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玄幻 > 万族之君 > 金色王冠 第九十五章:皆有劫

万族之君 金色王冠 第九十五章:皆有劫

作者:清贫尘者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10-18 20:23:59 来源:笔趣阁(cn)

待风波完全平息后,已是过了二个时辰,店小二坐在门前,有这云楼的保护,四周无恙。

望着前方被夷为平地的疆城,小二摇头叹息,这种破败之中,恐怕二三年内都寸草不生,空中飞行的人,大多是逃脱劫难的,死与活七三分,所以现在整片天空中飞行的人。

空中夹杂有浮尸。

那是被境界高的人用法力带上天空,死尸飘浮之地,悲凉从中生,微风拂过,尸体流血,下方城池,下起了点点滴滴的血雨。

可谓是血雨腥风。

子君从那旁边路过,站在远处望了许久,没有上前帮忙,因为活人都逃出生天,死人都死在了废墟中。

一些人往东边飞去,大概是回去禀告这些事情了,这破碎的城池,全无以往有生机,一片悲歌从中生,有人离去有人留,以前在黄川决战,还能有个守护的疆城,现在守护的又是什么,远方的罗朝?

为了应对三日后的黄川决战,子君摇摇头,便飞了回去,现在看来,妖兽那边可能还不知道消息,要是知道这里已经失去疆城,应该会转移其他地方,因为剩下的人对它们来说,已经不构成威胁,死的死逃的逃,这样的一处地方拿出去战斗,肯定敌不过已经养精蓄锐几天的妖兽大军!

不过子君也没多想,既来之则安之。

来到云楼之时,店小二手肘靠在膝盖上,手撑着半边脸,所谓愁,可能就是这个样子。

望见子君飞来,依然没等来掌柜,便开口问道:“徐掌柜怎么没回来?”

子君摇摇头,开口道:“他去罗朝内都了,说是三日后回来……”

店小二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这时子君说道:“他叫我转告你,以后没有人再束缚你了!你们之间……”

店小二起初眼神微变,不过转眼间又恢复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喃喃道:“是很久远的事情了,那时候时代不同,祖上世代为奴,战火纷飞之时,家父为了保全一家人的姓名,将我们交给了徐掌柜,跟着他已经不知多少年了……”

子君哦了一声,转而问道:“其他人呢?”

店小二一副无所谓,道:“都死了……”

子君没有再问,正准备进屋之时,店小二突然苦笑一声,不好意思地道:“能问一下徐掌柜是从哪个方向走的吗?”

子君摇了摇头,店小二哦了一声。

少年笑道:“他不是说了三日后回来吗?有什么好担心的,我要对阵妖兽总攻都不担心,你悲哀个啥?”

“也对……”

“不过人都逃光了你这么做有意义吗?”

“怎么没有意义?意义可大了去了,就连你们徐掌柜,都是在求我办事呢!”

————————

子君回去后,发现店小二已经将一个纳戒交给了香子,里面装满了灵草灵丹,看着时间还早,子君便又来到云楼顶上炼化其内的灵气。

在一阵悠扬婉转的琴声中,天色渐渐变暗,子君也结束了修炼,果然境界还是在蜕凡十层,不过实力却强了不少。

而楼下的鸢将各种香布捂住口鼻,亲自下楼,来到了厨房中,店小二转头一看,脸色一变,开口问道:“你怎么下来了?”

鸢摇了摇头,示意不能说话,指着蒸笼,意思明了,店小二开口道:“你先去那边坐坐,还没好呢!”

鸢点点头,刚坐下,透过余光,看到一个穿着华贵服饰的中年人慢慢走上楼,此人身材宏伟,却不是那种肥胖,而是让人一看感觉很有压迫力的强壮,其容貌平常,头戴冠宇,腰间有温玉,指尖纳戒镶嵌得有灵珠,一看价值不菲。

身高八尺有余,境界未知,只知道此人走过之处,皆是鸦雀无声,眼睛望着他,心里则是一副沉重,仿佛走过的不是人,而是一只老虎那般,这种气场,一看就是上位者!

其后跟随着一个黄衣小伙,满脸堆笑,二人边上楼,黄衣男子边开口道:“唐叔,说好的明日再来,没想到您突然改变时间了,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这疆城说毁就毁,派人来是不可能了,谁不知现在处处都告急啊!”

唐王嗯了一声,就没再说话。

这让西顺有些尴尬,心里想要是自己的父王西京王在此,你都只有跪舔的份,便又尴尬地笑道:“唐叔,现在雪剑可真是生得越来越漂亮,能娶她回家,必定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了!”

唐王停下脚步,转头望向西顺,黄衣男子见此,心里有些紧张,莫非是瞧见自己话多,不待见自己了?

正想解释什么时,唐王继续走,边摇头道:“莫非你父亲没告诉过你,此门亲事另有变数?”

黄衣男子摇摇头,立马带着三分哭腔急匆匆地道:“我来时匆忙,是瞒着父王出来的,不曾知晓,唐叔,难道您要反悔不成,当初可是答应得好好的,到底是怎么了,究竟有什么变数?”

“哎~”

唐王叹了口气,转而神色一正,语气铿锵地道:“这种事情怎能凭一纸婚书就下得了决定,于你能不能做本王的女婿,还得看你父亲如何行事,要是撒手人寰,那本王也没有什么办法,是圣上的安排!”

黄衣男子眼神空洞,愣了许久不说话,突然问道:“到底是何安排?连我父王也不能做主吗?”

他做个屁的主!

女儿是老子的。

圣旨是上面传下来的。

本王不做这个主,那便依照圣旨来,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这废物整日不思进取,时常去那风花雪月之地做客,这样的人,实力没有几分,如何配得上?

就算你老爹是第二名,那又如何?

不就是个罗皇的马屁精吗?

论起实力来,谁也不怕谁!

唐王道:“方才你都说了最近越来越多的妖兽进攻罗朝!现在四处边关告急,而且据那边传来消息,妖皇将在四月十五亲率百万妖兽攻陷罗朝,其中意味不明,必是有人从中作梗,想毁了罗朝,所以这一战是不可避免的,罗皇便向天下散布消息,以三十二王中有女儿的九大王和当朝唯一的公主小雪为代价,施行比武招亲,最终的要求就是帮罗皇平乱,一举灭了那妖皇!毕竟现在六九仙正在闭关,唯一能对抗妖皇的人,一个都没有!四月十五之前,一定要寻得一个强大的修士!不论是野修还是有国都的,都行,本王对这事,也没办法啊!”

唐王说完,黄衣男子愣在原地,感觉心里一空,没了,这么一说,全部都没了。

开口问道:“为什么要用这么多人,少了雪剑就不行了吗?”

唐王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扇死这小子,脑子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

他故作无奈道:“罗朝十秀你知道吧。”

“北丰王女儿北鸢,被喻花容月貌。”

“游诉王女儿游千,被喻人见人爱。”

“南王女儿南宫青,被喻含苞待放。”

“东阳王女儿东瑶,被喻貌美如花。”

“思神王女儿思思,被喻窈窕淑女。”

“赵刀王女儿赵鸾,被喻冰雪聪明。”

“李宇王女儿李凤,被喻品貌端庄。”

“杨隆王女儿杨鹿,被喻美若天仙。”

“罗朝公主罗小雪,被喻国色天香。”

“本王女儿唐雪剑,被喻上面都有。”

“现在你说说,还有哪个能够比得上这些,就算比得上,琴棋书画谁又能有她们精通?”

“所以罗皇这招,叫做放长线钓大鱼,要是成功钓来个大能级别的,罗朝便能再安稳几百年!”

“所以你以为一次交出这么多女儿,谁不可惜?是个父亲的都会心疼啊!”

黄衣男子面色阴沉至极,心都要炸了,这些人光听着名字就是美女,居然全都给一个人,罗皇是打算跟那种通天的大能拉关系吗?

太可惜,现在终于知道实力的强大能带来的好处,更可惜的是,其中本来有一个是自己,现在只能看看了,说不定到时候来的都是些妖魔鬼怪,一个个强得一比,自己怎么争?

小小天仙,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所谓比武招亲,对于这样来说有些低下了。

应该是叫“来帮我杀一个人,国家美女都给你了!”

这样才高大上嘛……

黄衣男子指甲直接穿透进手里面,滴着血,牙齿都差点咬碎了,沉声开口道:“真的没机会了吗?”

唐王决绝地点头,道:“没机会了,除非你能杀了妖皇,不过那种存在,人家站着给你打,别说地仙,就是千千万万个真人境都没有办法!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选在四月十五,反正你别管了,最后再见雪剑一面吧,要是你真的爱她,就好好道个别。要是你只是有那些肤浅恶心的想法,别怪本王不留情面!”

“小朋友,你听够了吗?”

鸢从后面走出,原来她一直跟在二人后边,发出男性声音,口臭病已经治好,所以没有捂着嘴。

开口道:“抱歉,我也是住上面,听到什么我是不会说出去的!”

“嗯,回去吧,你家父王找不到你,他会被贬的!”

鸢抬头,心神震动。

眼神震惊!

片刻摇了摇头,装作不知。

黄衣男子更是一脸懵逼,这男的也是那十秀之一?

——————————

大羿带着大收走在一处森林之中,不知道怎么的,在黄川上练箭莫名其妙地就来到了这里,两兄弟起初还想回去,不过却又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这浩莽森林里,而且还不知道出去的地方,他们顺着东边走,不一会儿就……迷路了。

大收走在前面给大羿引路,一个背弓,一个抱箭,穿的鞋有些地方已经是破破烂烂的,走了没多久,大羿一把拉住大收,开口道:“这处地方刚才我们已经来过了,现在看来是迷路了,没准是母亲说的那个秘境交错处。”

大收满脸不解,开口道:“我们就这样一直往东边走,还能走到西边去不成?跟着吧,不会有错的!”

大羿站在原地不动,摸了摸大收的头,笑道:“这次让我来引路,有什么危险你把箭丢下,往回跑!”

大收一把推开大羿的手,嘴角撅起不满,开口道:“我已经不小了,能不能不要老是将我当做小孩?就这么不相信我?”

“好好好,我相信你,但是得我来带路,走吧!”

大收闻言,直接撒开腿跑向前方,回过头来喊道:“我才不要跟在你的屁股后面跑!快点吧,马上天就要黑了!”

“你慢点,注意周围啊!”大羿喊了一声,飞上天空,又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压了下来,边追大收,心里边思考对策。

这种奇怪的地方,别看表面平静,他们在冲云宗的时候就见到过,白天都是风平浪静的,到了夜晚,有次射箭晚归,见到大片大片的妖兽涌出,每一只实力都不容小觑,不过却没有攻击他们,而是涌向莫忘归山的前面,距离在那处平地上,像是一个二个准备欣赏一场盛大的烟火那样,有些较为弱小的直接跪在地上虔诚地望着那几个字。

天色越来越暗,越往东边走,二人感觉却越来越远离了黄川,这一路风声鹤唳,二人越走越深,耳朵里更是能听到野兽的嘶吼,打斗声,尖叫声,像是一种狂欢!

在狂欢什么,什么值得它们狂欢?

空气中愈发温热,渐渐地便变成了火热。

大羿将大收护在身边,大收满脸是汗,可怜兮兮地道:“羿,我好讨厌这股热气,我们回去吧!”

大羿也是满头大汗,隔着千百米的距离,竟然还能有这股温度,而且那火焰的颜色,居然是绿色的,此为妖火!

大羿点点头,一把提着大收就快速地跑回去,不过那跟踪了他们一路的蛇浮怎能让他们走?

只见那细细密密的草丛中,小灰蛇像是不再压制,嘶鸣了一声,迅速长高长大,压垮周围的树木,当大羿他们发现时,只见从上天探出个巨大的头颅,吐着蛇信,眼睛就像两个绿灯笼,其实力,则是万年化形大妖,相当于人族的真人境!

大羿连忙将大收躲到身后,他感觉这蛇,非常地不简单,其头部,有一个三角形的框框,里面所圈着的,是像毛毛虫一样的印记,或是更像什么神秘的符文,发着幽绿的邪光,璀璨夺目。

蛇浮开口,他的声音是如牛与虎合并那样,非常具有威慑力,二人皆是血脉喷张,只听他说道:“人族来的小娃娃,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大羿连忙摇头,虽然想拉弓射箭,不过他感觉,在他手摸到弓的时候,他们二人都会死!

这不是开玩笑的。

蛇浮一动则地颤,继续说道:“这里相当于本王家的后院,你二人怎么进来的?”

大羿摇头道:“不知道,突然就进来了,毫无征兆,毫无预感。”

大收露出头来如捣蒜般点着头,蛇浮道:“那你二人怎么说服本王不吞你们?”

大收连忙指着大羿道:“他睡觉从来不洗脚!而我已经三个月没洗澡了!”

大羿使劲地揪了一把大手,疼得他龇牙咧嘴,开口道:“我们还不想死,可以吗?”

蛇浮摇了摇头,道:“可是现在本王饿了,要开开荤,就想吃你们,不如来赌,我知道你们人族最喜欢赌,去玩过一两次,挺好的,不过他们都输了,没意思,而代价则是……进本王的腹中!”

大羿点头,这种局面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

完后,蛇浮一阵光芒闪烁,变成了一个高大中年人,慢慢向着二人走来。

边笑道:“不如就赌谁飞得高!”

没了。

大羿大收心里一冷,这种赌局不留相当于在别人家看谁先找到私房钱吗?

大收则是摇摇头,不满地道:“你这不是耍赖吗?我们在这里根本飞不了!能不能换个?”

蛇浮见此,还真摸着下巴思考起来,大羿悄悄碰了大收两下,示意他递箭。

这一幕被蛇浮看到,嘴脸微微上扬,抬起头来打断二人的动作,开口道:“不如就赌三箭之内,能不能射杀本王,要是不能,那就死吧!”

没多说什么,大收迅速递来一支箭,大羿神情恢复了射箭时的冷漠,拉弓,法力疯狂地灌入箭中,将这昏暗光线下的天地给照得很亮,反射在蛇浮所幻化的中年人的脸上,更是熠熠生辉,徒增自信的笑容!

“因捍即射!”

大羿喊出这么一声,箭矢顿时飞出,刺破空气,光芒从一个圆变成了一条线,蛇浮瞳孔收缩,身子迅速后退,望着在眼中越来越大的箭头,眨眼间就退后数千米,这时他轻轻伸出食指与中指,将箭尖给夹住,气势微微放出,一震,便停了下来。

隔着千米的距离,其中能看到,蛇浮那股邪笑骇人无比,再看大羿这边时,他已经拉弓圆满,大喝一声“必死即射”,这一次的威势,直接放倒了周围数十棵大树。

“咻咻——”

只听这两道声音,大羿射箭,蛇浮掷箭。

两道箭矢在二者之间刃处相遇,磨出火花,擦出雷电。

短短的瞬间,不见箭矢飞向蛇浮。

只见箭矢飞向大羿。

此次误入,局面难定。

二人与君,皆有劫。

……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