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都市 > 青州娘子 > 第九十五章 秋旸剑

青州娘子 第九十五章 秋旸剑

作者:意已阑珊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11-23 01:22:03 来源:笔趣阁(cn)

秦道川示意他们前面带队。

到了西夏军营,领兵的将领按规矩走了流程之后,对秦道川说道:“秦将军,在下白商,白音是我四弟。”

秦道川听了,重新行了礼,说道:“听白音侍卫说过,他长兄就在西夏军队中,今日得见将军,荣幸之至。”

白商回礼道:“秦将军,相助之恩白某没齿难忘。”

秦道川说道:“白将军,切勿多礼,白音侍卫也帮过我不少。”

格桑曲珍插话道:“二位既一见如故,我看天色将午,不如酒席上说话。”

白商说道:“公主所言极是,是白商疏忽了,二位请。”说完便请众人进营说话。

秦道川依样行礼,格桑曲珍见他全无在吐蕃的冷漠,刚想开口吐槽,发觉这里不是吐蕃,便忍住了,只记在心上,准备找机会再与秦道川说道。

酒席上白商说道:“秦将军与公主一路辛苦,今日便在此歇下,明日白商送将军与公主启程,此行往北两日便可到宣化府,再行三日可到西凉府,再行五日便可到兴庆府了。”

秦道川说道:“我等轻车简从,五到六日即可到兴庆府。今日结识将军,不甚欣喜,道川敬将军一杯。”

白商忙回敬了一杯。

格桑曲珍见了,也依样画葫芦敬了白商一杯。之后不忘敬了秦道川一杯,秦道川没有拒绝,却也没有回敬,格桑曲珍也不介意,低头娇笑不已。

白商见两人似与别人不同,待下属来问营帐如何安排时,便悄悄地要他们将将军与公主的营帐安排在一处。

席散之后,秦道川刚准备进营帐,便发现格桑曲珍的营帐居然紧挨着自己,中午大家都饮了酒,除了守卫的,皆回了营帐歇息。格桑曲珍洗漱了一番,换回了女装,准备去找秦道川,掀开门帘,却发现里面住着几个护卫,秦道川不见人影,赶忙稳住了心神,一脸自若地问道:“你们将军人呢?我有事要找他商议。”

其中一个护卫说道:“将军有事走开了,没说,我们也没敢问。”

格桑曲珍听了,便转身离开,自去寻找。

护卫都摇着头,却没一人言语。

格桑曲珍转了一圈,也未见到秦道川,营帐却是不好随便进的,只得回到自己的营帐等待。

贴身侍卫鼓起勇气谏言道:“公主,我看秦将军是知道与七皇子联姻之事,故而一味地躲着你,不如算了吧!”

格桑曲珍说道:“我不管,我要找自己中意之人。父皇曾经答应过我,要让我自己选夫婿的。”

贴身侍卫接着说道:“听他们自己人说,秦将军有个出身低微的娘子,最是张狂,素来是不懂理的。这几日听秦将军言语,也是甚为惧怕她,你进了门,恐怕不会和睦,到时候远离故土,若将军也不敢为你做主,你可如何是好?”

格桑曲珍笑道:“一个目不识丁,手无寸铁的小娘子,有甚可惧,我手里的鞭子可不是吃素的。再说,到时将军站在谁那边还不一定呢?我可不是贺夫人,大家闺秀,碍于颜面,怕失了体统,我不欺负她就不错了。”

贴身侍卫一脸无奈地站在一旁。

只是直到第二日清晨,秦道川都再没有出现过。

格桑曲珍骑着马气鼓鼓地朝着已整队准备出发的秦道川走去,一脸埋怨地说道:“将军昨日去哪啦?害我一顿好找。”

秦道川淡然地说道:“昨日并无正事,我去忙了些私事。”说完看着三个鸿胪寺主事说道:“公主有事找傅主事即可,他也一样可以答复公主。”

说完驱马朝前走去,准备出发,也不给格桑曲珍机会,一扬鞭,骑着马儿飞奔向前,直骑到白商的马队前面才停了下来。

白商送了他们十里便返回了,秦道川见天色尚好,交代了护卫几句,便疾驰而行,格桑曲珍只得快马加鞭追赶而去。

一路上任凭格桑曲珍说什么,秦道川只说要她找傅主事即可,自己有些上火,不宜多说话。

第五日下午天将黑之际,一行人入了兴庆府,早有官员在城外相迎,秦道川一看,图瓦尔居然在其中。

图瓦尔见了秦道川,也不客气,直奔而来,说道:“秦将军,好久不见,我听你要来,便多留了几日,只等着与你多喝几杯。”

秦道川说道:“图瓦尔大王,好久不见。”说完转头向他介绍道:“这是吐蕃的格桑曲珍公主,吐蕃乌东赞大王的五女,此次使团的领队。”

格桑曲珍自从入了西夏,便换回了女装,图瓦尔见到蒙着面纱,只露出一双亮闪闪大眼睛的她,顿时眼睛一亮,说道:“格桑曲珍公主,在下图瓦尔,是草原的王,幸会幸会。”

格桑曲珍却兴趣缺缺,平淡地说了句,“幸运。”便不再言语。

秦道川说道:“天色将晚,我们快些进城吧!”

走近之后,发现白音也在,便驱马靠近,说道:“白侍卫,我前几日见过你的兄长白商将军,与他相谈甚欢。”

白音听了,说道:“兄长一向健谈。”

秦道川接着说道:“白商将军相识深厚,道川受益良多。”

白音觉得秦道川今日的话有些多,但一想到大家也算是共过生死,便也没多想,接话道:“秦将军若有幸见到我二兄,便知道什么是健谈了。”

秦道川接道:“哦,如何健谈?”

白音说道:“集市上的一件小事,他也可以绘声绘色地说上半天,待你起了兴趣,自己去看时,却发现根本没他说得那么离谱。”

秦道川笑道:“那不是与秦南有几分相似。”

白音也笑了,说道:“您一说,还真是这样。”

不远处的图瓦尔见了,对身边的格桑曲珍说道:“白音,哦,我的侍卫,一年都难得笑几次,今日见了秦将军话倒是多了起来。”

格桑曲珍看着他们,说道:“秦将军也是如此,一路上都未见他说过如此多的话。”

图瓦尔说道:“秦将军生性如此,我与他相处数月,所说的话不超百句。”

格桑曲珍难得地看了一眼图瓦尔,问道:“大王见过秦将军的妻室吗?”

图瓦尔说道:“行军打仗,谁会带家小?”

见格桑曲珍脸色不好,忙添了句,“没有,但是听说秦将军有两个妻子,他的第六个孩子就快出生了。哦,现在应该已经出生了。”

格桑曲珍没再接话,只盯着前方,也不知看向哪里。

西夏王拓拔浚池早已在皇宫设宴以待,见了秦道川竟亲自相迎,说道:“秦将军,本王久候矣。”

秦道川连忙还礼,向西夏王介绍格桑曲珍公主。

西夏王执意要请秦道川上座,秦道川不肯,说是理应格桑曲珍上座,格桑曲珍接话道:“秦道川勿须多礼,格桑曲珍不介意坐在将军下首。”

西夏王一听,哈哈大笑,与秦道川执手而握,拉他入了上席。

秦道川无法只得如此。

席间西夏毫不避讳地说道:“秦将军救了浚雅公主,又相助于图瓦尔,拓拔浚池无以为报,思来想去,只有一物可表我心意。”说罢,示意身后的人将东西拿上来。

宫廷侍卫捧着东西一进大殿,秦道川就呆住了。

秋旸剑。

西夏王拓拔浚池对秦道川说道:“秦将军,得到此剑后,我一直将他珍藏在藏宝阁中,所谓名剑配名仕,如今完壁归赵矣。”

秦道川起身,对着西夏王深施一礼,说道:“此物乃秦某祖传之剑,失落数载,道川深以为憾,今大王善意奉还,道川感激不尽。”

拓拔浚池说道:“将军,今日既重得此剑,莫如舞上一回,令我等开眼如何?”

秦道川寻回秋旸剑,此时心潮澎湃,便也不推辞,走下席去,从侍卫手中拿回剑,细细地将剑鞘检查了一遍,上面祖父亲自所刻的秋旸剑三字清晰可见,忍住眼中的热泪,一下就将剑抽了出来,安静的大殿内瞬间龙吟声起,剑身寒光闪现,秦道川单手将剑鞘栓到腰带上,便舞了起来,整个大殿鸦雀无声,直到秦道川收势之后,才有人后知后觉地开始喝彩,秦道川缓缓将剑放回剑鞘,拱手谢过西夏王,便回了席位。

格桑曲珍的眼睛一直未离开过秦道川,此时更是双眼放着光,说道:“将军的剑法是家传的吗?很少有人将剑舞出刀意来的,格桑曲珍今日总算是开了眼界了。”

西夏王也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之意,说道:“秦将军,秋旸剑在草原上赫赫有名,如今得以亲见,荣幸之至啊!”

秦道川说道:“多谢大王成全,道川无以为报,只得借花献佛敬大王一杯。”

西夏王哈哈大笑着与他对饮着。

格桑曲珍今晚盛妆打扮,双颊菲红,眼神熠熠生辉,图瓦尔坐在对面,看得如痴如醉。

夜深之后,酒由方散,秦道川回到驿馆,便不见人影,格桑曲珍站在秦道川的门前,大敞的房门内空无一人,等了许久,才在侍卫的催促下离去。

驿馆屋顶,秦道川双手执剑,朝着京城的方向,喃喃说着什么,双眼早已通红,泪流满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