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玄幻 > 毁灭道途 > 第51章 混战

毁灭道途 第51章 混战

作者:深巷海灵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10-18 19:19:30 来源:笔趣阁(cn)

欧阳和丰心想道,这个声音,越来越像骗子了。“为表诚意,我会给你看一些记忆片段,有关我,也许,还有关你的朋友……如果你看完,觉的还算有用,那我们再接下来谈……”声音仿佛完全听不出欧阳和丰的揶揄,或者说,它根本是智珠在握。欧阳和丰眼前斗然旋转,有了光,有了颜色,有了画面,一个接一个的人,应该就是那些所谓的转生者,从这些画面中,欧阳和丰终于了解到了这个宝物,轮回坤的作用……

然后,欧阳和丰看到了当初镇上,看到了那个叫郝镜子的美丽女人,为了修魂选择了转生,看着当初镇上从一个呀呀学语的婴儿,变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再到丰姿绰约的美人儿……看到她的修为,从淬体练气,到筑基汇元……他终于知道了当初镇上的来历,也终于知道了她来眉山究竟是为了什么……同时,欧阳和丰也马上意识到自己究竟犯下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耽误当初镇上的功夫说,如果一旦日辉圣教有所察觉?

欧阳和丰心神如坠冰窖……大错已成……“让我出去……让我出去……”欧阳和丰目眦欲裂。“如你所愿。”声音依旧平淡,“顺便提醒,你我此间对答,在外不过一瞬耳,好自为之。”欧阳和丰神魂回归本体,眼角视线处,当初镇上正急速秘空而来,伴随的,是她急迫的声音:小贼,快走,快走,出福地别回头……快啊……”

瞬间,欧阳和丰心中最软弱的某处被拨动,这疯婆娘丝毫也没怪责自己妄动轮回坤,也没提及任何有关之事,这让已铸下大错的欧阳和丰情何以堪……“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次连累你了……”两人根本来不及细说,一道金属般铿锵的声音已响彻这片天地,

“在日辉之地,无我无忌教主允许,谁能走的了?”无忌教主赶到了……山门内殿和眉山西,这点距离对金丹魂行者来说,就是一抬脚的事;强大的神意笼罩过来,蛮横的不讲道理,这是上位魂行者的威势,舍我其谁。

和金丹差着三个境界的欧阳和丰硬抗无忌教主的威压非常吃力,他在同境弟子中高人的一筹的神魂魂力,在正经金丹魂行者面前就是个笑话,好在还有当初镇上……“走,速走,小贼,别婆婆妈妈的让老娘看不起你,别留在这里给老娘添乱。”当初镇上奉此生死关头,情情爱爱的念头早已抛之脑后,满嘴的小贼,老娘立刻让她的语言表达能力恢复了正常。她虽是假丹,但和真正的金丹相比,存在质的区别;之所以能短暂抵挡,一在前世金丹修为的经验,二在前世为此次转生所准备的大量金丹极品法图……她所做,所说,都未经思考,纯凭本能……轮回坤渡功已不可能,便是自己能否在金丹魂行者攻击下逃得生天,也是凶多吉少……但这并不防碍她把机会留给那个小贼……没有感天动地的情话,没有催人泪下的衷语,便这么做了,便这么认了……“想走?你得到我的同意了么?”无忌教主冷硬的声音中,一只魂力幻化的大手向正外秘的欧阳和丰抓去。“需要么?”当初镇上早有准备,一息之内连发三魂修符,这是她手中威力最大的法符,

这些,都是当初镇上压箱底的法符,一次性用出来,一为给欧阳和丰争取最多的脱离时间,二来,魂行者绝争一线,真正开打,俱是全力以赴,往死里下手,哪有留着底牌看情况一件件往外掏的道理?郝镜子,大胆!”忌教主不得不收回抓向欧阳和丰的魂力大手,转而全力应对当初镇上的法图攻击……他是有些失策的,没有一开始便全力出手,是他并不认为一个假丹,最多再加个筑基,能对他有什么威胁?他更没想到,一个曾经的金丹巅峰,竟然会坠入红尘恋情,为一个筑基的螻蚁而毫不顾惜自己的底牌。错误的判断让他付出了代价,当初镇上的三枚法符,威力还在他想像之上。无忌教主脸色发青,他身上最后一件保命手段,剑偶傀儡命符,用掉了。但这还不是全部……

欧阳和丰在听到当初镇上的喊声后,毫不犹豫的转身远秘,此时此刻,最脑残的举动便是去解释,去表决心,去儿女情长,所以,一句话不说,他转身就走,精从关元起,,过下极俞而冲膻中,走崇骨气旋,直入百会泥丸……一剑飚出……

这是欧阳和丰实战下第一次的全力出手,开助功金光魔剑,过崇骨气旋,剑心重义……百丈,这是他飞剑发挥最大威力的位置……因为要让……飞剑飞一会儿……

无忌教主在发现飞剑来袭后,只来的及让过心脏紧要位置……当初镇上的攻击消耗了他绝大部分的精力,而且,这个人的飞剑比他想像的要来的快的多……“鼠辈,安敢伤我!”“小贼,好飞剑!”无忌教主和当初镇上同时大喊,心情却截然不同。当初镇上一边不停的扔法图,一边想道,这小贼忒的神出鬼没,却怎地去神耀骗得了飞剑?真正不可思议……而无忌教主却彻底冷静了下来,数十年独掌一教的他又怎会被眼前的困境难倒。他首先发出一魂修旨,命日天恒放开天露域门法阵控制,由他远程操控,并即刻赶来支援;没必要叫太多人,宝物的秘密不宜轻泄,更别提现在山上这么多心思各异的客人。叫日天恒来牵制住那个剑魂者,至于郝镜子,虽然他伤势不轻,却依然对擒下她信心十足。飞剑的伤在右肺,要完全驱除剑气肆虐需要时间,所以他现在只能暂时压制,以求尽快解决郝镜子。郝镜子,神耀天派?既然你们都已出手,那么现在该看看我日辉圣教的手段了……”无忌教主凌空而立,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把嘴一张,却吐出个滴溜溜旋转的珠子来……

“师兄,我怎听得外面像是有人斗法一般?”风耀一脸的跃跃欲试,看热闹是人类的天性,魂行者也不例外,尤其是一直想和日辉弟子过两招的风耀。他们三人很轻松的便找到了横老的南北混货铺子,在用食的同时,顺便听取横老头有关索伊师叔的最新情况,听到师叔索伊可以自由进出福地时,晚风的脸色异常的难看,风氏兄妹也不知如何劝他。“不如我等出去远远的看看?”风夙少见的附和道,却是为了能够稍微舒缓下晚风的心情。晚风可有可无的点点头,也不好违了兄妹两个的好意。三人走出混货铺,才转过一个街角,便听到无忌教主的大喝声,无忌教主这样的金丹魂行者,哪怕不经意间的大喝,其蕴含的音波之力也让三人有些经受不住,尤其是境界低微才淬体境的风夙。三人稳住心神,不敢再往前行,再定睛观瞧,却俱各大吃一惊,“那不是含鸦先生么?他怎会在这里,还与人生死斗剑?那两人是谁?”风耀一眼认出了欧阳和丰,另外两人却完全陌生。“那黑衣魂行者便是日辉掌教无忌教主,另一个却是不识……”晚风同样的莫名其妙,早已忘了师叔索伊之事。在逆轩城他有心请含鸦魂行者出手解救师叔索伊,却怅然无功;没成想这含鸦先生却直接闯进日辉和无忌教主干起来了,却不知到底为了何故?“有金丹魂行者出手的气息?”悟道福地地域有限,当金丹魂行者准备全力出手时,是瞒不过福地内的有心人的;低阶魂行者还有所顾虑,不敢擅动,可同为金丹的恒裕和浪潮却丝毫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他们两个,是无忌教主为保此次开山会,而特意花费不菲代价请来的。

但无忌教主真正的用意,是为防备可能渡劫成功,重回金丹巅峰的郝镜子……他并不确定,只是判断郝镜子完全恢复功力境界,大概便在这十年内。幸运的是,郝镜子才不过假丹,所以无忌教主宁可独自应对,哪怕吃了亏也只是召唤心腹日天恒,而不愿意招惹这两个金丹。

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真让这两人帮忙,知道了轮回坤的秘密,凭这两人背后宗门的作派,别说有所收获了,恐怕连骨头带肉,都得被人吞进去。但就算如此,凭金丹魂行者的敏锐感知,打斗一起,又如何瞒的过去?从这一点来说,无忌教主今次是请了两个大麻烦。

“是无忌教主小友……”浪潮魂行者确定道。“过去看看?总不成拿了人家的好处,却不出力?”恒裕应道:“两人互视一眼,哈哈大笑,纵起身形,就要往打斗方向秘去,却不想才起到空中,一股深不可测的神意落下,一张好像麻袋似的笼罩下,正是天意阁占魂行者仗之成名的神器——困仙兜。“占小友,你待怎地?这是天意阁要对周遭势力下手么?”浪潮神色不变,却一顶大帽子抛过来。

“呵呵,在线闲来无事,不禁手痒,两位小友既然恰逢其会,不如比试一下,一来打发时间,二来给后辈子弟们涨些见识,传出去,不也是一番佳话么?”里说的客气,那困仙兜却禁制全开,丝毫不见容情;恒裕,浪潮这时哪里还顾的上无忌教主?连忙各起神器迎了上去,说是比试,不过是听的好听,便有死伤,也是稀松平常之事,如何能不小心?天露域门内,三名金丹于半空中大打出手,这等景像真正是难得一见,无论是日辉弟子,还是数百宾客,大部分心神,俱放在这场斗法之上;一边观摩,一边品评,是增涨见识,应对自身的好机会,谁也不想错过。

但也有对这种机会毫不珍稀的,比如,贼小义……被日辉圣教一伙弟子追了半天,七爷真正是无名火起,但他势单力孤,打也打不过,除了跑也没什么其他的办法……但无忌教主眉山一出手,作为孤魂老行者的他马上敏锐的感觉到了某种机会。追捕他的人撤了……如果是新手,必然趁此机会翻阵墙逃之夭夭;但七爷可不会这么没胆色,他反其道而行之,直奔天露域门。也是他运气好,恰逢三位金丹在天上打的不可开交,风卷云起,电闪雷鸣。七爷趁此机会一溜烟摸进山门,这一次,终于轮到他大展拳脚了。

无忌教主吐出来的那颗珠子,叫魂灭魄,是一件极其稀有的神魂类攻击神器,也是无忌教主最厉害的神器。没办法,他已经吃了一次轻敌的亏,可不想来第二次;而且这魂灭魄以神魂操控,对魂力消耗不大,正适合无忌教主现下的状况。要知道,他现在近三成的魂力,正用于压制右胸处上下乱窜的金行剑气呢。无忌教主一旦认真,欧阳和丰和当初镇上立刻左右支拙,金丹魂行者的实力可不是一个假丹再加个剑魂者能对抗的,哪怕这还是个受伤不轻的金丹。缠住他!“欧阳和丰喊道。当初镇上在近处凭法图神器硬抗无忌教主,欧阳和丰在稍远处发飞剑扰敌,这是他们能想到的最好的策略,有效,但并不能改变双方实力上的巨大差异。如果不是受了伤,如果不是还想着留个活口寻问轮回坤的下落,欧阳和丰两人未必能支撑这么久。不多时,终于掌控住了局面的无忌教主面露笑容,“郝镜子,你真让我失望,曾经金丹巅峰的你沦落如此地步,未尝不是你那小情人之功呢,几百岁的人了,还搞这些情情爱爱,嘿,你心境已失,再不配为我的对手。交出轮回坤,我还可以给你一个投胎的机会。”

无忌教主的话恶毒无比,一下击中当初镇上最尴尬最无法说出口的事实:几百岁的人了。她本来和无忌教主的攻防间,还能勉强支应,这一心神失守,无忌教主立刻抓住机会,突出杀手,若不是欧阳和丰反应快,怕当时就要送命当场,饶是如此,以身挡灾的欧阳和丰也挨了一下狠的,肋骨断了几根不说,便半边身子都感觉不是自己的了。当初镇上悲呼一声,“小贼……”却被欧阳和丰凶狠的瞪回,“咄,谁人不是转世而来,谈什么百岁千岁?夫妻的事,来世再说;现下,却饶不得仇人!”当初镇上闻听此言,泪水如泉涌下,是啊,小贼是个不屈,凶狠的人,管什么前生,顾什么来世,干死当前的仇人,才是正事。心即已定,当初镇上水准回归,暂时维持住局面;但她曾为金丹,知道金丹的可怕,这种维持势不可久。于是,心中默念,沟通轮回坤:

“前辈,小女子镜子,肯请前辈现在渡劫……”“不可,你现下状况,不适合渡劫,若强行渡之,必有崩灭之难。”声音平淡的道。“前辈,小女子此时此景,已无路可选,不渡劫是个死,渡劫,反倒有一丝搏命之机……”“你若执意如此,不能践你我之约,几世轮迴的苦处是免不了的,你可明白?”“请前辈成全……”“罢了……罢了……”

日天恒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着一个跟班——索伊。人心便是这么的难测,在宝物轮回坤的诱惑下,那些同门师兄弟们被当成潜在的宝物竞争者,反倒是地位低下的武宗旧人索伊,还显的没那么有威胁。没办法,宝物就一个,给谁用不给谁用?掌门师兄肯定排在首位,这再往下嘛,可就需要十分斟酌了;他日天恒虽和掌门走的近,可魔法修为并不比那些师弟们更强,所以嘛,能少一个人知道,便少一个。

两人的速度都不慢,很快的便来到不足无忌教主数百丈的距离。刚要放出神器牵制那个剑魂者,却不料,旁边眉山一处房屋下,三个法图突然打来,威力虽不足,却无法无视……

有日辉魂行者过来了。“风耀压低声音到。他们三个躲在眉山一处民居后,偷看含鸦先生和那个陌生的女人联手对付日辉掌教无忌教主,已有半注香的功夫。其间风耀几次要冲出去帮手,都被晚风和风夙死命拉住。开什么玩笑,练气境魂行者去找金丹的麻烦,这不是勇敢,这纯粹是找死,还是特别没有意义的那种。”这一次,我们将为武宗而战。“晚风异常严肃的道,相比起金丹魂行者,这次来的日辉魂行者怎么也要好对付一些吧?晚风不能确定,他也懒得确定,频繁的比对境界高低,只能让人越来越失去出手的勇气。帮不上含鸦魂行者,至少可以帮他拖延一下援兵。 含鸦作为一个外人,都能和无忌教主舍生死斗;他们本是武宗弟子,怎么能做不到?”我和风耀出手,夙妹速走……“晚风取出自己威力最大的法图,开始凝神调息。”妹妹,快走,休得任性。“风耀推了妹妹一把,即使他一贯神经大条,也知道这次出手后恐怕会凶多吉少,但他并不后悔。

日天恒受到的攻击,便来自这三人,前面两道威力较大的法符来自晚风和风耀,后面那道歪歪斜斜的水箭则来自风夙。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