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玄幻 > 命主扶沉 > 五十六、月黑风高

命主扶沉 五十六、月黑风高

作者:自由的鸢尾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11-22 19:04:00 来源:笔趣阁(cn)

月黑凤高,一处背风山坳处,有数人施了障眼法藏于此处,领头的公子哥紧握折扇,一脸阴霾的打量着山外的陷阱处。

“千帆兄,要不我们撤吧,不就是被削了面子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兄弟我请你去怀黄县城喝酒,那两个人就算了,万一别人背后是剑宗这样的大派撑腰,我们这不是给老君他老人家添麻烦吗?”

许千帆一脸阴沉的笑道:“怎么,卫无霜你怕了?刚才不是你们几个说要帮着我教训那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吗?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出了事不能光老君山来扛吧,别人落了我们武陵郡的面子,你们也是武陵郡的宗派,今儿我们都是野修,至于那两人是与不是大宗门的人有什么区别?这些事你们也干过不少,有财大家一起发!”

卫无霜面色阴郁的望向前方的一袭华衫,明里上老君山与他所在的金吾派相处和谐,实则为了资源明争暗斗多少年,金吾派一直想要超越老君山坐到武陵郡仙家之首的位置。许千帆不是傻子,卫无霜跟那几位平素里跟他称兄道弟的人打的什么算盘他一清二楚,想要玩?那就玩大的,出了事又如何?谁拳头硬谁就有道理!

胡尘与林清越两人一出了海方集肆,几人便悄然跟了出来,远远的见两人停下,更有偌大一堆灵精方圆钱不知何故被两人显于人前,本想找回面子的许千帆心思顿时不一样了,绕道前方埋下陷阱,方才两人不是伶牙俐齿吗?他如今便要人财两得,荒郊野外,甲子大比临近鱼龙混杂,大不了事后他直接回老君山,能奈他何?

胡尘与林清越二人有说有笑的御风而行,刚刚得到一大笔飞来横财,胡尘当然高兴,这次游逛海方集肆,虽有波折,却收获巨丰,无怪林清越也发自心底的高兴,根本不知前方的险恶正等待着二人。

夜风吹拂起林清越的秀发,御风疾驰间,林清越陡然停下脚步,胡尘不知所以差点撞上林清越,刚欲说话,林清越示意胡尘噤声,摊开手心,一缕黑发整齐的摆在手心,胡尘一惊,连忙运转神识查探周围,四周死寂无声,夜风大了,呼啸而过。

两人心有灵犀,林清越婵娟出鞘,围绕身旁十丈方圆之地急速飞驰,胡尘挥手拍出数张符箓,有遁隐符、雀跃符、引灵符,犹不放心,再拍出一张五行符。这些符箓极为常见,结丹境的练气士多少都会准备些,没什么威力,功效却不小,除了能探查是否有人隐藏地底外,更能探查灵气动向,在不知晓敌方方位时有奇效,五行符攻守兼备,乃是最受修行者欢迎的符箓之一,出自巽国五行宫。

胡尘刚用神识祭出黑钳跟镰刀,便有一阵尖锐的破空声袭至,林清越挥手间祭出一张青木符,一道淡青光幕在两人身侧升起,叮叮当当的撞击声在响起,不绝于耳。

胡尘猛然觉得脚底炙热难耐,低头一看,有汹涌地火喷吐火舌朝着两人席卷而来,两人飞身而起,突然间止住身形,只见头顶有大如山岳的巨石凭空朝着二人压下,林清越轻啸一声,婵娟往来穿梭,山岳般的巨石瞬间化作石粉飒飒而下。

许千帆冷眼瞧着两人已然深陷他们精心布置的陷阱中,一番试探后,对于两人的境界如何已大概了然于胸,都是结丹境的练气士,最多不会超过结丹高阶。他们六个人人都是结丹境,除了需要维持阵法的三人不能直接出手外,还有他跟卫无霜以及另一位擅长偷袭刺杀的逐簏山的修士,对付两个结丹境的练气士足矣。

胡尘不时挥出一记冰刀斩灭脚下的地火,刚刚斩灭地火又生,烦不胜烦,光幕外的撞击一直不停,林清越除了要分出一部分灵气用以支撑外,婵娟一直游荡在十丈方圆的地方,偶有去到十丈之外的地方便迅疾返回,并非林清越不愿婵娟远游,而是以她炼化婵娟的威力,十丈远近婵娟能如臂指使,再远便要分出更多的灵力不说,还要担心婵娟受制,如今敌人身在何方并不清楚,到时他们两人战力便会大打折扣。

胡尘也没闲着,他新近学会的数道术法在此刻被他发挥到极致,一边用冰刀不停斩灭火焰,一边不厌其烦的悄然给自己前胸后背处一层层的添加石鳞术,这道术法修习的人极少,除了有更高等级的石肤术在后外,更因它施展起来极其耗费精力,虽然单论对重点部位的防御能力来说,石鳞术比之石肤术更甚一筹,但却因为实战效果并不显著而鲜少人修习。

一刀斩灭地火,胡尘冷眼望着前方漆黑夜空,头顶上刚刚被林清越打散的巨石碎块砸落在青色光幕上哐当乱响,光幕被砸的忽明忽暗,胡尘以眼神示意,林清越示意无碍,老是这么被动挨打又找不到敌人身在何处也不是个事,对方想要磨一磨他们的灵气消耗,她便如敌人所愿。

半个时辰过去了,不论林清越跟胡尘露出几次破绽,敌人就是不上当,林清越不由焦急了起来,这样下去他们的灵气迟早会跟不上消耗,到那时敌人再发动致命一击,他们断然不是对手,趁着现在还有反击机会不如放手一搏。

“师弟,我用婵娟开路,我们看能不能先离开这里再说,这些人不是一般的修行者,耐性极好,到现在仍找不到他们任何讯息,肯定是擅长偷袭刺杀一道的,婵娟离开十丈之后便不能及时回防,你一定要注意防范敌人的偷袭。”林清越清冷的声音在胡尘心湖间响起。

胡尘点头,冷峻的声音传到林清越心湖。“师姐你尽管开路,我会小心的,我觉得这些人就是刚才集肆上的那伙人,要是让我再见到他们,非揍得他们满地找牙!”

林清越并不搭话,她当然怀疑这些刺客便是方才集肆上的那群人,但此刻最重要的是离开此地,一声不发,婵娟比刚才飞驰速度更加快速,绕的圈子也更大了些,有时甚至会直接朝着某个方向飞出数里之远,只为探寻敌人方位,两人也运起身形,朝着被婵娟探寻过的方向移动。

许千帆冷冷一笑,胡尘与林清越终究忍不住了,如果他们一直困守一地,他们还真不一定能直接攻破两人的防御施以突袭,境界相差并不大的双方对战,除了水磨功夫外,便是讲究一个出奇制胜,哪一方的底牌多,哪一方便更有底气。如今胡尘与林清越两人移动起来,正符合他们的目的。

“看来这两人也是师出名门,小心谨慎,只可惜遇到了我们,两位,还是你们先手压制那个小妞,我去给那尖牙利嘴的小子来上一刀?”说话之人身材矮小,貌不惊人,声音尖细,许千帆跟卫无霜听的此番言语,侧身朝着那比他们都矮上一头的汉子恭谨行礼,亢邛晒然看了两人一眼,身影悄无声息的消失。

许千帆与卫无霜看着亢邛消失的地方漠然不语,他们倒还真有些怵这个逐麓山的小矮子,亢邛境界比他们低,平素对二人也不够尊重,他们是敢怒不敢言,逐麓山走的是一击不中,远去千里的刺客一道,宁得罪莽夫也莫要去得罪一个刺客,谁也不愿随时被一条毒蛇盯着,当你疏于防范时给你来上一刀,即便能防住,那提心吊胆的滋味可不好受。

婵娟如同一条银鱼穿梭在漆黑夜空中,陡然间林清越心中一紧,远处与她心神相连的婵娟再不复灵动,好似有一张大网缓缓收紧,婵娟在网中左冲右突,不能冲破拦截,地火火势也变的凶猛起来,火势化作各种火中凶兽朝着两人扑来,头顶巨石接二连三的冲撞而来,终有巨石撞击在青色光幕上,林清越一口鲜血喷吐而出,已然受了伤,眼神冰冷的望着没有光幕后忽然而至的一条雪白冰链,一道儿臂粗细的电光将冰链炸的粉碎。

胡尘将地火打散,一边挥舞手中黑钳抵挡飞刀飞剑,眼见林清越吐血,不由紧张道:“师姐,你受伤了?”话音未落,一道蜷缩成一团的黑影忽然靠近了胡尘,一柄暗黑无光的匕首悄然递到了胡尘胸口,胡尘转过头来,胸间传来剧痛,亢邛惊讶的抬头望向胡尘,感觉好像飘荡了起来,低眉一看,一颗头颅已然离开了身体飞在半空之中,表情瞬间转为惊恐,砰的一声远远摔飞出去,无头的尸体轰然倒地,亢邛身死当场!

一切发生的太快,有若电光火石般,所有的攻击停止了,夜风呼啸着,死一般的沉寂,只有亢邛的无头的身体还汩汩的冒着血。

胡尘低头看了看胸口,那柄暗黑无光的匕首还插在他的胸口微微颤动,胡尘咬牙取下,不由疼的后退几步,他即便早已做过提防,这柄匕首仍是突破他不止覆下数千层的石鳞术伤到了他,胡尘不由一阵后怕。看了眼脚下不远处那具无头尸体,随即再看了看手中的黑镰,表情茫然,刚才胸口剧痛之下他随手一挥,黑镰竟然如割草般将这刺客的人头割下。

胡尘握了握黑镰,仔细打量了一眼,随即释然,即使他握在手中,要是不注意看,都察觉不到黑镰的存在,那名刺客想来也未察觉,这才身首异处,一镰便将敌人首级轻松割下,黑镰的锋利可想而知,胡尘挥了挥黑镰,来去无声。

亢邛的死其实怨不得胡尘,作为刺客一击不中便悠然远去才是刺客之道的精髓所在,他并未料到胡尘竟然未卜先知般的在胸口心脏处布下层层防御,而胡尘武夫气动境的筋骨也给这一刀稍微造成了阻碍。

亢邛携手中名叫断弦的名匕做惊天一击,竟然只是刚突破胡尘的防御,而没有直接搅碎心脉让其当场身死,断弦已然进入胡尘的肌肉当中,亢邛不信邪的再次催动灵气,只需再进一分便能直达心脏,根本没注意到胡尘手中的黑镰,被一镰割掉了脑袋。

婵娟已然返回林清越身旁,欢快的围绕着二人转圈,林清越一脸警惕的盯着远处漆黑的山林,一边有焦急心声在胡尘心湖响起:“师弟,你没事吧?要不要紧?”胡尘摇头示意无碍,就是这样微小的动作都牵动伤口,疼的胡尘心里直骂人。

许千帆低头看向脚边亢邛惊恐不已死不瞑目的头颅,眼神冷冷的看了一眼卫无霜及站立远处的三人,一脚将亢邛的头颅踩进地底,阴阴一笑,转身便走,卫无霜看了眼许千帆脚踩亢邛头颅的地方,扯了扯嘴角,御风离开,三名修士互看一眼,装作没有看见这一幕的发生,悠然远去。

许千帆心里愤怒无比,最后关头林清越的护身雷法给了他莫大的震惊,胡尘的临死一击又将亢邛给搭了进去,两人的身份已然明了,便是茅山派的弟子。一脚将亢邛头颅踩进地中,都不能消解他心头之气,招惹谁不好,竟然招惹到了最为护犊子的茅山派,要是他知晓胡尘还没死,不知晓会被气成什么样。

林清越警惕的盯着周遭,暗夜无月,风声呜咽,胡尘就地调息,林清越祭出神霄驭雷符,不到生死关头,她不会轻易动用此符。

小半个时辰过去了,敌人好像真的撤走了,不知是因为看见了她手中的雷符作罢,还是因为有人已然丧命他们手中,再打下去必然两败俱伤的结果,反正敌人是真的撤了。

林清越长舒了一口气,紧绷的心神终于得到放松,婵娟并未归鞘,依旧巡游四方,林清越低头去看胡尘,发现胡尘低垂着头一动不动,大吃一惊,莫非胡尘出了事?连忙蹲下身躯查看,只见胡尘双眼紧闭,头颅低垂,有轻微的鼾声传来。

林清越在察觉胡尘是睡着了后,苦笑不已,这都敢睡着?几次握紧拳头作势欲敲醒胡尘,犹豫再三,仍旧没有敲下来,再次祭出一张青木符后,盘腿坐于胡尘不远处。

婵娟缓缓游弋于两人四周,莫名其妙的一场架,如果胡尘不是抵挡住了那刺客致命一击并将其反杀,林清越不知现在将会如何,抬头看天,天色将明,有红日欲出,耳边是胡尘越来越大的鼾声,林清越粲然一笑,明媚如朝阳。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