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都市 > 捡骨师笔记 > 010 地娘娘

捡骨师笔记 010 地娘娘

作者:旧时风雨旧时衣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11-22 17:24:25 来源:笔趣阁(cn)

回去的路上,柳爷说胡大爷之所以给李青松出头,除了他和李家的关系以外,很有可能还有这个猖将的原因。

说不定胡大爷本就是受了猖将的胁迫。

我直说自己真是倒霉,我怎么知道他的土地庙里面居然还封着一个猖将。

柳爷安慰我说这也不能怪你,毕竟那个猖将迟早会被放出来。

我说到底是谁这么丧心病狂啊,养这玩意儿有什么好的。

柳爷说这些玄乎的事多得很,民间邪法不胜枚举,这猖将莫非和四海观有关系?

我说那现在咋办啊,李青松有了个更厉害的靠山,连山神庙抽烟的狐狸都不敢惹,我是不是只有等死了?

柳爷让我赶紧和去地母娘娘的庙宇,现在只有地母娘娘能救我了。

毕竟这可真是前有狼后有虎啊。

李青松只是一个怨气较大的厉鬼,根本不足为患,但他身后的猖将很可能是四海观的道士弄的,这牵扯的可就太广了。

我和柳爷根本就惹不起。

更何况除了猖将和李青松,还有个高倩倩也在虎视眈眈。

此刻的我没有半点犹豫,只希望地母娘娘不要怪我昨晚的失礼才好。

我们两人沿着山神庙往地母娘娘的道场赶过去,我长这么大还从不知道庙梁子居然有个神仙叫地母娘娘。

柳爷说你以为这里为什么叫庙梁子吗?就是因为地母娘娘的庙宇建在这里。

只不过以前破除封建迷信的时候,地母娘娘的金身被毁,庙宇被拆,地位更是一落千丈。

我说那地母娘娘真可惜,好不容易以一个凡人之身,修到了仙缘,却被毁的一干二净。

柳爷叹气道:“那个时候也不止地母娘娘受了损伤,很多神祇都遭了秧,这或许是人为,但更多的则是气运的影响。”。

每隔一段时间,天道就会重新洗牌,谁受益,谁受损这就看运气了。

我听不懂柳爷的话,只觉得地母娘娘挺可怜。

柳爷把我带到一个山洞跟前,山洞口藤蔓缠绕,一棵大树几乎已经把洞口给堵住了,门口有一个被削去面容的石像。

柳爷拨开藤蔓,指着石像说:“这就是地母娘娘。”。

我看的一阵无语,地母娘娘的神像居然连脸都被削了,这也太惨了。

生前被当成了祭祀品,死后居然还被后人削面。

我说她的脸咋没有了?

柳爷叹气说:“唉,还不是在那时候受了劫难。”。

我喉头一滞,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五味杂陈。

柳爷让我把老狐狸给的那颗老黄精拿出来,说这是郑山河的聘礼,还请地母娘娘笑纳。

说完又让我在地母娘娘面前点上三炷香,点香历来就有很多说法,点四柱是敬鬼的,看样子柳爷还是觉得地母娘娘是神仙。

“那个……地母娘娘,昨晚是我不懂事,还请你不要见怪。”我一边插香,一边说。

眼见香烟袅袅升起,我的心也稳定了不少,我真怕地母娘娘不接受我的道歉。

毕竟现在这情况,除了地母娘娘这个神仙鬼以外,我还真找不到其他靠山。

可惜,还没等我说出‘我们能不能别做鬼、夫妻’的话,我就看见眼前的三炷香拦腰折断了。

我一下就愣住了,脸上的神色由喜变悲,还夹杂着失落和慌乱,如果郭导此刻要是看见了,怎么也要给我一张s卡。

柳爷脸色大变,慌道:“娘娘,您这是不同意?郑山河昨天也是无心之过啊,还望娘娘不要责怪他。”。

我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这就叫自作自受,谁让我昨晚那么说的,现在想起来我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

“还杵着干嘛?还不给娘娘跪下道歉!”柳爷呵斥一声,随即踢了我一脚。

我恍然大悟,赶紧往地上跪,却发现我的双腿下面就像有什么东西托着一样,根本跪不下去。

我鼻尖掉落豆大的汗珠,心想完蛋了,连下跪都不准。

“柳爷,她……不让我跪。”我回头看了柳爷一眼,都快哭了。

“谁让你小子昨晚瞎说的!”柳爷恨铁不成钢的又踢了我一脚,我心里那个悔啊,简直有苦难言。

哪个正常人会愿意娶gui为妻?

“聘礼拿回去,我先答应你,不过你要把龙凤鸳鸯锁找过来作聘礼。”我和柳爷同时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我一听就知道这就是我在梦里听过的声音。

她真的是地母娘娘。

柳爷顿了一下,有些犹豫的说:“娘娘这么说,那就算是认了郑山河为夫婿,那他眼前的难关可要地母娘娘帮忙。”。

“算。”

地母娘娘就说了这么一个字,再无音讯。

柳爷接着又问了好几个问题,但都没回应。

我说柳爷,地母娘娘同意了吗?

她只说了一句算,却没有说帮我出头,这让我很不放心啊。

柳爷点了一根烟,说勉强算是同意了,但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帮你对付猖将。

我说我也是担心这个啊。

“唉,是你的聘礼拿不出手啊,她要鸳鸯锁,这不是……算了,慢慢来吧!至少她算是答应你了。”柳爷说了一半,又摇摇头,搞的我不知所措。

我说鸳鸯锁是啥啊,柳爷说现在跟你说你也不懂。

“那我们现在咋办?”我心里一团糟,真怕地母娘娘放我鸽子,又怕猖将和高倩倩把我撕成碎片。

“柳爷我忽然想到一个办法,你说我们让高倩倩和猖将狗咬狗行不行?”我一拍脑袋,觉得自己这个办法非常好。

柳爷白了我一眼,吐出一口浓痰,骂道:“你以为他们和你一样煞笔么?高倩倩虽然是红煞,但她还惹不起猖将,猖将可是管理着附近所有的阴兵厉鬼,高倩倩不听他的指示就算好的。”。

我一听顿时就像瘪了的气球,哀叹道:“我还以为高倩倩能对付猖将。”。

“要只是李青松一个恶鬼,高倩倩绝对不会和他联手,现在难说了,我们先回去吧!”。

我也点了一支烟,觉得自己的命是真苦,从小是个孤儿,好不容易长大了却惹到这样的大麻烦。

出了妖魔山,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忽然乌云密布,眨眼功夫就下起了毛毛细雨。

这都十月份了,怎么和夏天下暴雨一样。

好在雨不大,柳爷让我赶紧和他回去。

我们两人都加快了脚步,不然等下肯定被淋成落汤鸡。

结果我们刚从小路踏上主干道,就看见有一群身穿黑衣,打着黑伞的人朝我们这边涌了上来,似乎他们是朝着妖魔山去的。

柳爷是个老滑头,一见这情况就觉得不对劲,让我赶紧给他们让路。

我闪身让到一旁。

这群人走到我们跟前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为首的是一个女人。

女人面若寒霜,五官不能单单用漂亮来形容,有一种清冷的气质透出,头发挽成一团。

她身后跟着六个黑衣保镖,个个虎背熊腰,站的笔直,裤线锋利的可以杀猪,一看就是训练有素。

而在她身后则站着一个身穿灰色道袍的老道士,老道士满面红光,头角峥嵘,脸上无须,看起来就像大师。

真正的道士修炼有成,额头都会鼓起来,而且有红光透出。

女人看都没朝我们看一眼,一步踏上了小路,鞋子瞬间沾满了一脚泥。

倒是这个五十多岁的老道士冲我笑了笑,我还礼貌的回应了一下。

“福生无量天尊。”老道士单手竖掌,冲我行了一礼,转身就跟上了女人的步伐。

一群人走后,柳爷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好像刚才这是一群不能惹的人。

“柳爷,他们是谁?”。

“我怎么知道?”柳爷翻了个白眼,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说赶紧走,你没看见那个老道士脚不沾泥吗?绝对不是普通人。

这个……我还真没注意,这种天气老道士居然脚不沾泥,那还真是牛逼啊。

我和柳爷又往回走,结果没走两步又看见迎面走来了一群黑衣人,而且这群黑衣人更怪。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