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玄幻 > 御龙利亚 > 潜龙勿用 第18章 折翼凤凰

御龙利亚 潜龙勿用 第18章 折翼凤凰

作者:御龙问君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10-15 11:09:51 来源:笔趣阁(cn)

寻着先祖的履迹,一场盛大的祭祀活动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一身破旧衣服的少女般若,躲在神殿前的巨石后,又一次见证部族女子迎来了神圣的时刻。

这次进入神殿与勇士接受凤凰女神和人们祝福的是红鸾。红鸾不愧为祝融氏凤凰之女,长得那叫倾国倾城。

瞧她啊!她今天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世界上最美的姑娘,用美妙绝伦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此后,红鸾将成为一个伟大的母亲,孕育出跟她一样美丽的凤凰之女。呃……也有可能是个男孩……就算是个男孩,那也一定是个英俊的勇士。

十七岁的少女般若忍不住幻想,或许有一天,自己也将接受凤凰女神和人们的祝福迎来神圣的时刻,但一起走进神殿的他,又会是谁呢?他一定是一个部族里最出色的勇士吧!或许他的容貌也是最英俊的……

“般若……”

喊声打断了少女的幻想。

“般若,在想什么呢?”脸上已经有了皱纹的阿婆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没……没什么,阿婆。”

“没什么?还能想得那么入神?叫了几声都没有答应。”

“就是在想,红鸾今天可真美,她以后的孩子也一定跟她一样好看。”

“哟!是吗?等你迎来神圣履迹的时候,你也会变得比她还美,我敢保证。咱们身上流淌着的都是玄鸟之血,这是凤凰的骄傲。”

“阿婆年轻时候也一样很美吧!”

“嗯……但比起你的亲生母亲,我可是差远了!她才是这天底下最美的凤凰。”

“只可惜,”般若有些疑惑,“我只能从阿婆的嘴巴里去感受她的存在,却从来都没有见过她。”

“要不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呢!”阿婆安慰起人来,总是口吐莲花,“她还是少女的时候,就跟你现在一模一样。等你长大了,看着你自己的样子,也就看到你阿姆的容貌咯!”

般若突然感叹,“要是永远不要长大,那该多好哇!”

阿婆知道少女此话背后的心酸,作为一个已经十七岁的少女,从来都没有见过自己母亲的样子,那是多么的悲哀。

由于没有母亲,般若是吃平民百家饭长大的。从小到大,她没少受欺负,有好几次,要不是阿婆相救,险些被贵族领主的子女打死。

就因为她是在天狗食日的时候出生的,而她的阿姆也因难产而死了。因此,族人都认为她是不祥之女,刚出生就被贵族领主扔进了山沟里喂野兽。

然而,被扔进山沟的她却得到了一群猛禽的保护,那些野兽都不敢靠近她。一个好心人看到了这个情况,把她报回家养到了三岁。而已,一场雷暴雨带走了好心人的生命,可怜的小姑娘又沦为了弃婴。

在十五岁之前,小姑娘都是一只被很多人嫌弃的丑小鸭,直到最近两年才开始慢慢的变成了小天鹅。

从小受欺负的般若,却天性善良,遇到受伤的小动物,她到会从破旧的衣服上扯下一块小布条替它们包扎伤口。

她会不求回报的给瞎眼老人挑水打柴,她会爬上枝头给小朋友摘果子。但很多时候,好心却没好报。摘的野果子被小朋友的爹娘扔了不说,还会遭到羞辱,声称她是不祥之女,不要祸害他们家的小孩。

已经习惯了被冷眼相待的般若,早就不会流下委屈的泪水了。甚至,自己都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会害死很多人的不祥之女。她觉得是自己害死了生她的阿姆,是自己害死了养她的恩人。

所以,她竭尽所能地多做善事,以此来给自己赎罪。尽管如此,不祥之女的名声依旧伴随着她。没有为什么,谁让她出生在日蚀的时候,还克死了生母。

少女般若听了阿婆的话,不想长大的原因,就是不想看到自己的样子。因为她没有做好准备,怎么面对被自己克死的阿姆。她不敢面对自己,她不敢面对给了她生命的阿姆。

随着年龄渐渐长大,虽然心中充满了对幸福的幻想,可自己毕竟是不祥之女,幸福又怎么会降临在不祥之女的头上呢?

般若这样劝自己,“不要奢望,那些美好不属于不祥之女。那个英俊的勇士不会出现在你的眼前,他们会对不祥之女避之不及。”

祝融氏的姑娘们都是美丽的凤凰,而自己却是折了翼的丑小鸭。没办法,这样的命,是上天给的,她自己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也改变不了什么。

“我是一只折了翼的小凤凰,躲在深山里独自疗伤。我是一只没人心疼的丑小鸭,大雨滂沱依然放声歌唱。别靠近,别靠近,不祥之女路过的地方,很多人都会遭殃。”

世间最可怕的,不是魔兽与不祥之女,而是人心和偏见。

谁家的小孩得了天花死掉了,那是遭到了不祥之女的诅咒。谁不小心跌落山崖,那是遭了不祥之女的诅咒。总之,一切不好的事情发生,都跟不祥之女有关。

最近发生了一件离奇的怪事,七个同一天进入神殿履迹的七个女子,同一天诞生了七个女婴,七个女婴都只活了七天就离奇死亡了。

祭坛的中央已经码好了柴堆,祭坛周围人山人海,不祥之女被带到了祭坛。她被五花大绑,嘴巴还被堵住了,直接剥夺了她申辩的权利。

在宣布了不祥之女的种种欲加之罪后,不祥之女被处以火刑来祭奠亡灵。

众人举手高呼,“烧死她!……”

“烧死这个不祥之女,烧死这个灾星……”

跪在地上的般若泪如泉涌,她奋力摇着头,想说:这一切都不是我干的,跟我没关系,求求你们放过我,我是无辜的。

可没有人为她申辩,没有维护她,只有阿婆在人群中默默的流眼泪,怜悯着着这个可怜的姑娘。

眼见绝情的人们执意高呼烧死她,少女心如刀绞。她可以替那些真正的罪人承受所有的罪过,但她绝对没有诅咒任何一个人。就算是屡屡欺负她的人,她都没想着要诅咒她们。

可有不祥之女的名头在,容不得她做选择,不祥之女的存在就是错的。只有除掉了不祥之女,灾祸才会消除,人们才会重新回归平静的生活。

祭祀仪式开始,祭司一边舞蹈,还振振有词。天空涌起了乌云,柴堆被点燃,熊熊烈火燃烧了起来。

祭司在不祥之女的脸上用血写下了敕令两字,在胸口写下了镇魂两个字。四名壮汉把不祥之女举过头顶,抬上了祭坛,一下子扔进了烈火之中。

火花四溅,青烟缭绕,大火瞬间就吞噬了不祥之女。嘴巴被堵住的不祥之女,甚至连声哀嚎都没有,就那么被活活的烧死。

突然,一道闪电直击祭坛,一声响雷震耳欲聋,女祭司和几名刽子手当场被雷劈死。众人吓得魂飞魄散,一下子哄散开来。

顿时大雨倾盆,很快就浇灭了烈火,众人纷纷慌乱离去,留下阿婆一人在雨中默守。

阿婆慢慢地走上祭坛,只见被雨水浇灭的柴堆之中的般若被烧得面目全非,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的肌肤。

阿婆找来了一块白布,小心翼翼地把般若的尸身包裹了起来。阿婆用树枝做了个木橇,拖着般若的尸身离开了。

阿婆费了很大的劲才把般若的尸身搬进了山洞,放到了石台上。她希望这个可怜的姑娘能有个好的归处,尸身不会被野兽践踏。最后,阿婆向般若的尸身微微低了一下头,就转身离开了山洞。

接连的大雨,洞顶石笋上的水滴不停的滴在不祥之女的尸身上。包裹着尸身的白布都被浸湿了,渐渐的被染成了血色。

九天之后,包裹般若尸身的“血布”干了,她动了几下,滚落到了地上。最终,她站了起来。

此时的般若浑身上下都是被烧伤后留下的血痂,没有头发,就连眼睛也被血痂包裹着。她像虫子一样在地上蠕动,寻找着食物。

半个月后,身体的血痂基本已经脱落。只是,她从一个美丽的花季少女,变成了一个没有头发的癞子丑八怪。她偷了别人晾在外面的衣服,用破布包裹着奇丑无比的秃头离开了。

她一路向北走去,身后的离州离她越来越远。美貌的不祥之女已死,她现在就是一个苟且偷生的丑八怪。她像野兽一样偷吃瓜果,即使是采摘野果,也生怕被别人撞见。

路过村庄,她都尽量绕道而行,因为这样能避开熊孩子们捉弄她,能避开别人异样的眼光。她不想再给别人添乱了,也不想再被扔进火堆感受被烈焰灼烧的痛苦。

她听人们在议论北方闹瘟疫、闹尸鬼,她本来还犹豫要不要继续北上。可她又觉得如今的自己活着就跟尸鬼没有什么两样,又有什么可犹豫的呢?

这世间,罪可怕的,不是异鬼猛兽,而是人心。这世间最锋利的,不是刀剑,而是人们的偏见。刀剑杀人流血,偏见却在无形之中将人挫骨扬灰。

不敢想象,劫后余生的般若光着脚丫还能走那么远的路。由于全身都被火烧伤了,冰雨淋在身上,感受到的却是火辣辣的疼痛。

血痂脱落后留下的伤疤,裹上了一层灰鳞。而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她成为了一个脱皮的丑八怪,全身上下都会脱落灰白色的死皮屑。这样的情况,少则也是半个月,多则会持续两三个月。

而死皮屑脱落完以后,干燥的皮肤又会慢慢的开裂结痂。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全身上下都是开裂的灰鳞壳。

起初皮肤开裂的那几天,疼痛得就像是千刀万剐一样,又像是有成千上万只虫子在撕咬。就连轻风吹过,也像是被刀割。

所以,她索性用布把露在外面的肌肤全部包裹了起来,只露出两只眼睛在外面。虽然不能完全缓解疼痛,但这样会让她感觉好一点。

但如果被雨淋湿了的话,情况会更糟糕。因此,一到雨天,她都会找个地方躲起来,等天空放晴了再继续前行。

般若忍不住会想,世间还有比我更痛苦的人吗?如果当时没有那场大雨,就那样活活被烧死了那该多好啊!那样的话,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每天都被痛苦折磨。

上苍为什么会这样对我?难道这都是身为不祥之女该承受的痛苦?或许这就是我的命运吧!

不,不能是这样,上苍不能这样对我。既然我能从熊熊烈火中活了下来,我就绝不能向命运低头,我要坚强的活下去。

想到了这里,她开始寻找草药给自己医治,尽管她对医术一窍不通。她会把那些看上去向草药的植物塞进嘴里,嚼烂后敷在手上,再包裹起来看效果。

多次尝试都没有产生效果,但她并没有因此而沮丧。她再一次把草药塞进嘴里嚼的时候,使她头昏脑涨,呕吐腹泻。

这一天,她采到了一株看上去不常见的植物。原本还迟疑要不要把它塞进嘴里,可后还是一如既往的尝它的味道。

这种草既苦涩又辛辣,她立即就吐了出来。但当她把她敷在手上后,有效果了。加上一种凤凰尾的蕨类植物后,效果更明显了。

通过不断的尝试和总结,她采了不少有效果的药材。她把那些药材捣碎后扔进了一处小水潭里,随后脱下衣裳钻进去水潭中。

这一泡就是几个时辰,连续泡了好几天。那些硬壳灰鳞都被泡软化了,开裂的皮肤也渐渐的恢复了。被泡软化的灰鳞就像裹在身上的汗泥一样,轻轻一搓就搓下来了。

虽然外表皮肤有了明显的好转,但毕竟是火毒攻心。如果不把身体里的火毒驱出来,每逢刮风下雨,依旧痛苦不堪。

外服药算是被她给试验出来了,这内服药可是门大学问。弄不好,身家性命都得交待在那上面了。

般若没有想太多,还是按照之前的方法,用嘴巴尝百草。记清楚哪些药是有毒的,哪些药是解毒的,哪些药是良药。

般若一边采药一边尝药,又一路向北行进。此时离她被族人扔进烈火中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了,现在已经是炎热的夏天了。

而一路向北行进的般若,已经来到了大江边。只要过了江,就进入中州中原大地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