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仙侠 > 唐圣 > 第一卷 读书路 第五十九章 风雨欲来

唐圣 第一卷 读书路 第五十九章 风雨欲来

作者:鱼刀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0-10-18 22:27:33 来源:笔趣阁(cn)

这股墨香没有多浓烈,在夜风流散中甚至变得微不可闻。

但是中年人在天地神院修行多年,在过去的很多个场合都曾闻过这股墨香,所以自然知道这股墨香来源于何处。

代表了谁的意志。

所以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放下了右手,然后便望向了阿刁身后的黑夜中,嘴角的笑意变得有些意味深长,然后说道:“你的学生打伤了我的学生,这事你怎么看?”

这句话刚刚落下,白夜行抬起头看了一眼中年人,脸上的羞愧之色更浓。

阿刁则更是满脸不可思议,心想这小子可是自己过来找茬的。

他刚想开口说话,身后的黑暗中忽然传来一个平静至极的声音:“如果技不如人就想要拦路挑战,那么不被打死都算他运气好了。那把刀要是在我手上,我一定会在对方家里的大人来到这里之前,给他抹了脖子,绝不会这么优柔寡断。”

这个声音刚刚响起的瞬间,白夜行便看到了阿刁身后走出的身影,抬起的头重新低下,有些不敢直视。

阿刁则是惊喜万分,握刀的右手松了松,他突然昂起了头,变得有些趾高气昂,很有点仗势欺人的味道。

他举起右手刚准备指着那位中年人大放厥词,一支长笔轻轻将他的手压下。

周例外从黑暗中平静走出,脸色刻板端正,眼中没有笑意或者别的情绪,只是转头望向阿刁的那一眼中,带着一闪即逝的赞赏,仿佛在说:你小子好样的!

他将手中那支长笔重新竖好放置腰侧,然后便望向了前方的中年人,继续开口:“学院规定学生私下里不准打架,关于这一点,我这位学生一直都践行的很好。”

阿刁闻言挑挑眉,脑袋都快昂到天上去了。

周例外稍稍停顿,忽然翻开了左手中的那本厚簿,然后在上面记上了一些东西,随后便再次说道:“白夜行无故挑衅,已经触犯了学院的规则,念他初犯,加上现在也吃了些苦头,便不予深究。只是,两日后的玄武榜评选,我不希望再看到他。”

这些话语气平静,只是简单平叙,落入白夜行耳中却好似晴天霹雳。

他猛然睁大双眼,似乎有些不太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中年人嘴角的笑意慢慢收起,语气也开始低沉:“你应该很清楚这次玄武榜评选对神院来说意味着什么,借此证道,在人间千万修士面前打败圣人之后,若是少了我这学生,你觉得还能有几分胜算。”

“我觉得胜算不小,因为还有我的学生在。白夜行在藏书楼做了十六年的小书童,只怕是没太用功,今后还需努力。下一次的玄武榜之争,我很看好他。”

周例外看了一眼白夜行,很快便将目光挪开,他简单说道:“而且身为天地神院总教习,我觉得自己的做法公平公正。”

中年人表情失控,大怒道:“我呸!周例外啊周例外,你总是说凡事都有例外,这次怎么就不说了?”

周例外说道:“总说凡事都有例外,这次偏偏不说了,这本身就是个例外。”

阿刁偷偷竖起了大拇指。

中年人低垂着眼帘,脸色阴郁,掌心的那片血色潮汐骤起,带着可怕的气息。

只是却始终没有任何动作。

因为周例外已经将右手的那支长笔放下,笔墨味正浓。

这条碎裂的长街当头开始了一段时间的沉默。

等到风起时,中年人努力平复着有些不爽的气息,然后一字一句认真说道:“我一定会去人神大人那里说道的。”

周例外看着他,开口道:“随你。”

说完他便转身,潇洒迈步,沿着斑驳的碎石道路离开。

阿刁紧紧跟上。

留下中年人和白夜行在长街那头的黑夜中相顾无言。

走在路上,阿刁嘻嘻哈哈给周例外一顿猛夸,直说老师威武霸气。

周例外整个人站的笔直,行走之间刻板严肃,表面上平静无波,内心却是很受用。

他说道:“老师最讲道理,只要有理,就算他去找了人神我也不怕。”

阿刁点头称是,随后便问道:“老师,那个看着挺唬人的中年人究竟什么来头?您可是天地神院的教习老大,他怎么敢和您叫板?”

“神院中除了七位人神和他们的祭兽之外,还有两个地方的人不受我的约束,分别是藏书楼和驭兽斋。说起来,我只是神院的教习老大,只能够管管手底下的那些教习和学生。对于其他人,我也是不好多说什么的。有时候也就是仗着资格老,在人神那里还能说上几句话,才稍微多管一点闲事,就好比这次。”

周例外说道:“那个人是藏书楼的管事人,姓边,叫边之唯。他的权利和本事都不在我之下,你以后轻易不要惹他。”

阿刁连连点头。

周例外沉静了片刻,继续说道:“要按以前来说,神院年轻一辈的高手中,驭兽斋的卓星辰还有藏书楼的白夜行最争气,很早就迈入了四境镇魂。即便是放眼整个人间大陆,也是天才级别的人物,哪怕是和那四位圣人之后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阿刁闻言撇撇嘴,小声嘀咕着:“有什么了不起,百里断江还有白夜行不都败在我手中?”

周例外不理他,继续说道:“卓星辰和白夜行是神院的未来,深受人神器重,也是其他年轻人的榜样。所以驭兽斋的斋主李青山和藏书楼的管事人边之唯很是以此为傲,常常以此炫耀。”

阿刁嘿嘿笑道:“说到底老师你是嫉妒他二人都有个好学生啊。”

周例外提起长笔轻轻点在了阿刁的脑门上,平静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他说道:“现在有你这个学生在,我想自己应该不会嫉妒任何人了。”

阿刁难得老脸一红,心想老师你这煽情的话也太突然了吧。

周例外忽然停下了脚步,看着阿刁说道:“不过话说回来,玄武榜评选那日,你是代表学院参战,最后的目标可不能放在卓星辰身上。以学院学生的名义打败圣人之后,才是几位人神想看到的。”

说到这里,周例外忽然想起了小镇客栈中遇见的那位带剑少年,忍不住又提醒了句:“除了那四位圣人之后,这次过来的人间修士中也有不少年轻高手,你要小心。”

阿刁点头说道:“我做事,您尽管放心。”

过了片刻,阿刁又小心翼翼的探头问道:“那位藏书楼的小书童白夜行,您就真的不打算让他参战了?”

周例外看了一眼阿刁的刀,很快说道:“你说呢?”

阿刁说道:“要我说的话,这次玄武榜之争既然意义重大,那学院的参战选手自然越多越好了,所以……”

周例外不等他说完,直接调头就走,有声音从他渐行渐远的暗影中传来:“那也要他两日后能爬起来才行,你那把刀,太锋利了。”

古刀在夜色中突然嗡鸣出声,像是十分骄傲。

阿刁左手抬起,将手中的古刀拎起来仔仔细细看了很久,然后才慢悠悠冒出来一句:“白夜行那小子打起架来不是挺猛的,不会这么不经砍吧?”

风过无言,自然没人回答他。

而在天地神院藏书楼的某间屋子里,白夜行正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好似冷灰。

他掌心间的那两处刀痕愈发清晰,隐约间有扩大的趋势。

在那条青石街道边自己尚且还能活动,可是等到回来藏书楼中,掌心刀痕深处的两股刀意却好似根深蒂固般藏身其间,直接封锁了自己的气机和真劲。

他现在躺在床上动身不得,有些无奈和心急,双眼中带着极强的恨意和怒意。

边之唯看着那两道刀痕,眼中露出了一丝差异,过了很久开口说道:“原以为那把刀能破开你的掌势,刀意入肤即止便已算厉害,却不想那把刀竟比我想的还要锋利……”

他望向自己的得意学生白夜行,叹息道:“看来周例外也并不是公报私仇,他怕是一眼就看透了你的伤势,知道那两股刀意早已深入你的骨髓,短时间内并不能清除干净。就算有我在,能替你逼出那两股刀意,但是你掌心间的刀痕一时间也无法痊愈,遮天掌必然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两日后的玄武榜之争,参战的都是人间最顶级的少年高手,你若带伤出战,必然得不偿失,对你日后的修行也没有任何好处。”

这些话的意思已经十分明了,但是白夜行有些不甘心,他低声咳嗽着,冷声问道:“难道就这么算了?”

“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

边之唯冷笑道:“周例外横行天地神院这么多年,几位人神不在的日子里,他几乎只手遮天。现在他的学生竟然也这么嚣张,长此以往,天底下的人怕是都以为这座神院姓周了。”

白夜行将涌上咽喉的一口鲜血强行吞下,皱着眉头说道:“可恨学院的所有教习和学生都对周例外无比尊敬,几位人神大人对他也是信任的很,神院诸多大事几乎全交由他来处理。树大根深,我们能怎么办?”

边之唯冷着一对眸子,过了很久才说道:“我们不能怎么办,但是总有一天,七位人神会有办法的。上位者最怕的,就是手下的人树大根深......”

言及至此,屋内的师生二人便沉默下来,再不发一言。

而窗外的夜色渐沉,顶空之上不知何时飘来一片暗云,带着一阵阵冷风。

像是有大雨将至。

不知何时会落下。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