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玄幻 > 两世缘之梦狐 > 第十七章:魔君莲烨

两世缘之梦狐 第十七章:魔君莲烨

作者:兰色腐七君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11-15 12:59:58 来源:笔趣阁(cn)

“你是谁?”夕颜望着面前的人,哭得气若游丝,已经无暇再打量来人的样貌。

“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夕颜眼神忽然闪动了一下,微微启唇:“……魔……君?”

说话的红衣女子蹲下来,饶有兴致地盯着她看,“怎么,不信?”

夕颜这才仔细看清对方的脸,一双充满蛊媚的碧眸,眼角两边的紫色/魔纹蜿蜒而上,蔓延至整个额头,云髻金步摇,旖旎潋滟之姿,丰神冶丽之貌。原来魔君竟是这样一个妖艳的女子。夕颜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抓住女子的手臂,哀求道:“魔君,你能不能救救苍炎?他要死了。”

“死了?”女子碧眸一转,“你抱着的这个人不过是个灵体,哪那么容易就死,等灵体归位,本体自然就会醒了。”

夕颜睁着迷糊的双眼,半信半疑,“你说苍炎没有死?”

“他为了救你,将自己的灵体分离出本体,现在又受到魔核反噬,加上……”女子突然望向苍炎左臂上的红色符文,神色敛了敛,又看向夕颜,“总之,恐怕是要睡上很久了。”

“很久?有多久?”

“这我可不知道,就看他自己了,少则一两个月,多则几十年。”

夕颜听了立马又落下泪来,“都是我害了苍炎,如果我不自作主张,苍炎就不会用‘如影随形’,就不会这样了……”

女子看她哭得十分伤心,也没说话,就静静地看着,脸上一派漠然之色。

哭了一会,夕颜抽了抽鼻子,抬头哽咽地问:“魔君,你知不知道苍炎手臂上的这个是什么东西,难道跟玄姬说的禁忌有关?”

“你不知道?”女子用碧眸俯视着她,眼神说不出的奇怪。

夕颜摇摇头,“玄姬说以前见过我,说是苍炎害她成了那个样子,还说要找我报仇,难道上任的魔君是我杀死的?”她唯一想到的只有这种可能了,可是为什么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女子听到她说的话,止不住狂放地大笑起来,就像是听见了世上最可笑的笑话,“就凭你,还能杀死魔君,哈哈哈……你是不是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了,嗯?小丫头。”女子突然俯下身,轻轻捏住夕颜的下巴,长长的指甲在夕颜的脸蛋上刮了一下。

夕颜被那双妖魅又含霜的碧眸盯得一阵紧张,还以为自己说了什么让她不高兴的话。她正担心这个人会不会下一刻就捏死她,于是害怕地往后退了退,下意识地抱紧苍炎,神色警惕,心想就算要同归于尽也不能让她伤害苍炎的灵体。

女子笑着放开她,充满审视地望着她问道:“他是你什么人?值得你刚才哭成这副丑样。”

夕颜虽然还没完全从伤心中缓过来,但心情总算是平静了,听到这人说她哭成了丑样,心里不免嘀咕:哪里丑了,明明就是美人落泪,梨花带雨好吗?但她也只敢在心里面说说,对方可是魔君,一定比刚才那玄姬厉害不知多少倍,况且她还有事要求她帮忙呢。“他是我的哥哥。”夕颜如实回答。

“哥哥?”女子惊异之色一闪而过,而后冷冷问道:“你打算抱着他的灵体多久?他伤的可不轻,可不会自己回去。”

夕颜这才想到自己光顾着哭了,苍炎的本体应该还在青丘,便放心地将苍炎的灵体收进了颈项挂着的“苍颜”里,然后抬头对那女子道:“魔君,我来魔界,是为了求你救个人。”

女子冷眉斜瞟了她一眼,“救谁?”

“三皇井狼王的皇子,他叫幽煌,他因为魔种的关系感染了魔毒,你一定有办法救他的对不对?”

“当然。”

夕颜顿时破涕为笑,“我就知道来找你是对的!”

但那女子接着立马又泼了一盆冷水,“不过我又不认识你说的人,凭什么要帮你,对我又没什么好处,我还嫌我身边的事不够多么。”

夕颜立马蔫了下来,“……你,你想要什么好处,只要能救幽煌,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哦?什么都可以?”女子突然兴致高涨。

“当然!”

“那……用你的命来换呢?”女子嘴角微微勾起。

夕颜握紧了手心,一丝机会都不放过,几乎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也可以。”

那魔君似乎有些惊讶,但转瞬又恢复如常,邪魅地笑了一声,“开个玩笑罢了,我要你的命做什么?虽然人人都道我是杀人不眨眼的疯子,但是还不至于滥杀无辜。”

夕颜眼睛一亮,“那你是答应了?”

“哼,我可没说,我最不喜欢的就是麻烦的事,你这次擅闯魔界我没追究是我今儿心情好,赶紧回你该回的地方去,本君忙着呢。”说着就转身要走。

夕颜哪里就肯这样放她走,连忙跟上去,“魔君,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你就发发慈悲救救幽煌。”

女子却头也不回,自顾自地往前走,“慈悲是什么,我这一生可从未听过。”

“你今天不是听到了吗?要是你救了他,我一辈子都会感激你的,要我做什么都行!只要我能做到!”

“我知道魔君你是个好人,你没杀了我就足以证明了,所以你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女子不耐烦道:“你烦不烦,我不是救世主,你要是再跟着我小心我翻脸了。”

夕颜却仍旧不依不饶,“魔君,我会为你洗衣做饭、打扫房间、捶背揉肩……求求你救救他。”说着说着就激动起来,死死拉住女子的手臂不让她走。

魔君总算停了下来,回头上下打量着她,见她两眼泪汪汪,遂呼了口气,“你说的这些,洗衣做饭、打扫房间、捶背揉肩,你真的会么?”

夕颜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顿时被吓了回去,弱弱地说:“……不会,但是我可以用妖法啊,你也没指定要我用什么方法啊。”

魔君用力将她的手甩开,挑眉道:“别跟我玩嘴皮子,还想不想我救人了?”

“你终于肯了?”夕颜惊喜道。

“哼!”女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叫我救人可以,但是你得做一件事才行。”

“什么事?”

“跟我过来就知道了。”

夕颜开心得简直不能言喻,“魔君你可真是个好人,跟那个玄姬一点都不一样!”

女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还是第一次听人说我是个好人的,真是可笑!等你知道我叫你做的事,你可能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该不会是叫我杀人放火吧?”夕颜紧张道。

“我又不是杀人狂魔!快走!”女子顿时变得凶巴巴的。

夕颜不由得伸了伸舌头,这魔君看起来漂漂亮亮的,怎么一会儿笑一会儿凶的,真是个怪人,不过只要能救幽煌,管她是什么人呢!“魔君我怎么称呼你啊,总不能一直叫你魔君魔君的吧。”

“莲烨。”

“好美的名字,果然好适合你啊,莲烨姐姐。”

女子突然停了下来,转身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莲烨姐姐啊!有什么不对吗?”

女子冷笑一声,“你是在说我老吗?”

夕颜连连摆手,辩解道:“不是不是,你想太多了!莲烨姐姐明明很年轻,像年方十八!”幽煌的命还得靠她救呢,夕颜可不敢惹她生气,不然等她反悔了就麻烦了。

虽然夕颜有拍马屁的嫌疑,但是这句话莲烨似乎很是受用,于是当下就赏给了夕颜一块令牌。

“这是什么?”

“魔界的通行证。”

“意思是说我以后随时可以来魔界玩了?”夕颜天真地说道。

莲烨魔君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玩?别异想天开了,只不过拿你做玄姬的诱饵。”

夕颜心惊,“玄姬?她在哪?!”

莲烨没有立刻回答她,反而飞向一座铁塔,只见莲烨用手掌往门上一放,那门就自动开了。往里面一瞧,只有漆黑一片,莲烨率先踏了进去,回头看向她。夕颜犹豫片刻,便跟着进了塔里。两人刚一进去,身后的门就立刻关上了,与此同时,四周的灯火就全亮了起来。夕颜这才看清塔里面的模样,四周全是锁链,中间有一个巨大的浮台,浮台中间有一个人,双手和双脚都被红色的链条锁着。那人垂着头,两边的长发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让人看不清长什么样子,但是从那精巧的鼻子和嫣红的嘴唇来看,应该是个美丽的女子。

夕颜惊愕道:“那个人是谁?怎么会被锁在这里?”

莲烨回头妖冶一笑,“你不是问我玄姬在哪吗?她就是啊。”

“她是玄姬?!”夕颜不敢相信道,“可是她不是变成了一团黑雾么?”

“早在三千年前,玄姬因为造反就被我锁进了这塔里面,因此她无法踏出这魔界半步,你今日碰到的,是玄姬的部分灵识。”

“灵识?不就是跟苍炎的灵体差不多么?”

“差远了,灵识不过是本体残留的意念,是杀不死的,灵体却会消亡,消亡的话,就意味着本体也会死去。”

夕颜听了下意识地护住颈项上的“苍颜”,说道:“你的意思是,她还会再出来?可是我明明看到玄姬被苍炎打得消散了啊。”

“哼,那只不过是被他打回了本体里,如今玄姬她再想出去,也得花上好大的功夫了。”

夕颜思索了番,右手突然化出一把剑来,“那么,只要我杀了玄姬的本体,那她的灵识就不会再出来了是吗?”也没等莲烨回话,她眼神一寒,就将剑朝着玄姬的心脏刺了过去。

那莲烨却忽然瞬移至玄姬身前,红/袖一挡,夕颜的剑便飞了出去,冷冷道:“慢着!要是能这样轻而易举地杀死她我早就动手了,何必将她锁在这里。”而后她又陷入了深思,“将你带到塔里也没用,看来锁在这儿的这副身体已经接近躯壳了,玄姬大概是趁我不备的时候将灵体转移到了别处,除非能找到那个宿主,否则谁也杀不死她。”

莲烨说完话,突然将手掌伸向夕颜额上的朱砂,速度之快让夕颜没来得及反应,惊吓中以为她要杀了自己,却见莲烨的手刹时停在距离她额间一寸的地方,呈抓握的姿势。“果然,没想到他竟将玄姬另一部分的灵识封印住了,不愧是……呵呵呵。”

夕颜听得一头雾水,“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

莲烨神色复杂,“看来他连你的记忆都一并封印住了……当年的事,你哥哥最清楚不过了,等他醒了你自个去问他吧。”

“上任的魔君究竟是怎么死的?”夕颜对这个问题仍旧是心存疑惑,莫名其妙被一个魔族的人寻仇,她作为当事人却完全不记得跟魔君有过什么瓜葛。

莲烨脸上闪现一丝惆怅,“大概是为了一个女人而死的……”

女人?谁?玄姬么?夕颜还想继续问,莲烨却袖子一挥,甩给她一样东西。夕颜抬起右手一看,只见一道紫色莲纹像手链一样缠绕在她的手腕处。她把手举到眼前左看右看,眼睛亮晶晶的,“哇!好漂亮!这是什么首饰啊?是莲烨姐姐送给我的见面礼吗?”

莲烨见少女一脸兴奋,顿时凶神恶煞道:“谁告诉你这是首饰了!”居然将她的魔纹当作首饰,她简直被夕颜单纯的想法气疯了。

“那是什么?”

“哼,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跟我过来。”

夕颜在心里抱怨了一句,怎么这人那么喜欢卖关子,告诉她又不会死。虽然心里面是这样想着,但是脚步还是乖乖跟了上去。莲烨带她经过长长的走道,见四周的墙上地上皆插着数不清的兵器,而且脚下的路变幻莫测,夕颜怕跟莲烨走散了,紧张地抓着她长长的袖角,一路东张西望。走了许久来到一个湖边,见四周风景跟刚进魔界看到的也没什么差别,唯独那湖水是黑色的。

“这里是哪啊?好热。”夕颜打从一进来,就感觉进入了火炉里,身上简直要被烤焦了。

莲烨没有理会她的抱怨,走到湖边,说:“好了,要你做的事就在这里。进去,在湖底找到一个人将他带上来。”

“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啊!”夕颜还以为她要自己做的事有多难呢!“找谁呀?”

“湖底只有一个人。”

“哦,这样啊……包在我身上,我将人带上来你可要说话算数救幽煌啊。”

“哼,我魔君说话从来不食言。”

得到莲烨的保证,夕颜二话不说就跳进了湖里,却发现湖水根本没有受到外边气温的影响,反而冷得刺骨,犹如进入了冰窖里,以至于她全身的毛孔都缩了起来。她不由得在水里打了一个寒战,快速潜入了湖水深处。水里伸手不见五指,夕颜只能将妖力全部集中在瞳孔中才能看清前方的景象。游了许久才接近湖底,才发现这湖里竟这般大,要不是她身体好,估计早就被冻死了。隐约间发现湖底有一丝微亮的光,她加快速度游过去,却被柔软冰冷的“水草”给缠住了一只腿,她回头看去,冷不防惊吓地大叫了一声,被迫吃了一口湖水。原来那根本不是什么水草,而是一只几乎没有形态的手,夕颜蹭了好几下才把那只手给挣脱,心有余悸地继续向前游去。然而越接近那亮光,湖底的手就越多,将她的双腿和腰牢牢圈住,虽然看似水草样无力,不过却让她难以前行。她最讨厌的就是软绵绵滑腻腻的触感了,一阵作呕之后,她唤出把长剑将那些触手一般的东西砍得七零八落。

好不容易才来到那湖底的亮光处,发现那亮光竟是由一把长剑发出的,而那把剑正插在一个人的心脏处,那人似乎在水底睡了很久,周身都布满了死寂,握着剑柄的双手苍白得可怕,保持着固定的姿势,一头长长的黑发将整张脸都挡住了。难道莲烨要她找的人,已经死去了吗?

夕颜咽了一口唾液,小心翼翼地将那人的长发拨开,这一拨,她顿时怔住了。

她看到了那个人的脸,而这张脸,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