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都市 > 我和渣爹重生了 > 第19章 吃饭

我和渣爹重生了 第19章 吃饭

作者:海微笑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10-19 09:03:46 来源:笔趣阁(cn)

赵玥耸耸肩叫起两个丫头。

绿萝轻拍胸口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王爷又要发火呢!”

山茶也心有余悸道:“是啊,这大半夜的看到王爷,我还真以为是嘉宁郡主给说了什么呢!原来是虚惊一场。”

看着祁峙远去的背影,敏妍不由想到,今晚对我和善点,稍稍给点甜头,证明您心里还是有我这女儿,明天说事,我才不好拒绝,父王您可真的老谋深算,只是您大可不必如此。

想到这里,敏妍心里只剩下冷哼。

第二天一早,都日上三竿了敏妍才醒,“芍药。”

外间的芍药听到动静,忙进来,“郡主你醒了。”

说着把薄如蝉翼的床缦拉向两边,挂在雕花玉勾上。

然后香草捧着散发着淡雅幽香的衣物进来,轻云缎做的衣服,血白的衣服,领口袖口则用红绸滚边,上面绣着朵朵盛开红梅。

敏妍打个哈气伸着手,两丫头忙给她更衣。

敏妍道:“什么时辰了?”

芍药道:“巳时了。”

“父王来过没?”

芍药摇头,“没有。”

敏妍一怔,“不应该呀!”

若是以前,敏秀这边掉两滴泪,那边祁峙就会急巴巴的来找她了。

就像那次,宫里赏赐了东西,说是给两位郡主的,其中有一对鸡血石镯子,她看了有点喜欢,便拿了去,刚戴上手,正好敏秀也看上了,她父王二话不说就要她让给妹妹。

本来吗?那一对镯子,她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不过敏秀看上,父王二话不说的就让她让出来,这让她很不爽,于是她一不小心,把那镯子给弄掉在了地上,摔成了好几块,这下,两人都得不到了。

因为这事,敏秀觉得委屈,但她什么也不说,只那么泪眼朦胧的看着她父王,她父王的眼神,到现在她还记得,那是恨。

后来她才明白,父王是恨她母亲占了他心上人的位子,所以连带她也恨上了。

所以她觉得,只要敏秀一句话,祁峙便会巴巴的来找她说退婚的事。

穿好衣服,山茶端了水放在架子上。

敏妍用棉布签沾了盐水,清理了牙齿。

芍药正浸了帕子,给敏妍擦脸擦手。

绿萝人探头探脑的看向屋里,看到敏妍起身了,才拍着胸口道:“原来郡主起来了。”

敏妍有气无力道:“嗯,有事?”

说着,就见绿萝两眼冒光的看着山茶,“山茶,昨晚你到底把那赵老爷怎么了,现在府里人都知道他得罪咱郡主了。”

说到这,敏妍也好奇了,看向山茶,山茶不解道:“郡主不是让他醒酒吗,我寻思着,多吹风就好了,所以就把他扒光了,挂城门上了。”

屋里人都瞠目结舌,只有敏妍笑眯眯的夸道:“做的好,姓赵的喜欢扒别人衣服,如今也让别人欣赏欣赏他的风姿,只可惜本郡主没有亲眼看到他的丑样。”

芍药忙道:“郡主,您金尊玉贵的,可不能让那东西污了您的眼。”

敏妍摇头道:“本郡主可不在乎这些个,只是,这天还不够冷,估计也冻不死那肥猪。”

绿萝接过话道:“郡主,没冻死也差不多了,听说赵老爷被发现时,已经脸色青紫,叫太医了。”

“叫的哪位太医?”

“许老太医。”

“那老头啊,治好了也好,本郡主的火可还没撒完呢,他若这么轻松的就翘了,本郡主还真不知道找谁泄火了。”

四个丫头,齐齐在心里为赵老爷祈祷,千不该万不该,谁让他碰了郡主心尖上的人呢!

收拾好,敏妍到了外间,桌子上已经摆了碧梗粥,牡丹花样的精致小面果,松子鹅油小花卷,奶油松瓤卷酥,香酥苹果,合意饼……

零零总总十多样。

祁峙到时,敏妍正悠哉悠哉的喝着碧梗粥。

抬头看到他,敏妍咧嘴笑道:“父王来了,您用早膳了没?不如用点?”

本来是来教训女儿的,看到她这么诚心,桌子上又摆了那么多花样复杂的吃食,于是,冷着脸点了点头。

这下轮到敏妍惊讶了,只是话是自己提出来的,只能硬着头皮让丫头给拿副碗筷来。

父女两明确遵循了食不言的规矩,都默默的吃着自己的,四个丫头站在身后却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还好桌子不大,祁峙吃饭也没有让人伺候的习惯。

平日里敏妍都是一碗粥,两个小卷就正好了,今天硬是跟祁峙磋磨的多吃了一个合意饼,有点撑了。

桌子上大半的食物,都进了祁峙肚子,毕竟虽说品种多了点,可量真没多少。

只是,早上他已经用过饭了,又加了一餐,再大的饭量也是会撑的,只不过是想多享受会儿这难得的温宁。

看祁峙放下筷子,她连忙也把剩下的小半块饼放回碟子里。

祁峙颇为不满的样子,“怎么就用这么点?”

“呃,我吃的本来就不多。”

祁峙皱眉,没再说什么,丫头把碗碟撤下去,给两人上了香茶。

敏妍心想,这下该说正事了吧!

谁知,祁峙慢悠悠的抿了口茶,好一会才不急不慢道:“厨子不错。”

敏妍:“……从江南请来的,对早点小食特别在行。”

若是敏秀,怕是会说一句,父王喜欢就送你吧!

敏妍却死也不会开这口,这可是她花了好些银子寻来的,岂能便宜别人。

饭也吃了,茶也喝了,敏妍觉得装那么久的父慈子孝该够了吧!

只是,直到要走,祁峙都没有再说别的。

眼看着他放下茶杯了,敏妍开口道:“父王来是不是有事要说?”

祁峙皱眉,好似在想该怎么开口,敏妍放下杯子道:“父王有事不妨直说吧!”

祁峙看看她,眼神怪异,“以后,谁欺负你了,教训一下就算了,扒人衣服这事,可不是你个郡主该干的。”

话落,敏妍连声道:“是是,我知道了,父王还是说正事吧!”

“正事?什么事?”

敏妍一噎,难道敏秀那么能忍,还没有跟父王说?不应该呀!

直到祁峙走了,她都没想明白这个问题。

“绿萝,你去打听下,锦瑟院那边什么动静。”

“是,奴婢这就去。”

……

皇宫里,头发花白的忠勤伯正在御书房哭诉,昨夜他儿子被昭和郡主打断双腿的事,那叫一个闻者伤心,听者落泪,更有不少老臣附议,齐参祁敏妍的种种罪行。

看忠勤伯越哭越厉害,吵的他头疼,祁嶶终于出声,“爱卿,你儿子虽是伤了,可据朕所知,敏妍也不是那蛮不讲理之人,我相信她不会无缘无故的就出手伤人的。”

忠勤伯抖着枯瘦的双手道:“陛下,您再怎么疼爱郡主,也不能这么护着呀,我儿的腿,确是实实在在郡主打断的,即便有再大的仇怨,也不能两次断他腿吧!”

祁嶶揉揉眉心,口气有些重了,“爱卿,上次,是你儿子调戏郡主,那事,已经说明白了,是你儿子的错,你怎么又提。”

“老臣不提,那这次呢,莫非我儿又对郡主不敬了?陛下,您可要为老臣做主,我那可怜的儿子,至今还没清醒过来啊……”

忠勤伯说着说着,又掩面哭泣,这么大年纪了,还要为儿子讨公道,让在场的许多人心里都酸酸的。

礼部尚书贾大人出列道:“陛下,昭和郡主实在太过蛮横,还请陛下勿再疼惜,下令惩治一二。”

御史卓大人出列道:“陛下,臣一早听闻,昭和郡主因在春风楼与人争风,把赵旺家扒光了衣服,挂在城楼上,赵老爷,至今还生死未卜,郡主再怎么说也是个女子,如此行为,未免太过跋扈。”

祁嶶眼神微眯,“赵旺家?”

他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这人是谁。

边上的高公公低声提醒道:“陛下,赵旺家乃赵嫔的娘家哥哥。”

祁嶶这才反应过来。

“果真有这样的事,那敏妍真是有点过了。”

不咸不淡的说了这么句,祁嶶又道:“来人,去把昭和郡主叫来,今天的事,她必须给个解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