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都市 > 不负情深:暴戾总裁倾心了 > 第十一章:新婚之夜

不负情深:暴戾总裁倾心了 第十一章:新婚之夜

作者:凌沐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11-21 10:28:03 来源:笔趣阁(cn)

钟禾一晚上没睡好,她很懊悔自己说了句画蛇添足的话,导致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褚淮生当时明明已经动摇了,就因为她一时嘴贱,定是让他误会她还有什么企图,结果最后什么也没表态就走了。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拿着枕头正郁闷的敲打着脑袋时,房门突然被咚咚敲响,她赶紧翻下床去开门,拖鞋都没来得及穿。

“花花小姐,少爷让你去他房间有话说。”

去他房间?

钟禾那颗小心脏跳的嘞,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直接越过传话的佣人蹦跶了出去。

来褚家十几天了,还从没进过褚淮生的房间,现在直接就传她去房间说话,那是不是代表……

事实证明代表她想多了。

到了褚淮生门前,看门是虚掩的,她脆生生喊了声:“褚先生,我进来啦!”

呼啦一声拉开门,一只脚刚抬到半空,“就站在那里说话。”

“……”

脸被打的生疼。

褚淮生站在卧室的中央,慢条斯理的扣着衬衫的纽扣,看也不朝她看一眼,一副公事公办的生硬面孔:“昨晚我考虑良久,觉得你的话不无道理,既然我家老太太喜欢你,想把你留在身边,为了她,我可以娶你,但是你记住,这桩婚姻无关爱情,不过是为了,顺应我家老太太的心。”

钟禾立刻小鸡啄米:“我懂。”

“懂就好。”他睥睨过来一道警告的眼神:“懂就不要有任何妄想,我褚淮生的妻子,可不是好当的。”

“一定!”

“虽然这婚姻只是虚有其表,但你既进了我褚家的门,便要恪尽职守,以丈夫为天。”

前面答应的干脆,到这里被唬住了。

我的天,以丈夫为天?你脸咋比天还大呢?

心里这样想,嘴上却只能虚与委蛇:“应该的,但能不能给个温馨提示,怎样以你为天?”

“我回家的时候,第一时间要把拖鞋给我拿上,衣服给我挂上,茶水给我倒好。”

钟禾盯着他那张比天还大的脸,真特么想说一句,你娶个保姆好了……

但终究还是忍住了,又不是真跟他长相厮守过日子了,何必较真呢。

待到任务完成的那一天,她一定会拿拖鞋砸到所谓天的脸上,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都没问题的话,你可以走了。”

褚淮生的视线落到她光裸的脚上,眉头拧了拧,赤着脚到处跑?

乡野蛮妇。

钟禾飞奔着跑下楼,跑到老太太房间,喜出望外的对床上躺着的老人说:“奶奶,他答应了,您孙子答应了,答应娶我了。”

“真的?”

老太太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

“真的,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您先起来吃东西,您边吃我边跟您说。”

“嗳好好!”

钟禾正喂着老太太吃粥时,褚淮生的身影冷不丁出现在房间内。

老太太一口粥呛住,咳了老半天,才抬起头尴尴地朝孙子望去:“淮生……”

“不绝食了?”

“呵呵,不绝了。”

褚淮生漠然的扫了眼钟禾,当着她的面宣布:“我答应这门婚事,但是我有个条件,除了让她的名字出现在户口本上,一切关于婚礼的环节全部取消。”

老太太僵住,钟禾立马表态:“没关系,没关系,那些都是形式,有没有无所谓。”

本来就不是真的来嫁人的,越省事越好,她求之不得。

老太太知道孙子退让到这一步已是不易,尽管心里不满,但也没有过分要求,不过仍然态度坚定的说:“你有条件我也有。”

褚淮生蹩眉。

“取消婚礼的环节可以,但结婚后必须住在家里,还有,让花花住在你屋里。”

繁文缛节可以没有,但是她的小曾孙孙必须有……

褚淮生没说话,老太太便当他是默认了。

为防夜长梦多,已经等不到十九号,最终在老太太的坚持下,两人当天就领了证。

看到钟禾捧着大红本本来到褚家,梁秋吟登时觉得天都塌了。

她上楼立马哭唧唧的给儿子打电话兴师问罪:“淮生,你怎么答应我的?绝对不会向你奶奶妥协,可现在算什么,连证都领了,你是忘了褚茵的前车之鉴了?褚茵……”

褚淮生本就心情郁结,又听到母亲絮絮叨叨的哭声,顿时心里更加烦躁:“妈,你拿褚茵跟我比什么?我们俩性质一样吗?她是嫁给了爱情,我只是出于孝义。”

“爱个屁,她那是一时冲动,现在早就后悔了!”

“那你要我怎么办?眼睁睁的看着一位八十岁的老太太把自己饿死吗?”

“她那都是装的,她就是料定你吃她这一套,才敢有持无恐……”

“真的也好,装的也罢,我赌不起,奶奶这个岁数了,我能尽一天孝就尽一天,只要她老人家高兴,别的什么都不重要。”

梁秋吟听到儿子这样说,心情忽然就没那么难受了。

对啊,胳膊虽然拧不过大腿,但老太太还能活得比她长久?

八十往上的人了,还能再活几年?她就且忍忍吧,等她真正成了这个家的女主人,到时那个碍眼的村姑,有多远给她滚多远……

钟禾盯着墙壁上的挂钟,两个眼皮快撑不住了。

今天是新婚的第一天,她自然没有忘记某人说的以丈夫为天的原则,拖鞋她拿好了,茶水她也倒好了,可眼瞅着都快十二点了,上帝却还没回来。

正纠结着要不要先去睡时,终于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她立刻嚯一声站起来,在褚淮生进门时,把两条胳膊笔直的向他伸了过去,要不是手心朝上,看起来还真像个僵尸。

“干什么?”

褚淮生呵斥。

“帮你挂衣服。”

他看智障一样的看她,愚弄的话居然也当真?果然是个无脑的蠢货。

看也不看她,径直上楼,钟禾蹬蹬蹬跟上去:“咦,你不喝茶吗?茶都给你换了好几拨了,还热呼着呢。”

到了褚淮生门前,钟禾的心跳开始有些凌乱不安,难道真要跟他睡一起吗?

事实再次证明,她又想多了。

跟着褚淮生进房间,一条毛茸茸的小狗突然窜出来,“怎么会有小狗?”

她惊讶的蹲下身。

“别碰它。”

嫌弃的警告,钟禾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站了起来。

褚淮生径直走到衣柜旁,从里面拽了条毯子出来,然后找了个角落,把毯子往地上一丢:“今晚你就睡这里。”

钟禾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圆,半响才不可思议的问:“这什么?狗窝吗?”

“爱睡不睡。”

视线去寻觅刚才的小狗,却见小狗已经跳到了柔软整洁的大床上,正以慵懒之姿朝她这边望。

“你的狗爬到床上了。”

“我有眼睛看得见。”

“你不是有洁癖吗?

“我的洁癖只对人不对狗。”

“……”

钟禾的心裂掉了,虽说对这强扭的婚姻不抱任何期待,可这也太羞辱人了吧?

“褚先生,你这么对待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能违背自己的心意娶了你,就说明我善良,别不知好歹。”

“……”

这就是她的新婚夜,去他妈的**一刻值千金,过得还不如一只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