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科幻 > 下八门 > 第十回:碧螺村

下八门 第十回:碧螺村

作者:六毛四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0-11-23 04:40:36 来源:笔趣阁(cn)

郝游根不愧是鬼郎中的第一弟子,在治疗外伤方面很是在行。在今天中午的时候,我的小臂、后背、以及大腿处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刀伤,郝游根用极为熟练的手法给我进行了缝合和包扎。

一切都处理完了之后,郝游根从他那个药箱子里面翻出了一片黑色的药片递给了我,笑着说道:“小胡爷,把这个吃了。”

我皱着眉头看着他手里的药片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郝游根笑道:“这是消炎药。”

我皱着眉头问道:“消炎药?我身上又没有什么炎症,我吃这个东西干什么?”

郝游根笑道:“我刚才听许二爷说,上午攻击你的那些家伙大多是来自苗疆蛊门一脉,我担心那些家伙在刀上做什么手脚,所以以防万一罢了。不过,话说回来,就算那刀上没有蛊毒,这药也可以防止小胡爷你伤口感染,顺带着还能减轻你伤口的疼痛。”

听了这家伙的话,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手上的药,虽然我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但还是叹了口气接过了那片药,扔进了嘴里,接着一仰脖将它咽了进去。

郝游根见我吃完了药,便朝我拱了拱手,说道:“小胡爷,那您先休息,我去看看院里躺着的那些长辈。”

我说道:“郝兄,这次真是辛苦你。等这件儿过去,我找你……我找你……”

说也奇怪,我话说到一半儿的时候,突然觉得眼前的一切开始便的模糊不清起来,紧跟着一股难以抑制的困意袭来,两个眼皮就好像是灌了铅一眼的沉。

再后来,我只觉得自己头一歪,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忽然觉得有一阵阵刺骨的寒风刮过,让我不由得连打了几个寒颤。

“谁把窗户打开了吗?京城九月份的天儿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冷?”我心里暗骂道

心里骂完了之后,我缓缓的睁开眼睛,本想喊许叔让人给我拿一床被子,可就在这工夫,我突然发现我自己早已就不再一元斋“易安”厅里了。

不知道因为什么,此时我竟然躺在一个不知名村子的地上。

睡意下一子就这种惊恐的情绪驱散,我几乎是一瞬间从地上跳了起来,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这里是一个并不算太大的村子,村子里面往多了说也就七八户人家,它们被一道半人高的栅栏围在里面,我正前方不到十米的地方是这村子的正门,那地方有一个牌坊,不过由于天色太黑,我看不清楚上面写的是什么。

正门牌坊再往前不远的地方有一颗四人粗的大槐树,风一吹沙沙作响。而离着树不远的地方是一条河,河水不算太宽,但水流很急,哗哗哗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让人听起来总有些不舒服。

“我这是在做梦?还是被人弄到什么地方来了?”我心中暗骂了几句后,便开口喊道:“有没有人?我说,这儿有没有人?谁能出来搭个话?谁能出来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

可让我意外的是,无论我怎么喊,在这漆黑的夜里面我唯一能听到的,就只有我自己那若有若无的回音。

整个村子就好像完全是一个无人的**,又或者,自打天地开创以来,它就一直是这样默默的矗立在这里。

黑暗,不断的侵蚀着这片村子,也不断在蚕食我的内心,我的手脚有点开始发凉。

我虽然在部队的精英特战旅里面磨练了三年的时间,自认为自己的心智已经坚硬如钢铁,可当我真的面对如此情形的时候,一颗心仍然跳到了嗓子眼。

我闭上眼睛深吸了几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你可以的!你可以的!你必须冷静下来,这样才能找到线索从这该死的地方出去。”

我不断的给自己心里暗示,过了很久,我终于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缓和了一些,这才睁开眼睛。我先是抬头朝天上望了望,发现天空中乌云密布,只有偶尔一丝月光从里面透出来,像是希望,又像是老天爷对弱小人类的嘲讽。

“有云必有雨!我得抓紧一点时间,待会儿这地方要是下起雨来,那我可就更别想出去了。”我自言自语的说了两句之后,便大步朝村子正门的牌坊走了过去。

牌坊距离我不远,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没脚步便到了。

这牌坊十分简陋,只是用两根竹子支起来一块木板子而已,我抬头看了看,牌坊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大字,“碧螺村”。

我皱眉自言自语道:“这碧螺村是什么地方?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而就在我诧异的这会儿工夫,原本湍急的河水突然开始变缓,紧接着一股好似金属摩擦瓷器时发出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随着“咯吱……咯吱……咯吱……”的声音越来越响,原本变的平静的河面开始突然冒起大股大股的水泡,婴儿拳头大的水泡从水底迅速升起,到达水面上之后“啪”的一声炸裂开来。

一个……两个……三个……十个……二十个……

只是眨眼的工夫,那如婴儿拳头大的水泡便布满了整个河面,整条河就好像是开了锅一样,发出“哗哗哗”的声响。

眼见如此情况,我心中不由的暗叫一声,“这究竟是什么情况?该不会是遇见了传说中的河龙王了?难道这一村子的人都被这河龙王给……”

而就在我这念头产生的刹那间,那原本好似开了锅一样的河水突然从中间朝两边猛然裂开了,露出了里面漆黑腥臭的河泥。随后,让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幕发生了,六个身穿黑红色长袍、头戴古怪尖帽子的人,抬着一口巨大无比,并且用铁链锁着的黑色棺材从河底里面缓步走了出来。

他们走路的动作很奇怪,每走一步全身上下的关节都会发出“咔咔咔”的响声,让人听起来头皮不由得发麻。

我见有人从河底里面走出来,心中不由得大惊,身子本能的快走了两步躲到了那株老槐树的阴影里,压低身子,屏住呼吸,以免被那些诡异的家伙发现。

果然,那些家伙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他们抬着那口棺材从河底里面缓缓走了出来后,然后径直朝村子中心走去。

我躲在老槐树的后面,探出半个脑袋朝那些家伙望去,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只见,那些家伙僵直着身子好像提线木偶一般一步一步朝村子里面走去。可就在他们刚经过我藏身那棵老槐树的时候,抬棺材的六个人突然同时停住了脚步,与此同时,距离我最近的一个家伙把头转向我这边,嘴里面发出了一种好似野兽低吼一般的怪笑,那笑声极为慎人,只是刹那间我全身上下便冒出了一层白毛汗。

不过,当我接着依稀的月光看清楚眼前这个人的时候,我整个人一下子变呆住了。

因为,此时此刻朝我发出怪的这个人,居然和我自己长的一模一样。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那个家伙很可能就是我。

“这……这怎么可能?”我心中暗叹道。“难道是我眼花了不成?”

我急忙躲会老槐树后面,用手使劲的揉了揉眼睛,长长吸了几口气后,低声对自己说道:“一定是我眼花了!一定是我眼花了!一定是的!没错,一定是的!”

说完,我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再一次把头缓缓的探出了老槐树。

可这一次我更加无法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刚刚抬着棺材往村子里面走的那六个人此时突然消失不见了。

不仅如此,连之前被一分为二的河水也恢复如初,湍急的河水不断拍打着岸边的礁石,就好像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而唯一可以证明着一切并不是我所产生的幻觉,就是村子正中心停放着的那一口大黑棺材。

大黑棺材一动不动的停放在村子里,原本捆绑在它身上如手臂粗细的铁链,此时已经被人给解了下来,横七竖八的仍在一旁。

我在老槐树后面呆了一会儿,在确定了那些家伙真的不见了之后,这才壮着胆子朝村子里那口棺材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十步……二十步……

就在我眼看要走到棺材跟前的时候,那口巨大无比的黑棺突然动了。一股股巨大的冲击力从里面不断撞击着棺盖,发出了一阵阵“砰砰”的响声。

与此同时,一股让人头皮发麻的尖叫声从那口棺材里面传了出来。

这是一个女人的尖叫声。

而更要命的是,这个尖叫声在我听起来十分熟悉,我稍微迟疑了一下,紧接着一个人的名字猛然在我头脑中闪过,“花慕灵!”

想到这个名字之后,我不由得大惊叫道:“她怎么会被放在这棺材里?”

可惊讶归惊讶,我手上的动作却也不慢,一个箭步冲到那口大黑棺材跟前之后,双手扣住棺材盖子的边缘,紧接着双臂一较劲,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将那口大黑棺的盖子给抬出了一道缝隙。

而随着棺材盖子被一点点的抬起,一张精致无比、且美艳至极的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果然,棺材里面此时躺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花慕灵。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