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仙侠 > 诡剑行 > 第429章

诡剑行 第429章

作者:咸鱼不想动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0-11-18 23:48:41 来源:笔趣阁(cn)

两个时辰之后,从空雅阁的手上得到了自己拍下的所有宝物之后,步凡特意从空雅阁的安全通道中出去。

然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存在一样,在靠山城中半遮半掩的走动。

就像是一个想要隐藏自己的踪迹,却又经验不足的人一样。

最后,在外面晃悠了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步凡才终于有了被人跟踪的感觉。

感觉到身后注视自己的视线,兜帽下的步凡嘴唇微微勾起,随后装作因为害怕被惦记上的模样,快步往城外走去。

说是快步,却每一步迈出去的步子间距都小的很,像是女子迈步一般,但是这一点跟踪在步凡身后的彭辉并没有注意。

躲在暗处的彭辉见状,冷冷一笑,身边忽然出现了两个同样是靠山宗的弟子。

虽然觉得这黑袍人不足为惧,但是为了保险,彭辉还是将自己在靠山城中的两位师兄找了过来。

其中一位更是金丹修士。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人?这么弱,而且还蠢,真以为被空雅阁安全的送出去就能安然无恙了吗?还敢在靠山城晃来晃去。”

金丹二层的陆仁瞥了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一眼,讥笑着说道。

随即斜过双目,看向彭辉的眼中也多了一些贬低。

不过只是一个筑基九层的散修而已,居然也好意思将自己叫过来,虽说散修当中不是没有强大的修士,但是在陆仁看来,这黑袍人明显不在此列。

身为金丹修士,陆仁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黑袍人身上的气息弱小的他都可以视而不见。

若不是彭辉有一个好哥哥,再加上彭辉答应自己出手的话,就将得黑袍人身上一般的宝物都给自己,他是决计不可能来的。

彭辉听到陆仁的话,又看了看另一个师兄的脸色,见其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神色当中望着自己的轻视却比陆仁的言语更加伤人。

见此,彭辉一时漠然,只是心中却已经将两个人骂了个半死。

他也觉得那个黑袍人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想到他身上居然有那么多的灵石。

而且只不过是一个筑基九层的散修,这怎么想都让彭辉有些不安。

所以才喊了人过来。

要不是靠山城如今没什么人,我能来喊你们吗?

心中这样想着,表面上彭辉看着两个师兄却还是一脸崇敬。

“是啊,师弟的心还是不够强大,此次只能仰仗二位师兄了,毕竟二位师兄都说我靠山宗的未来啊,即便是家兄也时常都说两位师兄未来定当是我靠山宗的中流砥柱呢。”

陆仁二人微微一笑,不管真假,对于彭辉的吹捧却十分受用。

“走吧,再不跟上去,人都要走丢了,最好等到这小子出城之后在杀吧,也难得收拾尸体。”

说完,便也朝着步凡消失的方向,跟了上去。

另一边,已经走到山林间的步凡忽然感觉身后的人似乎没有跟上来,皱了下眉头。

他都在这等了好一会儿了,这些人怎么跟玩似的,难不成这样都能跟丢不成?

幸好,就在步凡忍不住想要用灵识探查一下的时候,他忽然又感觉到身后的人跟了上来。

不做犹豫,步凡继续往山林深处走去。

莫约一刻钟之后,步凡忽感身后狂风急促而来。

就在那阵狂风即将击中步凡的时候,却见步凡忽然回头,手中持剑,一剑挥去,狂风瞬间寂灭。

这时,鼓掌的声音响起,一个人影忽然从暗处走了出来,凭借着月光,即便不使用灵识步凡也能看清这个人的面貌。

一个外表平平无奇的瘦小男子。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你不简单啊!”

“身上果然是有着能够隐藏气息的灵器吧,真是不错啊,即便是我也没有办法看出破绽,只是因为心中的猜测才怀疑上了,我早就注意到了,一个能有意与靠山宗弟子为敌的人,不可能是一个傻子,定然是有自己的注意。”

“你在靠山城晃悠那么久,就是想要将彭辉引出来吧,哈哈~~~”

一阵得意的笑声过后,郭鸠继续说道。

“若是彭辉真的跟着你,以你的实力,他绝对不会是你的对手,又被你引到这个地方,若是不知道你的实力,直接被你秒杀,即便是靠山宗也没有办法能够找到你吧,好算计。”

掌声停,郭鸠脸上依然挂着正如我所料的表情对着步凡侃侃而谈,却没有注意到步凡逐渐僵硬的脸色。

步凡心情很不好,自从受伤之后,他的灵识便不如以前灵光了,而且使用的多了之后昏迷的时间就会越来越快。

所以刚才有人跟着自己的时候步凡并没有使用灵识去查看,也就并不知道,刚才跟着自己的人,并不是彭辉他们。

应该说,步凡一开始太专注于彭辉三人了,所以那个时候的状态,步凡完全没有注意到还有人跟着自己。

‘该死的,没有想到居然还有其他人盯上我。’

郭鸠的出现,步凡用脚指头想都能知道是为什么,无非是看上了自己身上的宝物和灵石。

同时,步凡的心里也对彭辉多了一些鄙夷。

他都这么明显了,居然还能被人抢先?亏得自己之前还夸了彭辉有些小聪明,懂得先找两个人给自己坐镇。

而现在,步凡对彭辉就只有一个形容,那便是......智障。

这时,郭鸠脸色一肃,说了一句话,也证实了步凡的想法。

“把身上的东西叫出来,我也可以少费点劲,也不妨碍你的计划,如何?”

说着,郭鸠气息一顿,随即猛然爆发,金丹五层的修为瞬间便被引爆。

脸上挂着阴笑的微笑,郭鸠说道。

“你也可以选择拒绝,但是我想,我虽然不知道彭辉那小子什么时候来,但是想必也是快了的,你也可以选择和我死战,但是我的实力......你也看到......”

还没有用嚣张的语气将自己的话说完,郭鸠便像是一具死尸一样僵在了原地。

只见步凡在郭鸠说话的第一时间便以自己最快的速度狂奔而来,几个呼吸只见便是一道剑气挥舞而来。

速度之快,郭鸠发现自己居然反应不过来,只能强行让身体往一旁跳过去。

然而步凡的速度明显更快一筹。

顷刻间,一条血线以一道美丽的弧度撒开,郭鸠的一只手被步凡斩断。

断手落下,正好被步凡接到。

望着这只还只流血的断臂,步凡心中叹了口气,暗暗道了一句‘为什么又是手臂,实力还是下滑的厉害,速度不如以前了之后’,便一把火将其焚烧殆尽。

而另一边,郭鸠望着步凡一瞬间斩断了自己的一只手。

脸上惊恐万分,即便是断手的疼痛也被其给一时间无视了,望着步凡那平淡的模样,如今郭鸠的心里,只剩下后悔。

是的,他是想到了步凡隐藏实力,但是却只觉得就算在怎么掩饰,最多也就不过是金丹实力,最多金丹二层也就到底了。

但是他偏偏没有想过,这人的实力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强的多,强到能一瞬间秒杀自己。

若不是自己足够机敏,如今这条命怕是就交代在这了。

郭鸠整张脸上都是大汗淋漓,强迫让自己冷静下来,心中已经在无法提前反抗的意思,只想要对步凡求饶。

“仙......”

只说出一个字,郭鸠便看着步凡的目光扫了过来,在那看死人的目光之下,郭鸠看到了那藏于兜帽之下的黑色。

下一刻,自己也变成了死人,成为一具还温热的尸体,‘噗通’的一声便倒在地上。

步凡深深的喘着气,将储物戒从郭鸠的手上拿了下来,随后又在其身上搜了一下,知道已经没有东西了之后才将郭鸠的整具尸体都给烧的一干二净。

另一边,距离步凡不过百米之处,望着黑袍人干净利落的样子,前后不过一分钟的时间便将以为金丹五层的修士给杀了,彭辉三人齐齐咽了一口唾沫。

心中的忌惮完全出现在了脸上的表情之中。

金丹五层尚且都能如此容易便被斩杀......

彭辉不由得看了一眼只有金丹的陆仁,见其一脸畏惧的样子,彭辉便知道想让他去战胜黑袍人,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若是让陆仁知道彭辉心中的想法,怕是会大笑一番,然后在彭辉的头上猛的一巴掌打过去。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不是傻子,自然也不想找死,现在陆仁无比庆幸刚才来晚了一些,然如今面对那黑袍人便是自己了。

不要说什么三个人就能战胜黑袍人的话,他不听。

以那黑袍人展现出现的实力,即便再来两个自己这样实力的人,人家也绝对不可能怕。

自己上去,那就是给人送菜的。

这时,彭辉目光灼灼的盯着步凡的黑影,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似乎在思索什么的样子。

忽然,彭辉的呼吸停滞了下来,脸上黑云密布,整个人都如同被冷水浇了似的。

是的,彭辉忽然想起来了,他的哥哥彭星一个月前和自己说过,他遇到的一个人,拥有着那样的火焰。

那个人几乎将他带着其他几人都给杀了,一个金丹修士,差点杀掉好几个元婴修士,其中更有封越那样已经在靠山宗担任长老的人。

但是那个人不是已经死了吗?

想起自己的哥哥和自己说这些话时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彭辉便不敢相信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就是那个差点将五个元婴修士都杀掉的人。

虽然彭辉说最后只死了一个,靠山宗的四个人都活了下来,但是彭辉却打听到活下来的其中一人,也就是廖无惧生不如死的下场。

仅仅是听到,彭辉却也是打从心底里害怕。

而据彭星所说,他们剩下来的三个人,也差点变成那个样子。

心中不敢相信这个黑袍人便是彭星口中所说的那个差点一次杀掉五个元婴修士的人,但是彭辉却不由自主的往那个方向去思考。

如果是的话......怎么办?

彭辉忽然想到彭星之前和自己说过的,被步凡杀掉的廖无惧,至今彭辉还能想起彭星脸上那心有余悸的表情。

想到这些,彭辉的神经顿时紧绷起来,也顾不得在两个师兄面前表现自己的尊敬了,语气僵硬的便说道。

“赶紧跑。”

陆仁回头看了彭辉一眼,有些疑惑为什么忽然间彭辉就变了一个样,但是却也觉得彭辉说的不错,现在他们是不该留在这,就算真的想要继续杀步凡,但是闲杂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陆仁点点头,准备和彭辉二人一同离开之力。

却在这时,正当三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看见一小团黑影在眼前迅速变大。

下一刻,一股温热的液体喷洒在彭辉的身上。

彭辉僵硬的扭动这脖子,往身边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的两位师兄头上忽然少了个零件。

这时,一声轻笑从身后传来,正是步凡。

同时,方才将陆仁和彭辉的另一个师兄迅速干掉的煤球也从暗影中走了出来。

似乎因为煤球血脉是幽狼的缘故,在黑夜中,即便距离陆仁他们只有二十多米的距离,陆仁他们也丝毫没有察觉到煤球的存在。

也正是因此,所以煤球才能如此轻松的干掉陆仁。

当然,也有当时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步凡身上的缘故,而且就算是煤球不能秒杀陆仁和另一个靠山宗弟子,也不过是多废一些功夫而已。

步凡望着神情当中无限畏惧自己的彭辉,心中苏了一口气,虽然出了一点点小意外,但是好在该来的都来了。

彭辉盯着面前一人一狼,嘴角艰难的扯出一抹笑容,对步凡拱手说道。

“这位仙友,我想......我们可能是不是有些误会啊,如果有误会的话,我想应该能够解释一下的。”

“喔?误会?什么误会,我可是杀掉你的两个师兄呢,难道他们的命也是误会吗?”

戏谑的声音从兜帽下传了出来,若是彭辉如今心里能够稍微冷静一些的话,便能够轻易的清楚步凡如今的语气中透露出一种虚弱感。

只是现在的彭辉心里实在是太害怕了,能维持表面上的冷静已经是他的极限,哪里还能看得出步凡的异样。

但是话说回来,就算看出来了,有煤球在这,彭辉也翻不起什么浪来。

现在听到步凡的话,彭辉心中一梗,却还是讪讪的笑着说道。

“仙友杀的好,这两个人平日里为非作歹,我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若不是身为自己的同门师兄弟,加上我实力低微,我自己都想要将他们两个杀掉。”

“如今能有你这般正气凛然的仙友出手制裁他们,我心中也甚是欣喜啊。”

似乎越说越有劲一样,彭辉想都不显便继续说道。、

“也怪在下实力低微,今日不经意和他们提了一下仙友你的事情,没曾想他们便盯上了仙友你身上的宝物啊!”

步凡似笑非笑的听着彭辉拍马屁,似乎身上的疼痛都有减弱了一些。

就在这时,步凡一手抬起,瞬间一剑抵在了彭辉的脖子上,剑无尖,然而萦绕的一缕剑气却将彭辉喉咙的表皮隔开,再深一个指甲的厚度彭辉的喉咙便会出现鲜血喷涌壮丽景象。

见自己一剑将彭辉给吓得说不出话来,步凡冷声说道。

“第一,我不是什么为名除害的大侠,也不会因为敌人的三言两语被蛊惑,更不会被你愚蠢的谎言给骗过去就以为你会因为两个师兄的死而高兴。”

说着,步凡的语气更冷了几分,听的彭辉浑身一颤。

“第二,最好停下你手里的小动作,当你被发现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使用挪移符的最好机会,不然的话,你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后果的。”

话音刚落,便见步凡将剑指向了彭辉藏在袖子中的手。

随即又听到煤球轻轻吼了一声,忽然抬起两只前掌趴在彭辉的两边肩膀上,张开血盆大口,似乎要是他不听步凡的话,自己脖子上的那东西就要搬一个家一样。

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都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彭辉立即吓的将袖子里的挪移符给扔了出来,整个人‘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喊道。

“仙友饶命,还请仙友放我一命,日后必有厚报,我可以发血誓,以后绝对不找任何人找你麻烦,也不找别人为我报仇?这次的事情我将永远埋藏在心里,否则必将遭受天雷轰打之灾,挫骨扬灰之痛。”

发血誓这种话都能说出口,而且彭辉还自己帮步凡将能有的漏洞给补全了一下,再加上后面说出的代价。

可以说彭辉为了活下去,是‘诚意满满’,也是真的不打算日后找步凡的麻烦。

若是换作一个忌惮靠山宗且与彭辉自身有小仇的人,怕是也就答应了。

但步凡偏偏不是。

“厚报?”

步凡念叨了一下这两个字,似乎在思考什么。

忽然,步凡一脚将彭辉踢到地上打滚,顺便将彭辉的两条腿和两手踢断,让他变成了一个半残废。

“放你回去让你那个元婴四层的哥哥来给我‘厚报’吗?”

听到这话,彭辉一下停止了挣扎,眼前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样。

就在这时,步凡开口了。

“其实我和你没有仇的,我相信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对吗?”

听到步凡看似温柔,实则阴寒的话语,彭辉再度打了一个寒颤,回国神来连连点头说道。

“是啊,我和仙友你没有仇的。”

“但是我和你哥哥有仇啊。”

忽然,步凡道了一句。

听到这句话,彭辉的眼中闪过一丝迟疑和犹豫,他已经听出了步凡的言外之意,是想要利用自己来对付彭星。

但若是别人的话也就算了,彭星......可是自己的哥哥啊。

他们两兄弟不说感情好的能一生一世一双人,但是彭星自始至终对他也是不错的,不然也不可能将自己和步凡之间这种丢人的事情说给自己听。

这也正是彭辉犹豫的原因。

见彭辉居然在犹豫,步凡眼中闪过一丝赞赏,倒是有一些骨气,但是步凡知道彭辉迟早都会答应下来的,他的骨气,并不能让他不去从心。

如今的彭辉,害怕自己远远大于和彭星之间的感情。

不过就算这样,步凡也不想和他耗下去,而是准备加一把火。

步凡先是趁着彭辉不注意,抬起自己隐藏在兜帽下的脑袋,看了煤球一眼。

煤球注意到步凡的目光,眼神一闪,微微点头。

紧接着,步凡猛地便开始大声咳嗽起来,两口鲜血顿时喷在了彭辉的脸上。

下一秒,煤球忽然上前,情绪激昂的大声喊道。

“大哥!!!”

煤球语气担忧的喊了一声之后,见步凡不见丝毫的好转,随即便表情仇恨的将目光转向了彭辉。

“都怪你们,若不是你们这些混蛋,我大哥怎么可能整日疼痛不堪,悲痛欲绝,撕心裂肺,黯然**,泣不成声,又怎么可能在如今连之前十分之一的实力都达不到的情况还来送死。”

煤球眼角流下了两行眼泪,那叫一个情真意切。

但是步凡的脸却更黑了,这货居然在这乱用词语,这用的都是一些什么词啊?而且这些话说的也太假了吧,跟着自己这么聪明的人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还是关键时候就办傻事。

回头给他等着。

先将煤球办的傻事给记在心里等着日后在‘好好的回报’他之后,步凡小心翼翼的看了彭辉一眼。

见其眼中若有所思的样子,心中稍微安定了下来,看来这个人的智商也不是很高的样子。

就如步凡心中所希望的一样,在煤球吼完之后,彭辉顿时一脸急切的表达了自己站在步凡这边的意思。

“仙友刚才的意思我知道,一定是我的兄长做了对不起仙友你的事情,这件事是我们不对,我马上便将兄长叫过来。”

步凡闻言,狞笑着说道。

“是吗?那就好,我刚才还以为你不愿意,正准备着把你干掉然后找其他机会呢。”

这话一说出口,彭辉便心中一寒,他不知道步凡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他觉得......是真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