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都市 > 黄泉饺子馆 > 第二十章 发疯的唐晓茹

黄泉饺子馆 第二十章 发疯的唐晓茹

作者:烈日焱焱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10-18 08:14:21 来源:笔趣阁(cn)

大波浪从后厨洗了脸,脸上还挂着没有擦拭的水珠子,模样清纯又稚嫩。

我忍不住走上前去偷着问她。“你爷爷相面准吗?他说顾珍大限将至。”

大波浪偷偷趴在我耳边,小声道:“我爷爷看相从未失手,既已算出命势,只能做个提点。能不能逆天改运,只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苏老爷子说,女煞是由怨气集结而成,怨气越重,障法越强。并且灵魂被封锁在纸扎人偶里那么多年,如今刚刚逃出,一定会把前尘往事一并结算,因此才会频频作恶。

“那怎样才能除掉女煞?”这是我最在意的问题。

老爷子思索片刻,和大波浪说的话如出一辙。

“我要先知道她的生辰八字,死亡时间。”

李春玲率先张口。

“死亡时间我知道,那可是我们护理系的重大新闻。三年前的开春儿,2017年4月12日,闫妍是上午九点四十左右跳的楼,那时我们刚上完头午第一节大课。趁着下课时间,她就从楼上跳下去了。”

“好!”苏老爷子一拍手。“那生辰八字呢?”

“这……。”李翠玲和顾珍面面相觑。

“我们只知道她和我们同岁,都是01年出生的!闫妍应该是六月份的生日,具体时间我们也不知道。系里恐怕只有唐晓茹记得。”

听来还真是可惜,这几个女生竟然都是00后。真是花一样的年纪,可惜,有的化鬼成煞,有的死于车下,有的疯疯癫癫。仅剩的最后二人,顾珍还被算出大限将至。

苏老爷子当即拍板。“走,咱们去瞧瞧这个唐晓茹。”

又转过身告诫顾珍。

“你就不要同我们一起去了,你留在饺子馆儿里。我们黄泉饺子馆儿有祖宗下的结界,别说是鬼魂灵煞,便是旱魃邪妖也不敢在这里放肆的。”

顾珍点点头,小小的身体却在发抖。

我安慰她:“苏老爷子说的话你好好记着,这几天都待在饺子馆里,只要寸步不离,保你没事的。”

顾珍“嗯嗯”的应着,看得出这个小小的女孩,若是在遭受半点刺激,一定会情绪崩溃。

我们只好不再言语,我,苏老爷子,大波浪,还有李翠玲,四个人打了一辆车,直奔康宁医院。

康宁医院在槟城的郊区,是方圆几个城市里出了名的精神病医院。

一路上,李春玲都在碎碎念。

“千万不要到我,千万不要到我。”

来到康宁医院的门口,大门边最醒目的便是拉起的钢丝网。明明是在清晨,看着这栋肃穆的医院大楼,浑身总会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进入医院走廊,刺鼻的消毒水味儿顿时充满了整个头腔。穿着白色大褂的医护人员在医院中穿行,他们全部都没有声音,空气静默的让人觉得莫名的恐怖。

大波浪到导诊台查询到唐晓茹所在的病房,415。

我们坐上电梯,看着电梯上的数字一个一个的往上涨,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惴惴不安的感觉。

电梯停在四楼,还未开门,一阵鬼哭狼嚎,男唱女叫的声音便扑面传来。

四楼是专门集中关押精神病人的楼层,住在城里的都是一些严重性精神分裂,产生了幻听,幻想,幻觉的重度病人。

我们走在四楼的长廊里,每一间病房都死死的关住了房门。可是隔着厚厚的实木门板,和门板上一平米见方的玻璃小窗。能够的清晰看见病房里病人们撕心裂肺发疯的模样。

走到415病房门口,这间房间倒是最安静。透光玻璃窗向里头望,一个清瘦穿着病号服的女孩子,悠悠的蜷缩在床畔的一角,床边站着一对中年夫妇,男士在床边来回踱步,妇女坐在窗边看着女孩儿默默的擦拭着眼泪。

李翠玲指了指床上的清瘦女孩儿。

“她就是唐晓茹。”

看得出,这个唐晓茹生的的确漂亮。虽然穿着硕大的,并不合身的病号服。脸上也没有化一点脂粉。可是模样仍然清丽脱俗,尤其是那一副忧郁的神情,像极了《刺裸羔羊》里面的邱淑贞。

怪不得,当年这个唐晓茹能和闫妍能够并成为护理系两朵金花。

我们轻轻敲响了病房的门。唐晓茹的父亲走过来为我们开门。

李春玲对着唐父深深地鞠了一躬。

“叔叔,你好!我们是唐晓茹的同学,特地过来看看她。”

唐父看着李春玲,我,还有大波浪倒是没起什么怀疑。唯独望着苏老爷子,眼神有些错愕。

“这位老先生是?”

苏老爷子也不做隐瞒。“黄泉饺子馆儿,术师苏房名。”

“术师?”

唐父对这个身份好像并不大能接受。

“不知您来这里是做什么?我们女儿不过是学习压力太大,生了点小病而已。”

坐在床边的唐晓茹妈妈听到“术师”这个词,反而表现的异常激动。

连忙从床上弹跳起来,走到门口,一把推开唐父。

“老先生,求求你看看我的女儿怎么样了?她是不是招惹上了什么邪祟,不干净的东西?这个孩子嘴里一直念念有词,让我们做父母的真是担心死了。”

唐父好像有些不大乐意,从唐父的穿着打扮来看,上半身穿高级皮夹克,下身是紧腿哈伦裤,这身打扮与年轻略不相符。一看便是个心态蛮年轻的父亲。

唐父偷偷的跟自己妻子嘀咕。

“你要相信科学。咱们女儿就是普通的压力大,心里崩溃。搞这些乌七八糟的有什么用?还不都是骗钱的。”

唐母是个雷厉风行的女人,把丈夫的胳膊一甩,狠狠唾了一口。“你懂个屁!”

说着,大开病房的门,有理有节的请苏老爷子进门。

坐在床畔的唐晓茹,整个身体都绷得紧紧,像一只满弓的箭,眼神凌厉且警醒,又像一只蓄势待发的猛兽,随时都要脱困而出。

忽的,苏老爷子大喊一声“小心!”这声如洪钟的一声提醒,反而把我们几人吓懵在了原地。

方才还安静蜷缩的唐晓茹,刹时间从床上一跃而起。朝着我们几个人便猛扑过来。

大波浪走在最前面,昨夜又喝了许多的酒,并且一宿没睡。对这突如其来的冲击毫无半点防备。

唐晓茹化身一只凶兽,张开她那一排整齐洁白的凌厉的小牙。狠狠的咬在大波浪的左肩上。

大波浪平时穿的衣服就清凉。虽然已经初秋,渐渐的变了天儿。可她仍然是一身裹身吊带裙,连件挡风的外搭都不穿。

这回可好,被唐晓茹咬了个瓷实,这唐晓茹现如今是个精神病人,一定是使出了十足的力气,才下的这口。

只见殷红色的鲜血,顺着大波浪的左肩,顺着唐晓茹的嘴角缓缓留下。

大波浪已经脸色发白,估计是疼的不清。

“爷爷,啊……好疼啊!”

大波浪有气无力的呻吟,整个汗毛都竖不起来,眼看着她的胳膊上起了一片密密的鸡皮疙瘩。

苏老爷子见到孙女受伤,可当真是急了眼。一个砍刀手敲在唐晓茹的后脊梁上,也是十足十的力气,这老头子对女孩儿没有半点手软。

只听见唐晓茹“哇哦”一声惨叫。身体瞬间从大波浪的肩膀上弹开。

我疑问道:“按理说,这一掌劈下去。她不应该就已经昏过去了吗?”

大波浪刚刚遭遇了血光之灾,还不忘拿出她的嘴炮神功怼我。

“你平时是追了多少无聊毁三观的苦情剧。用手刀劈后颈部,一定要有特别强的冲击力,和极准的穴位经络才能将人劈晕。电视里那些扯犊子的东西你也信?”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