段,心中暗道了一句:“这鸡霸天也未免太残忍了点……”

只是下一刻,他就发现了问题的所在。随着时间的流逝,那死掉的蛊门弟子,身体上的红斑变得越来越淡,最后露出白色的骨骸。这明显不是被利刃所伤,在那些白色的骨骼之间,趴着一层灰色的蛊虫。由于离得不够近,吕卿看不真切,但想来也很危险,否则这个蛊门的弟子也不会如此恐惧。

那被唤作燕姐姐的巫女,原想过去营救那蛊门的弟子,只是当她走到一半的时候,那名弟子就已成了一具骷髅……

“这……”她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惨状,心下不由得一紧。

而就在这时,吕卿也已摆脱了那位蛊门弟子的纠缠,本欲奔过去看个究竟,然而却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他扭头深深的忘了一眼那蛊门的弟子,见她像个被吓极了的小猫,身上根本没有半点杀气,这时方才回转过身来,望向死尸。

他发现,危险竟然是那具尸骨上散发出来的,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当下大喊一声,让那巫女快些远离尸骨,随即他也向后撤退。

在吕卿出言提醒之时,那被唤作燕姐姐的女子也已察觉到了危险,只是此时莹儿却已跟了过去,并且比她离的还近。

眼看无数只仿若米粒大小的蜘蛛,突然暴起向她发难,顿时吓的呆住。

关键时刻,被唤作燕姐姐的女子,一把将莹儿提起,将她向后抛去,随即自己也远离那具尸体,只是她躲得还是慢了些,虽然莹儿得救了,但她自己却已被毒虫咬中,眼看着半条胳膊上已经爬满了蜘蛛,当下悲叹一声,不再挣扎。

只是在这个时候,吕卿突然跳了过去,长戟一挥,瞬间将她爬满蛊虫的胳膊斩断,大声说道:“快走!”随后拉着她,向远处逃遁。

此刻“燕”也顾不得胳膊的疼痛,拼命的跟着吕卿,一起向莹儿的方向奔来。

身后的蛊虫普天盖地,仿佛是一阵毒风,好在大多被地上的胳膊所吸引。

待行出一段距离,三人方才狼狈的停下,吕卿翻了翻口袋,见身上只剩下半枚百灵丹,对灵魂修炼有奇效,却对治疗外伤无大用。

好在莹儿与“燕”的身上都有治疗外伤的药物,几个同门是姐妹们也都赶过来,给“燕”爆炸。

由于事发突然,许多巫门的弟子都没有搞清状况,只知道吕卿斩断了她们师姐的一臂,却不知道为何,燕师姐不仅没有生他的气,反而还跟着他一起跑路,实在叫人发懵。

吕卿对那死里逃生的蛊门弟子问道:“喂!那些不是蛊虫吗?”

姓苗的女子点头答应道:“是。”

“那为什么还咬你们自己人?是你们养的,无法控制了?”吕卿其实问出了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想问的话题。

那苗姓女子颤巍巍的答道:“不,那是天蛛!”

“什么意思?”吕卿挠了挠脑袋,自是不解。

在场的出了“燕”以及几个各别的弟子外,也都搞不明白,天蛛怎么了。后面的事情,自不必吕卿多嘴,有得是人替他开口询问,吕卿只是在一旁默默的听着即可。

原来那名叫天蛛的女子,乃是巫蛊宗的一代天骄人物,只是因几年前与宗主苗青青产生了不睦,这才反出宗门去,据说是在九州之外的地方,寻得了一块土地,自立门户,叫什么圣蛊宗。

这次不知为何突然出现,见巫蛊宗弟子被妖物屠戮,与鸡霸天大打出手,只是这位前辈似乎并非善类,一时间蛊虫飞的到处都是,见谁杀谁,根本就不是来救人的,而是来屠戮的。

在苗姓女子的嘴里说出,那自然是与鸡霸天一样的可恶。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