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玄幻 > 无上刀狂 > 第57章 当众求爱

无上刀狂 第57章 当众求爱

作者:刀惊魂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10-18 20:35:30 来源:笔趣阁(cn)

李敬天回宗后茶饭不思,后来在秦征的开导下,便潜心修炼,将无尽的思念作为提升实力的动力,二十年多年前,竟然在一处探宝地再次偶遇。

那时月无眠一行人遭遇妖兽,同伴为自保竟将她抛弃,在危急之际李敬天突然出现,上演了英雄救美的一出好戏!

当两人互相认出对方时,竟然惊喜交加!

可此时月无眠中了剧毒,且是妖兽的霸道淫毒,只能双修才可解开!

世事无常,缥缈宫女修皆是处子,并非不可结道侣,而只有男修上门提亲,缥缈宫才会赐下一枚奇特丹药,给女修服用,而不至于功力尽失!

可此时紧要关头,李敬天为保自己意中人之命,无奈行之。

虽保得一命,但月无眠却功力尽失,陷入昏迷。

李敬天那时候虽然已是元婴期,可毕竟是宗门内新晋的元婴,怎知这些门派功法和规矩的特殊之处?

将月无眠带到附近一座城市,买了间房屋,想要照顾她醒来便带回宗门成亲,可却在紧要关头,一名缥缈宫的执事竟寻上门来!

原来,未提亲便行人事,是缥缈宫大忌!

好在李敬天也是为救人命,水云宗也有莫大面子,李敬天又是一名元婴,那执事未为难于他,只是让他离开月无眠。

李敬天有任务在身,期限将至,在那执事保证会将月无眠安排妥当之后,就回宗了,打算交了任务再回来。

可谁知,这一回来,月无眠竟已经不在。

只有一封书信留在床上。

因为未提亲,违反了宗门规矩,月无眠失了身,而且功力尽失,虽是意外,缥缈宫却甚是无情,已经将她逐出师门!

而当她醒来之时,也没有发现李敬天在身旁。

月无眠伤心之时,发现自己有了身孕,便离开此处,不想再见到她,只想以凡人身份,抚养腹中孩子长大。

但可能仍有一丝情愫在,所以女儿出生之后,便以两人姓氏为名,取名李月!

秦征当年是他最亲密的师兄,自是了解一些。

可当李敬天全盘说出时,仍是一声长叹。

“好在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沐然偶遇了月无眠,无竟之中将李月带了回来。”

“沐然说了,她见李月聪明伶俐,欲收回徒,自报了水云宗的名头,无眠可能也不想让她平凡一辈子,知我在水云宗,当然放心。”

秦征笑了笑,道:“我还记得你第一次见到李月时,她才几岁啊,你却能从她面容上认出是自己的女儿。谁知,无眠竟是一直误会于你,自小便说着你的不是。害得这姑娘,仍是不愿认你做爹。”秦征越说脸上越无奈,后面竟是连声叹气。

李敬天竟是脸露慈爱道:“不管怎样,她仍是我与无眠的女儿。只是无眠,不知现在何处?”

秦征摇了摇头,叹气道:“你这脾气也是倔,也不向李月好好解释一番,也不允许我向她解释一些。现在啊,她是见不得那些负心之人。早些年,她在外头惹出来的事情还少么?将一些玩弄女修的男修直接斩杀,就算是凡人间的事情,她遇到也会横插一手,虽说凡人不能杀,却也免不了一顿教训。花家大少的事也是没传到她耳里,不然,哪有林云什么事?”

说到林云,李敬天也是转头看向了那个在众人簇拥当中,侃侃而谈的少年。

“林云也不知怎么评价于他,实力不强却杀伐果断,年纪轻轻又懂得攻心之道,不说昨日对花家那两战,先前看那剑道阁的安泉涛被他无厘头地嘲笑一番,竟也能成效。”李敬天神色恢复了正常,对着身旁的秦征道。

说到门内的得意弟子,秦征毫不在意林云的功法是不是出自水云宗,满脸都是笑意,道:“管他呢?反正他对宗门一片赤子之心,林紫与若水是不可多得的天才,她们两人在宗门内,林云说什么也是不会离开了。我看啊,得让后山那些闭关的老祖出来,看看能不能指点于他,以免走上了歪路。”

“歪路倒不至于,他道心坚定,为人重诺,又重情重义,从荒岛上与林婉晴对战阴魔老怪,九死一生之际也不躲避,就算天赋不如她们,可展现的实力却更胜一筹。也不知,是什么样的经历,让他能有如此心境。”

秦征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两人话说了一阵,便又看向了闻文与夜未央的比试,此时已经到了尾声,夜未央已经坚持不住!

闻文却依然游刃有余!

折扇在他手中上下翻转,时不时地使出一招招灵技道法,渐渐将夜未央逼向擂台一角!

台下只听到向大壮大喊:“闻文,你实力竟已经这般强了,昨日可是使诈,故意只胜得一招半式?”

夜未央虽然只在尽力躲避,可缥缈宫的身法,哪怕在躲闪之间也如仙子翩翩起舞,台下众人看得如痴如醉,无法自拔!

只有闻文,一抹淡笑。

“敬天,这闻文像极了当年的你,只是夜未央实力可稍逊一筹!”

秦征话音刚落,夜未央已经被逼下了擂台!

“闻道兄实力高强,心机更甚,未央自叹不如!”

闻文苦笑道:“夜仙子莫要取笑于我,我无绝对信心胜你,所以在昨日的比试中故意留力,便是为今天准备,还请你不要见怪的好。”

一直淡笑的闻文,突然话风转变,还承认自己使了心机,众人对他好感大增。

虽说两人比试没有绝对力量的碰撞,可众人看到的是对力量的绝对掌控,都颇有感悟。

特别是一对先前遭人嫉恨的俊男美女,演译了如此般精彩绝伦的比试,擂台仿佛变成了舞台。

只有一人冷笑道:“哼,一男一女,一唱一喝,恬不知耻!”

这番话,让众人瞬间变色!

整个东域,敢对水云宗和缥缈宫不敬的,只有剑道阁!

并非他们自视狂傲,而是本身剑道之人,一心只有剑,而没人情事故。

安泉涛一番言论,自是引起众人不满。

无需评判宣布,林云一马当先,跃上了擂台。

“你若是想要一唱一喝,也得你的剑会说话才行!”林云暗讽安泉涛,引得众人大声叫好!

安泉涛只是性格梗直,见不惯的事情便会出言相讽。

他不傻,所以他明知林云嘲笑于他,却也被气得不轻。

好不容易平复下的心情,顿时又暴躁起来。

安泉涛原地暴出气势,竟是原地踏空而行,一步步地凌空,走上了擂台!

“这安泉涛竟有如此实力?”

“踏空而行,不是只有结丹期才可以吗?”

“难道他隐匿了修为?”

炼气期的小辈自然见识有限,可秦征与李敬天却一眼看穿。

“这安泉涛天赋不错,能将障眼法运用在灵气聚剑上,也是新奇一招!”

李敬天却出言反驳道:“他将灵气聚成的剑当成阶梯,除了消耗自己身的灵气,百害而无一利。浮夸招式。”

说话间,安泉涛便已在擂台上站定,双眼如喷火般看着林云。

林云也听到了台下的议论,但也完全没有被蒙蔽自己的想法。

他只是歪了歪头,看头安泉涛,不屑道:“好好使你的剑得了,你杂耍呢?”

灵明星整个星球,只有修仙才是正道。

可以说是,万般皆下品,唯有修仙高。

只有那些居无定所,江湖上四处杂耍的人,才是众人眼中最低微的存在。

你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谈什么尊严?

所以这一番话,又是讥讽了了安全涛,令他怒火大盛!

“生死有别,各安天命,刀枪无眼,全凭本事!我剑道阁弟子,安泉涛,申请生死战!”

台下竟是轰地一声,如炸雷般响起!

没有生死仇怨,安泉涛竟要生死战?

如此不经激,视生命如儿戏么?

林云也有些惊讶,一时间忘记回复。

安泉涛见状,顿时狂笑一声:“怎么,不敢接么?”

说话间怒目圆睁,似是一条盯住猎物的猛虎。

不敢接?

生死战才能发挥出我的实力啊!

林云恨不得他咄咄逼人,将手上戒指取下,扔向了擂台中央,淡淡道:“我林云接生死战,不但要命,还要钱!”

安泉涛竟也从手上取下了一枚毫不起眼的戒指,扔在了林云戒指处。

不屑道:“我可不是花家那些穷酸鬼!”

好在此间擂台已经没有了花家弟子,不然又要被气得吐血。

林云虽然嘴上不饶人,可心中并未轻视于他。

评判还未宣布生死战开始,台下的一众水云宗弟子却将纷纷将储物袋解下,扔向了擂台一角,对着剑道阁弟子的聚集处,大声吼道:“剑道阁的师兄弟们,可敢赌些彩头?”

这番行为,竟是给林云助威!

李敬天与秦征讶异,双双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不可思异。

这边的气势,也惊到了其余所有擂台的观众!

就连各个在筑基期那边观战的结丹期领队也被吸引而至。

水云宗本就是团结的宗派,见这边的同门如此豪气,了解过是剑道阁先行挑事之后,竟也是纷纷将储物袋解下,扔在了一起,齐声道:“剑道阁的师兄弟们,可敢赌些彩头?”

炼仙剑与曹沐然是此次宗派的领队,虽然在自己宗门之中,但曹沐然仍负责所有弟子的一言一行。

台上的林云她管不着,生死战接不接是他的事情。

台下的弟子们只是赌些灵石,都是私有物品,也不管她的事。

轻笑一下,曹沐然对着炼仙剑道:“炼道友,赌一块上品灵石可好?”

林云也是惊讶地看了台下的曹沐然,这个名义上的师祖。

一块上品灵石,等于一万下品灵石。

对于结丹后期的曹沐然来说,算不得大钱。

对炼仙剑来说,也能轻而易举地拿出来。

“曹金丹,安泉涛是我门下弟子,修为虽只在炼气,可剑道领悟却很强。你确定要送我一万灵石?”炼仙剑也没有说接不接,但那反问的语气明显是不看好林云!

曹沐然笑道:“我很看好林云,也为这里所有的水云宗弟子的团结很是欣慰。便想要从你这赢些灵石,分给他们。”说话的神情,让炼仙剑狐疑,她难道不在乎弟子的生死?

殊不知,林云在入门考核的那一幕震撼了他,在同阶之中,若无限制厮杀,谁能敌过林云?

炼仙剑见曹沐然如此轻松,便有些遗憾道:“我原本很是看好林云,不过我对自己的弟子也很有信心!一块上品灵石,我接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