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玄幻 > 重生后我成了反派太子的掌中娇 > (1)忆往昔:前世

重生后我成了反派太子的掌中娇 (1)忆往昔:前世

作者:均小宁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11-20 13:57:27 来源:笔趣阁(cn)

(1)

冷宫

苏婉宁戴着沉重的脚链手链,目光涣散的独坐在潮湿的地上。

冷宫里常年无光,阴冷黑暗,在这里,她看不到白天和黑夜,自然,也不知道白天和黑夜的概念。

她仿佛已经在这里待了很久,变得目光呆滞,对这里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

“皇后娘娘金安。”

一道刺耳的男声响起,苏婉宁仿佛听了很久,才发现有人喊她,她才慢慢地抬起了头。

“你是谁?”苏婉宁因为很久都没有说过话,此时她的嗓音格外的沙哑。

那个人没有理她,而是从自己的袖子里拿出一支蜡烛点燃。

苏婉宁眼中满是恐惧,她赶忙退倒墙边,手直发抖。

那个人虽然背对着她,但是仿佛看到了苏婉宁的惧怕,他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白烛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让他的侧颜显得格外地阴森,“娘娘放心,这冷宫阴冷潮湿,就算是点火也点不着,您又是燕国的皇后,臣怎么会放火烧您呢?

苏婉宁跳得心有些略微的平静,但是她仍然不敢放松警惕。

“娴贵妃娘娘派臣来给您报信,苏丞相意图谋反,今天午时三刻已经满门抄斩。”

“你说什么?”苏婉宁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刚刚说什么?

“苏丞相意图谋反,今日午时,苏家已经被满门抄斩了!”

“我不相信!”苏婉宁声音沙哑地吼道。

她的父亲为燕国兢兢业业将近五十年,他怎么会叛国谋反,他绝对不可能!

“我不相信,我要见陛下,这不是真的!”

苏婉宁拼命地挣扎,却怎么也不能摆脱她手脚上的镣铐,反而,在她的挣扎下,她的手脚被越捆越紧。

“娴贵妃娘娘体念您作为丞相的独女,在冷宫之中竟不知道自己的母族被满门问斩,故而娴贵妃娘娘特意派臣来告诉皇后娘娘一声。”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要见陛下,陛下,您怎么会,您不是曾经说过婉宁是您今生最爱的人吗?”

“皇后娘娘,娴贵妃娘娘怕您孤零零地在冷宫之中太过孤独,特意派臣来照顾您。”说着他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

“你干什么,你滚开!”苏婉宁连连后退,可是她已经被逼退到了墙角,“救命呀,救命呀!”苏婉宁的声音满是绝望。

“娴贵妃娘娘嘱咐臣一定要好好照顾您,娘娘,冷宫的人都已经被臣支走了,娘娘,您就别喊了,还是留着力气,明天和陛下解释吧。”

说着那个人带着猥琐的笑容慢慢地走近她。

“不要,不要!”

“啊!”

夜色微凉,累了一天的人渐渐进入了梦乡,谁也不知道燕国的皇后苏婉宁今晚是怎么走过来的。

(2)

翌日清晨

“你叫什么?”苏婉宁的衣衫已经凌乱不堪,她将自己蜷缩在墙角,说话的声音里都发着颤抖。她像一具麻木的死尸,目光涣散,没有一丝生气。

“夏青,我叫夏青。”他心满意足地穿上了自己的衣服,还得意洋洋地摸了摸苏婉宁凌乱的发髻,仿佛很满意自己的杰作,“皇后娘娘的味道非常好闻。”

“夏青,我知道了。”苏婉宁仿佛只想知道一个结果,至于报复?呵,像她现在的这样一个活死人,还能如何报复。

“你已经完成那个贱人交给你的任务了,你怎么还不走?”苏婉宁不想看的这个人,因为一看到这张脸,她便能想到昨晚的事,这让她觉得无比地恶心。

“好戏还没有开始,臣怎么能走呢?”

“哦?”苏婉宁看到冷宫进来一队人,她微微挑眉,不屑的对夏青一笑,“看来好戏要开始了。”

“该来的还是要来。”苏婉宁从地上站起来,即便是如今这般落魄的模样,她还是保持着自己作为皇后的优雅。

“夏青,看在你我***的份上,帮我一件事情吧。”

夏青拱手,还真有意识,“臣愿闻其详。”

“帮我找一件衣服和一把梳子,我要梳妆打扮,干干净净的去死。”

“臣遵旨。”夏青拱手离开这里,去外面给苏婉宁拿衣服和梳子,冷宫每天死的女人那么多,所以,这些东西很好找。

那群人带来这里时,苏婉宁正在洗漱,而夏青已经离开这里。

“皇后娘娘,请吧。”

“人既然干干净净来到这个世上,也该干干净净地离开,难道临死之前,连最后的尊荣都不肯给我吗?更何况我还是燕国的**。”

那群人再也没有说话,苏婉宁梳洗完毕,跟着他们去得凤栖宫,皇后的寝宫,现在那个贱人的寝殿。

(3)

“鸠占鹊巢,田依依,你已经等不及想拿到本宫的位置了。”

苏婉宁站在门口,对着“凤栖宫”三个大字看了好一会儿,而后发出微弱的叹息,挺直了身体,走进了这座宫殿。

苏婉宁一进门,便看到田依依梨花带雨的缩在何宇怀里。

何宇紧紧地抱着她,眼中满是心痛。

苏婉宁看到这一幕自嘲一笑,说到底,还是她自作多情,原来她才是最多余的那一个,他何宇从始至终爱的都是田依依,对她,做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她什么都不怪,不怪田依依,也不怪何宇,只怪自己眼瞎,当初她竟然看不到何宇对她是真心实意,还是逢场作戏。

那时,他还是三皇子,苏婉宁和她的母亲入宫拜见那时的皇后娘娘,何宇的母亲,在那天,她第一次见到何宇。

他与她许下山盟海誓,说要与她相守一生,现在想来,从那时开始,一切都是她的一厢情愿。

他根本就不爱她,从始至终,他不过是想要借助苏家的权势,登上他的帝王之位罢了。

他已经登上帝位,苏家功高震主,试看历来世间,帮助帝王的登基取得好结果的能有几人,苏家,是他何宇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们不过是他立威铺路的垫脚石罢了。

“苏婉宁,听说你昨夜与一名叫夏青的男子缠绵悱恻,交颈而卧,你有什么好解释的吗?”

“臣妾无话可说。”

“听说你曾经残害妃嫔,折辱宫人,你有什么好解释的吗?”

“臣妾无话可说。”

“听说你曾经你和苏家暗中勾结,意图谋反,你有什么好解释的吗?”

苏婉宁愣了愣,她问:“陛下,婉宁只问您一句话,“我的父母,我的兄妹亲族,他们真的已经全都死了吗?”

苏婉宁面如死灰,不带一丝希望,她只想让何宇亲口告诉她结果。

“苏氏一族,意图谋反,昨日午时,问斩于午门之外。”

“呵!”苏婉宁绝望的瘫坐在地上,眼角的泪珠决堤而下,她认命地说:“臣妾与苏家暗中勾结,臣妾罪无可恕,臣妾愿认罪伏诛,臣妾无话可说。”

“好,苏婉宁,你很好,你承认得很干脆,倒是为自己省去了许多皮肉之苦。”

“呵!”苏婉宁不禁冷笑。

“苏婉宁,朕问你,你害死了依依的孩子,你现在承认吗?”

苏婉宁微微挑眉,仿佛在这个世间再也没有让她惧怕的事情,“没做过的事,如何承认。”

勾结外男,折辱宫嫔,意图谋反,这些田依依安给她的黑锅,她通通都可以承认,但是让她承认她杀了田依依的孩子,她绝对不可能。

何宇他只记得田依依的孩子,那她的孩子现在又在何处。

如果不是田依依那个贱人,她怎么会被打入冷宫,苏家又怎么会满门抄斩。

“你还嘴硬,都承认那么多件事情了,也不差这一件了,你为什么不承认?”

“没做过的事情,臣妾绝不承认!”说着苏婉宁挺直了身体,“何宇,你只在乎她田依依不幸流产,你又何曾关注过我的孩子,你可知,我曾经怀孕四月,可是这个贱人却冲进我的寝宫,杀害我的孩子,可那时太医说我不过是怀了一个女孩而已。”

苏婉宁看着何宇怀了的田依依,她几乎想要杀了这个贱人,“娴贵妃,你说本宫害你流产,可是本宫的孩子又是谁害死的?娴贵妃,你敢承认吗?”

“呜呜呜…”田依依装模作样的往何宇怀了蹭了蹭,“陛下,皇后娘娘疯了,皇后娘娘好可怕,依依好害怕。”

“装,你接着装!”

苏婉宁颤抖着手指着田依依激动地说:“陛下,难道您真的被这个贱人迷昏了眼吗?都是这个贱人,臣妾才会失去自己的孩子!我才是正宫皇后,可在当时,凤栖宫里里外外,全都围满娴贵妃的狗。”

“这个贱人怕臣妾生下孩子后,您会怜悯我臣妾,不会废了臣妾立她为后,所以这个贱人冲从臣妾的寝宫毒打臣妾,还灌了臣妾红花,让臣妾失去了自己的骨肉,陛下,您知道吗?一碗红花下肚,臣妾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下在不停地淌血。”

“臣妾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肚子里面那个小生命在慢慢消失,臣妾的肚子很疼,娴贵妃还抓着我不放,灌完红花打掉我的孩子不说,她还扇我的脸,所以臣妾才忍不住推了这个贱人。”

“而且臣妾根本就不知道这个贱人怀孕了,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就算是她流产了,也是她自找的,也是她活该。”

“依依,这是真的吗?”何宇不相信他单纯善良的依依会干出这些事。

田依依装模作样的又往何宇怀了蹭,“陛下,臣妾错了,臣妾只是怕皇后娘娘怀了您的孩子,您就不爱我了,陛下,不要惩罚依依好不好,依依好害怕。”

“陛下!”苏婉宁禁不住掉下了眼泪,她撕心裂肺地吼道:“难道到这时候,你还要护着这个贱人吗?”

“贱人也是你叫的!”何宇居抱田依依高临下地看着她,“苏婉宁,我对你只是逢场作戏罢了,我心里爱得只有依依。苏婉宁,朕已经失去一个孩子了,你为什么还要害依依的孩子?”

“呵!”苏婉宁认命地点了点头,原来这些年,何宇当真对她没有一丝感情。

“朕怎么不知道这皇宫竟然成了苏家的天下了?皇后竟然敢明目张胆地杀害皇嗣。苏丞相垄断前朝,苏皇后掌控后宫,卧榻之下,朕绝对不能容忍他人酣睡。来人,赐鸩酒,皇后,你自行了断吧!”

“娘娘,您请自行了断吧。”一个胖乎乎的娘娘腔端着酒水来到了苏婉宁面前,苏婉宁记得,这是常常跟在何宇身边的夏青。

苏婉宁颤颤巍巍地端起这杯毒酒,她不甘认命地做最后的挣扎,“陛下,难道您忘了吗?臣妾可是您的发妻。”

“贱人也是你叫的!”何宇居抱田依依高临下地看着她,声音里满身冷漠无情,“苏婉宁,我对你只是逢场作戏罢了,我心里爱得只有依依。”

“看在你我夫妻的份上,朕赐你保留全尸。”

“来人,了结了她。”

“何宇,我对你,终究是错付了,如果可以,我希望再也没有来世。”说着苏婉宁端着毒酒一饮而尽。

一杯毒酒下肚,她得面色难受的狰狞,她吐出大片大片的鲜血,慢慢地倒在地上。

(4)

她慢慢想起了她和他的曾经。

十四岁,她的父亲刚刚被任命为丞相,她的母亲因为丈夫的荣耀,被封为一品诰命夫人,那时,苏家荣耀满门,她的母亲得以入宫拜见皇后娘娘,她跟着她的母亲来到了皇宫,第一次见识了皇宫的威严,也正是那天,她第一次遇到了他。

十五岁,她情窦初开,何宇对她许下海枯石烂,永不分离的诺言,她也接到了圣旨,让她和何宇订婚,那时她人生中活到最开心的一年。也正是那一年,她的父亲开始支持培养何宇。

十六岁,她还记得一次瓢泼大雨,何宇将仅有的一把雨伞举在她的头顶,还怕她打湿了鞋子,背着她走完了泥泞的小路,那时的她,有多么高兴。

十七岁,何宇终于得偿所愿,成为了燕国的皇太子,那时,苏婉宁想的,也只是为自己未来的丈夫高兴罢了。也正是这一年,她终于得偿所愿,嫁给了何宇,成为了东宫唯一的女主人,那时,她天真地以为,她会和何宇厮守一生。

可是她二十三岁,那一年,何宇终于如愿以偿,登上了九五之尊,可是,她的心却碎了。

她眼睁睁地看着宫里的女人越来越多,田依依越来越得宠,而她的凤栖宫却备受冷落。

今天,他何宇终于登上了权力的最高峰,铲除了功高震主的苏家,杀掉了这个碍眼的皇后,终于可以立他的依依为后,他该有多么高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