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都市 > 书穿总裁拿了太监剧本 > 第36章:张记荣誉出品真言水

九王府。苏月仙正坐在梳妆镜前描眉。

“小姐,今晚的夜宵是虾仁云吞、蟹籽福包还有酒酿桃花奶露。”糯糯提着食盒笑容满面地走进来,“王爷真是心疼您,将民间那些你爱吃的小摊贩上的厨子都重金请到府上了。这样小姐以后随时随地都能吃到好吃的了。”

“嗯,还热乎。月色这么美,一个人吃多没意思啊。”苏月仙看了眼食盒中正冒着热气的点心,笑道。

糯糯噗嗤一声笑了,“小姐的意思是……”

苏月仙挑了一支玉兰簪装点上方才沐浴完新梳的发髻,起身整理了一下臂弯上的纱罗,这才朝屋外走去,“走!找王爷去。”

苏月仙来时,云楚岫正独自一人坐在湖心亭中抚琴,烟波浩渺,白衣比月色更清冷几分。

侍卫苍海正向他禀报着什么,云楚岫眼底愠色明显,可指尖却弹奏着云淡风轻的琴曲。

苍海发觉有人过来,朝云楚岫作了作揖便转身消失在树影中。

云楚岫抬眼,见一清丽身影自远处缓缓而来。苏月仙身披轻纱素裙,臂弯中鹅黄色纱罗随风轻扬。

他有一丝微怔,过去,他眼中只有血与沙,即使皇帝曾要赏他绝色舞姬,他亦不辩美丑。

可如今,望着苏月仙,他心中微动,似湖心那支莲被清风徐徐吹开,有什么自他内心深处不断地倾泻而出。他低头看着指尖拨弄着的那排琴弦,耳边却听不见琴音,取而代之的是自己如鼓的心跳声。

原来,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这般倾心于她。

“你……怎会来这。”云楚岫有些不自然,他挪了挪身子,将身上的披风解下为苏月仙披上,“夜凉。”

苏月仙将臂弯上的食盒摆到云楚岫面前,笑道:“听桑田说,王爷一个人时都喜欢在湖心亭抚琴赏月。他说的果真没错,王爷的古琴弹得十分绝妙。”

云楚岫的心被酸涩胀的满满的,轻声问:“桑田他可讨你欢喜?”

苏月仙将食盒中的点心一道道端出来,“嗯,他很好。”

“那……便好。”云楚岫的声音微不可闻。

“桃花奶露怎么是酸的?”苏月仙将食盒中的佳肴一道道摆到面前的桌子上,从中端起一碗桃花奶露,闻了闻蹙眉道。

“酸的?”

苏月仙将一勺奶露趁云楚岫不备舀进他口中,笑的像只猫儿,“王爷吃桑田的醋,奶露不是酸的是什么?”

“你……”云楚岫知自己被戏弄了,想说什么可看着苏月仙开心的笑脸一时又不知说什么,伸手不禁将她拉进自己怀中,“如果早知这桃花奶露的滋味这般美好。一开始就不该将她推开,是本王亲手将她推向别人。”

“王爷喜欢这桃花奶露?”

“何止是喜欢。天上地下,入了心的唯有这碗桃花奶露。”

“既然王爷喜欢,我再去厨房多端些来。”

“不要走。”云楚岫收紧手,将苏月仙重新拉回怀里,“小月,你以后都不会离开本王了……是不是?”

“是。”苏月仙迟疑了一下,答道。

云楚岫似一个孩童般知足地靠在苏月仙肩头,温声道:“你可不要食言。”

苏月仙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背,回答:“王爷,王爷?”

此刻,云楚岫似一团烂泥般浑身无力。苏月仙将他扶坐起来,又试探性地推了推他肩膀。见他脸颊绯红,醉眼迷蒙,才放心地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肩胛。

“王爷你平时心思缜密,想从清醒着的你口中问出真相怕是登天难,你不要怪我给你下药,若那些亏心事不是你做的,我们还能做朋友,你还是我男神。可要是你做的,我说过,会为他报仇。”苏月仙看着面前的云楚岫,说道。

“你想知道什么,本王都如实答。”云楚岫含糊不清地说道。

看来张记糕铺老板给的真言水起效了。

没错,大家没猜错。

白天苏月仙借着出去玩的时候,跑去了张记糕铺。

那家糕铺的老板是李清弦的人。糕铺老板是个“调料痴”。他最爱研究一些奇奇怪怪的佐料,比如什么在鹤顶红里加花椒喝完能暖胃啦,砒霜做成盐津梅子专供深宫怨妇。

她过去陪李清弦去那里取过一些奇奇怪怪的毒药。也是听说了张记糕铺老板手里有一种叫真言水的东西,尝起来似酒酿,但只需一滴,就能让人如醉酒般云里雾里,任由下药者问问题,并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第一个问题,你有没有害过李清弦?”

“本王有害过李清弦,总共十三次。第一次是在我们八岁那年,父皇驾崩于除夕前一日,举国吊丧三日,他却身着红衣同一帮小太监躲在冷宫骑竹马放纸炮,本王便命人用鞭子狠狠抽了他……”

“额……敢情你同李清弦还是青梅竹马的死对头。”

“第二次太后寿宴,他仗着自己得宠,掌掴了本王的贴身侍从桑田,本王又命人抽了他。第三次,他当街拦本王的马车,本王打了他一顿。第四次,他在本王莲池中下毒害死本王满池锦鲤,本王又打了他。第五次,他偷习禁术走火入魔半夜来找本王比武,本王将他打了出去。第六次他在本王洗澡池中加花椒水,本王……”

“额,王爷,要不你就只说最近一次。”怎么云楚岫说的这些,令苏月仙嗅到了一丝爱情的酸臭味。咳,职业病又犯了。

“最近一次……”云楚岫突然沉吟一声,蹙眉思考了会,继续说道:“他强娶你并将你拖进朝野斗争的泥潭中,本王找来他让他还你自由,他不答应还咄咄逼人。见他向本王询问血玉丹参的下落。本王便设计给了他藏宝阁的地图,让他独闯藏宝阁禁地。待他打败千年青蛇,本王率兵将他围剿……”

“围剿?!”苏月仙浑身犹如掉进冰窟,她什么都听明白了,真的是云楚岫所为。而她这段时日喝的参汤其实是李清弦冒死为她寻来的。

“原来一切都是你做的!王爷你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骗我!”苏月仙扯住云楚岫的衣襟,她眼圈通红,浑身都因气愤而颤抖着,“你告诉我,李清弦他是不是还活着?他至今不曾来见我是不是因为他受了很重的伤?”

“被千年镇守皇室藏宝阁的青蛇所伤,又中了本王的箭。他即便不死也得落下残疾。”云楚岫冷笑。

“可那晚我明明看见有个人给我送来解药,那个人是谁!”苏月仙一把拽住他的衣襟,焦急地问。

“或许是他的人,可要刺杀你的那名女子也是他的人。”

“你的人有没有寻到他的行踪?”

“尚未。但最近有下人发现一个面带修罗面具之人时常出没在王府附近,每次想问的更清楚时那些下人便都死于非命了。想必,那个人很可能是李清弦的人。”

“也有可能就是他本人……”苏月仙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喃喃自语道。

云楚岫胸口起伏,他突然撑坐起来,说道:“不可能!他一定已经死了!本王一定要找到他,即便是掘了他的墓,也要将他的尸身带到你面前。你说过,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只有他死了你才能心无挂念永远待在本王身边。”

“云楚岫,你做梦。”苏月仙拔下发髻上的玉兰簪,将它紧紧地握在手心,月色下尖锐的那头泛着冰冷的光。她对准云楚岫脖颈处跳动的脉搏……

“小姐,糯糯担心你和王爷二人不够吃。又吩咐厨子给你们添了几道。有游龙戏凤、枣生贵子、合欢花糕……小姐,你们这是……王爷他怎么了?”

苏月仙顺势用手中发簪挑开云楚岫的衣领,让昏昏欲睡的云楚岫靠在她肩上,“王爷,王爷不要啊。糯糯来了,让她看见多不好意思啊。”

云楚岫的肩膀从宽大的衣领中钻出,他墨发凌乱,又与苏月仙紧贴一块。糯糯的脸一红,立刻背过身去,结结巴巴道:“我……我可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继续啊。”

糯糯走后,云楚岫身上的药效已过大半。他的目光逐渐清明,睁眼便见眼圈泛红噙着泪水的苏月仙。

他慌张地撑坐起来,见自己衣衫凌乱,便问道:“你……无事吧?”

“桃花奶露与王爷的酒同吃,可能后劲有些大,王爷醉了。我们改日再赏月。”苏月仙木讷地开口,起身消失在淡淡的夜雾中。

云楚岫将身子靠回软榻之上,无力地拉了一下落在臂弯的衣领。为自己面前的酒盏斟满酒,仰头一饮而尽。他扶额眉宇间难掩的痛楚,说道:“出来吧。”

隐蔽在树影中的人旋身而下,跪倒在云楚岫面前,一把截住云楚岫手中的酒壶,“王爷,您不可再饮酒了。真言水遇酒会加大药效,会使人陷入昏迷。”

“呵,真言水。”云楚岫突然笑起来,眼底雾煞煞的,他的心口揪在一团,又涩又痛。

高大的彪形壮士苍海实在无法理解近日来古怪的王爷,怒道:“王爷一向聪明绝顶,明知那碗桃花露喝不得为何还是喝了?王爷又为何不允苍海现身,方才若不是……”

“不必多言。退下吧。”

“王爷!”苍海又气又恼,拳头握的咯吱作响,“那女子想要害您!”

“本王只是在赌。赌她心中的人是本王还是李清弦。她喜欢的人若是本王,本王喝了真言水让她知道真相也没什么不好,亦是解开了我们彼此的心结,知晓本王杀他是为了她好,从此本王与她便可以坦诚相见。”云楚岫握紧手中的酒壶,内力冲撞,酒壶在他掌心碎裂,鲜血从他苍白的指节间蜿蜒而下,一滴滴地落在那碗桃花奶露里,“这几日她待本王亲近,你可知本王心中有多欢喜。她喂本王喝桃花奶露时本王多希望那是真的一碗普通的甜汤。苍海,原来在感情中失败的滋味这么难受这么苦涩……”

“王爷!”

云楚岫捂住胸口,痛苦地蜷缩着,他体内余毒再次攻上心肺,再加上体内禁制今日频频发作,使得他浑身痉挛般地痛,他支撑不住倒地吐出一口鲜血。

“王爷,您何苦!您做的这一切她根本就不知道也不领情!”

苍海强忍着心中恨,立刻为云楚岫运功疗伤,可不论他输入多少内力,云楚岫的脸色依然白的像张纸。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