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玄幻 > 末世大荒 > 第一卷 在人间 094-回家(2)

末世大荒 第一卷 在人间 094-回家(2)

作者:楚凤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11-22 13:58:44 来源:笔趣阁(cn)

云落尘走到栾叶秋房门前时,那些清脆的议论声和笑声便都渐渐离他远去了。刚才听到那些声音时,他觉得很尴尬,可是听不到那些声音的时候,他心里又有一丝失落,毕竟人总是喜欢被关注的感觉的。

他还记得有一个叫“石秀”姑娘喜欢他,心里还有一丝好奇,忍不住想见见这个姑娘长什么样子。

现在他站在房门前,伸手将要敲门的时候,他心里又觉得忐忑了,他的手悬在半空中停了一会儿,又放了下来。

可是忽然门一下子从里面打开了,栾叶秋俏生生地站在门口笑着看他,“我听说你来看我来了,怎么站在门口不进来?”

云落尘上下打量着她,惊讶道:“师姐,你伤都好了?”他记得当初栾叶秋几乎命悬一线,没想象到恢复得这么快。

栾叶秋笑道:“还没全好,不过也基本无碍了,本来伤得也没多重,解了毒就没事儿了,是离笙妹妹用她戴着的那个宝贝替我清掉了余毒,不过也是多亏了你,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你的血比灵丹妙药还厉害呢。”

她又说道:“还傻站在门口干什么,进来坐吧。”

“哦,好。”云落尘走进门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慌乱的,果然,他刚坐下,栾叶秋就开始问他了:“听说我家那边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了,我爹怎么样了?”

云落尘在来的路上一直在想,万一师姐问起栾前辈的时候该怎么回答,很显然他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想出答案。

于是他只能假装没听到她说的话,反倒从怀里取出一个包袱,低着头,一边打开包袱,一边若无其事地说:“这是栾夫人托我给你带的东西,这是一件天蚕衣,这个红色锦奁里面装的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是夫人叫我亲自送到你手上的。”

栾叶秋见了那红色锦奁,抬头看了云落尘一眼,眼神有些异样,“这是我娘叫你亲手给我的?”

云落尘点点头,“是啊。”

栾叶秋抿了抿嘴,赶紧抓起那红色锦奁,转身拉开一个床头柜下面的抽屉,小心翼翼地把那东西放了进去。

她又转过身拿起那件天蚕衣,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也是我娘叫你给我的?”

云落尘又点点头,“是啊。”

栾叶秋眼神有些不悦地瞪着云落尘道:“你是不是跟我娘说了什么?害她担心我!”

云落尘无辜地说:“没有啊。”

“没有?”栾叶秋举着天蚕衣道:“那她怎么知道我身上穿的那件天蚕衣破了?还让你给我送件新的?”

“啊?”云落尘愣了,“你身上还有一件?”

“当然,这种防身用的东西,我娘要给我当然早就给我了,怎么可能留到现在叫你带给我?只可惜我原来身上那件上次被人用匕首刺破了,不过也幸亏有它,那一刀才没能扎的太深,不然,就算我当时没中毒,胸口被刺穿也是死路一条。”

云落尘这才明白,原来是这件天蚕衣当时救了她一命,当时那一刀看似刺中了要害,但其实伤得并不算太严重。

“说!你是不是跟我娘说我被别人刺了一刀,害她老人家担心了?”栾叶秋叉着腰瞪着眼,似乎又恢复了往日刁蛮神勇的气势。

云落尘赶紧摇头,“我可没这么说,我说的是宗门有新的紧急任务,才把你召回去。”

栾叶秋还不相信,“那她叫你给我带天蚕衣是什么意思?”

云落尘想了想,似乎明白了什么,赶紧解释道:“是这样,你娘要送我一件天蚕衣,我以为那玩意儿金贵,世上就那一件,没敢要,所以你娘就让丫鬟给了我两件,说另外一件是给你的,我一看两件质地材料真的一模一样的,这才答应接受了这件礼物。”

说着就要解开衣衫,栾叶秋惊慌地叫起来:“你干嘛?”

云落尘就解开领口,扯出身上穿着的一截天蚕衣道:“师姐你看,我没骗你。”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师姐错怪你了。”栾叶秋示意云落尘赶紧把自己衣服整理好,这附近住着的都是女弟子,要是让人看见他从自己房间里衣衫不整地出来,还不知道要传出什么流言蜚语呢。

收拾好天蚕衣,栾叶秋又想起最开始那个问题了,望着云落尘道:“我爹呢?”

云落尘看着师姐充满希冀的眼神,心里一痛,知道自己这次不能再装作没听见了,只能装傻搪塞道:“师姐你别担心,我说过,我会帮你找到你爹的。”

“什么呀!”栾叶秋莫名其妙地说:“我已经找到我爹了啊。”说完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拍脑门道:“哦哦,对了,你可能还不知道,我还以为离笙妹妹告诉你了呢。”

云落尘只能继续装傻道:“告诉我什么?”

栾叶秋狡黠一笑,“你猜猜,在平丘城里我们就已经见过我爹了,你想想看是谁?”

云落尘装模作样地想了想,然后说:“是鹤仙翁吗?”

栾叶秋轻轻打了一下他的头笑骂道:“你傻啦,他都那么老了,都可以当我爷爷啦,再想想。”

云落尘望着她的笑容,鼻子一酸,差点就要落下泪来,勉强挤出一个笑脸道:“师姐,我刚回来,有点儿累了,我先回去了,下次再猜吧。”他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这时候的笑脸有多难看,也不等栾叶秋说话,转身就往屋外走去。

栾叶秋刚想叫住他,可是一眨眼云落尘就已经出门去了,她有些疑惑地自言自语道:“小师弟这是怎么了?笑起来跟哭似的。”

云落尘走出屋外的时候,不自觉地扬起头,揉了揉眼睛。

他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平复了一下心情,立刻加快脚步往回走,快走到自己房间门口的时候,发现离笙正静静地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他回头看着离笙问道:“你一直在这儿等我?”

离笙摇摇头,“我听说你去找栾姐姐了,才过来看看,你们聊完了?”

云落尘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望着离笙道:“我得告诉你一件事。”

离笙歪着头望着他问道:“什么事?”

云落尘低下头,神情痛苦地缓缓说道:“栾水清前辈,已经去世了。”

“什么!”离笙震惊地往后退了几步,她的眼眶一下子红了,“那……栾姐姐怎么办啊,他们父女两个才……”

她话说到一半,眼泪已经流了下来。

“我现在假装不知道他爹是谁,暂时蒙混过去了,可是以后……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离笙哽咽着问道:“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没有别人了。”云落尘摇摇头道,“这里只有我们两个知道师姐的生父是谁,所以我只告诉你一个人,现在只能瞒一时算一时了。”

离笙抹了抹泪,望着云落尘道:“你回栾府之后,后面都发生了什么事?”

云落尘拉起离笙的手,“去我那儿坐会儿,我慢慢讲给你听。”

南疆,魔界森林。

这里古木参天,枝干虬结,茂密的深绿色阔叶几乎遮蔽了整片天空,密林深处偶尔传出阵阵猛兽的低吼。

有三个人正缓步走在这片幽暗的丛林深处。

走在最前面的那人面容苍白,满脸胡茬,鬓角和额头上还有几缕白发,但从他的眉眼上看,却显得十分年轻,他身后跟着一个身材魁梧,带着狼头面具的大汉,旁边并排走着的是一位容貌极为英俊的年轻男子,看上去像是某个世家的贵公子,只是他身上穿的紫色丝袍虽然名贵,却好像被无数刀片割过一样破破烂烂,上面还沾满了血迹。

整片森林似乎都因为他们的到来而变得安静下来,一方面是因为他们走得很慢,几乎不发出声音,另一方面,是因为他们走到哪里,哪里就会立刻变得寂静无声,不但野兽的吼叫声停歇了,连禽鸟与飞虫,都仿佛不敢再拍动翅膀。

韩隐似乎觉得太过安静了,于是他率先打破了沉寂。

他突然停了下来,扭头看了看那个英俊公子,然后对他说道:“你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吗?”

男子两眼迷茫地摇了摇头。

韩隐道:“你怀里有个东西,把它拿出来。”

男子伸手在自己怀里摸了摸,不一会儿,竟然真的从怀里摸出一块青色的玉佩,他茫然的望着手中的这块玉佩,问道:“这是什么?”

韩隐道:“这是药。”

“药?”男子奇怪地问道:“它能治什么病?”

韩隐的目光变得温和起来,缓缓道:“它是专门治失忆症的。”

男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我好像刚好有失忆症。”

“没错,所以你最好把这药吃了,这样你的记忆就会恢复。”

男子托着玉佩放到自己眼前仔细端详着,喃喃道:“吃了它,我就能想起以前发生的事了吗?”

韩隐点点头,“没错,一口吞下去,你的过去,就都想起来了。”

男子没有犹豫,竟然真的一仰头,就把那块拇指大小的青玉一口吞了下去。

他缓缓闭上眼睛,浑身上下渐渐泛起淡紫色的光芒,这些紫光逐渐形成一个巨大的光球,男子在那光球中慢慢地盘腿坐了下来。

韩隐在一旁安静地等待着,过了很久,一直等到天都已经完全黑了,那个紫色光球才逐渐消散,男子终于慢慢睁开了双眼。

“想起你自己是谁了吗?”韩隐凝视着他紫色的瞳孔问道。

“我是馥玉安。”男子脱口而出,然后缓缓站起身来,非常恭敬地对韩隐行了一个礼,“我都记起来了,谢谢您,三公子殿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