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都市 > 云归去 > 第二十一章

云归去 第二十一章

作者:冷月牙儿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10-13 20:24:14 来源:笔趣阁(cn)

“此处便是了!”老鸨笑意盈盈地瞅了瞅若水,“你先在这儿等着,待我去跟花月姑娘通报一声!”

只见这荣府四周被绿竹环绕,宅子很新,看起来像是被翻修过的。奇怪的是牌匾没有换,上面积满了灰尘和蜘蛛网。若水望着牌匾,想起之前老鸨所说的这花月姑娘喜欢荣府........哪个正常人敢住在凶宅!

“那姐姐去便是了,只要能见着花月姑娘,鄙人万死不辞!”若水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心想这花魁来头还真是不一般,老鸨都要敬她几分。

老鸨走到荣府门口叩门,没有人应。

“公子,再等一会儿,这个时辰,花月姑娘说不定有什么不便。”老鸨尴尬地笑了笑。

“有什么不便?”

“这个嘛,花月姑娘平日不怎么接待客人,我们贸然来访,她怕是没有好好梳妆打扮,不如再等片刻!”老鸨攥着手绢,生怕若水一个不高兴找她要回银子和金条。

“无妨,美人难等,我偏要等。”

老鸨偷瞄了若水几眼,又悻悻地前去叩门,谁希望煮熟的鸭子飞了呢!好在这次敲了几次一个小家碧玉的女子就开了门。

这小女子一对柳叶眉,一双杏眼,薄唇,脸色异常苍白。穿着华贵,看着似乎不像婢女,倒像这荣府的少奶奶。

这位女子瞟了一眼老鸨和她生后的若水,温柔地说道:“柳妈妈,今日花月姑娘身体不适,不适合接客,请回吧!”

“这.....”老鸨回头看了若水一眼,把女子拉到一旁,从怀里掏出一块金条,“秀姑娘,这位公子可是花了大价钱!”

秀姑娘婉拒:“柳妈妈,我家主子不差这几个钱!”

“啧,秀姑娘,我就这么说吧,没有人嫌弃自己钱多,你家主子不差钱,我差钱啊!你家主子有今天,我可是功不可没!”

“是是是,主子肯定不会忘记柳妈妈你的恩惠的,但是她今日实在是身体不适,改日吧!”

“改日是哪日?要尽快定下来,这位公子可是远道而来.........”

“这个月底吧!”秀姑娘望着远处的若水颦颦一笑,“这个月底,花月姑娘会好好伺候他的!”

“就这么说好了!”老鸨心里颇不快活,你不就是个做高级拉皮条生意的,还摆架子,老娘看你迟早要黄!

“怎么,谈好了?鄙人何时可一睹花月姑娘?”

“公子,实不相瞒,花月姑娘今日有所不适。你嘛..........”老鸨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献媚道:“要这个月月底才能见到她!”

“月底?”若水蹙眉。

“哎哟,女人难免有几天不太舒服,再说月底也就在七天以后!公子,您就忍耐一下可好?要不你看看花满楼其他姑娘?”老鸨试探道。

“不,我非花月姑娘不可!”若水笑道,“果然是美人难求,七日后我务必要见到她人!姐姐,我们就此别过!”

“好好好........”老鸨一脸媚笑,脸色皱皱巴巴的,再加上脸上抹了一层厚厚的脂粉,看起来油光满面。

旅店。

“怎么样,打探出什么了吗?”见若水回来,白悠悠急切地问道。

“目前可以肯定的是这个花月姑娘肯定有猫腻。”

“猫腻?”白悠悠狐疑地看着他,“莫不是你见色起意?”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作为一个男人不见色起意是不可能的。但是像为师这种人间绝色,活了这么久,什么样的女子没有见过!但是这个花月姑娘.........”若水停顿了一下,嘴角微扬,像是在回味什么,“还别说,姿色颇佳!”

是吗?白悠悠不屑,男人真不是个东西,见一个爱一个!

说话间,门被敲响了,来人是鱼玄机。

“我去那布庄看过了,那男子死状极其残忍。”鱼玄机直接拿起茶杯,凝视着里面旋转的茶叶,“阿玉,你可记得昨夜那个人头?”

“什么人头?”白悠悠问道,她感觉自己大脑一片空白。

“就是你昨夜昏迷以后这店里一个小厮送来。”智慧气鼓鼓的说道,“当时闻着可香了,结果一打开.........对了师姐,你不知道你昨晚......”

智慧话还没有说完,后脑勺便重重地挨了若水一巴掌。他正想辩解,便对上了若水凶狠地目光,又怯生生地憋了回去。心里老委屈了。

“我昨晚怎么了?”白悠悠瞪着智慧,一副“你不说我等会儿就弄死你”的模样。

“你昨晚......”智慧吞下口水,“你昨晚说梦话,笑死我了!”

“我说什么了?”

“说......就说.....”智慧面露难色地看向若水,发现对方正在幸灾乐祸,于是直接甩锅,“你问师傅吧!”

“师傅,请问我昨夜说什么梦话了?”

“没什么,就夸为师来着,说为师比玄机师伯好看...........”

“你闭嘴吧。”白悠悠白了他一眼,这家伙最擅长装疯卖傻。万一自己真的说了一些不堪入耳的话,他这般也算是给自己台阶下。罢了,已经发生的事情何必还要去深究..........

“行了,我说正事。”鱼玄机的茶杯里已经空了,“这个男子叫吴富贵,经常出没于春满楼。他最后一次去,大概是半个多月以前。而这次他几乎花光了一半家产,只为见春满楼那花魁一面。”

“照这样说,他的死岂不是跟那个花魁有关?”白悠悠问道。

“照理是这样。”鱼玄机的手指不停地敲着茶几,“在此期间,我发现这类事情发生了九起,但是官府只归咎于狐狸精作乱。”

“我之前去花满楼,那老鸨说这花魁是今年开春才来的。那你有去打探过那些死者的信息吗?”

“去了。死去的九个人,他们的死状大都相似,都是被砍去脑袋,脖子上有五个孔,身体被吸干。但是我在打听的过程中,还听说这百夜城前一任县官全家上吊而死?”

“全家上吊?”若水皱眉,“一户姓荣的人家?”

“是的,这户人家全家吊死在堂前,死因不明。”

“而花魁正好居住在这宅子里面,并且说自己非常喜欢这个宅子!我觉得这个花魁不简单,那日我在春满楼见到了她,从口型上看,她好像在对我说‘来日再见’。”若水摇摇头,“可惜人家要七天以后才见我,可惜本公子还花了重金!”

你还为这个女人花了钱!白悠悠心里酸溜溜的。

“照这样说,很容易就推理出来事情跟那花魁有关系。人们稍微动动脑子就能知道,为什么那些男人还是那么热衷于去见那个花魁?”白悠悠问道。

“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鱼玄机讥讽一笑,“就你这姿色,怕是这辈子也不会有这种享受和待遇了。”

“你多好看,还不是个千年老光棍!”白悠悠反驳道。

“她们不配!”

“行了,说正事呢!”若水叹了口气,将主题拉回来,“悠悠说得确实有道理。但是我们还需要进一步去打探一下这些死者的信息。”

“不知你爱徒身体可好,若是妥当,那就准备一下出门!”鱼玄机不屑的看着白悠悠,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发现白悠悠对若水心意一天比一天更坚定以后,他就越发看她不顺眼。不能让自家的白菜被猪拱了!

“我时刻准备着呢!”

“行了行了,我们得先去查看那些死者。”若水环视一周,“为了节约时间,我们兵分两路。我和悠悠去调查前五个人,玄机和智慧一起调查另外五个人。”

众人点头,随即出发。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