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优梦小说 > 穿越 > 丞相大人的掌心宠 > 第二卷 | 第十六章

丞相大人的掌心宠 第二卷 | 第十六章

作者:白残无香 分类:穿越 更新时间:2020-10-18 20:30:08 来源:笔趣阁(cn)

第二日,林长安就听见阳安某小官死在自家中,七窍流血,面目可怖。

等到林长安去查看时,他撩开覆盖在尸体上的白布,当即被吓了一跳,脸色苍白,双目都快瞪出血丝来。

这位九品芝麻官,惨死在家中,而且就在他自己的床塌上。

死状惨烈。

看样子他应该是夜间被人了了性命,刘尚的胸口有一处致命的刀痕,直击心脏,整个床,她被褥间全是乌红的血迹,看的人一阵胃腹翻滚眩晕呕吐。

这不就是、不就是送他自己玉玦的地方九品小官刘尚吗?!

刘尚就是个跑腿的,他送林长安玉玦,不过是受人所托,但刘尚被谁所指,可就不清楚了。

想到此处,林长安脑海中不禁浮现起昨日和秦法师在临仙阁商谈时的场景。

秦真脸上总是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林长安隐隐后怕,他看见尸体,双腿发软,险些没跌坐在地上,还好,旁边有人搀扶着。

林长安连忙去找秦真。

“秦法师大人,刘尚昨晚暴毙于床塌......”他心都提到嗓子眼上,生怕某一日夜晚自己变成第二个刘尚。

秦真左腿搭在右腿上,右腿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桌腿:“京城阳安,可不是你随意撒野的地,治安还是得管着,既然你管不了,那我就只好亲自动手,替你管管手下的人!”

林长安便明白过来,连忙点头赔罪道:“是!是!是!是!秦法师大人说的是,可是您这样要了一个人的性命,恐怕不好吧!”

“不好?我查了他的底,刘尚,阳安西部一带的地皮蛇,贪污**,媚上欺下,他妻子怀有身孕,刘尚还去外面乱搞,和他老婆吵架,最后居然反咬他老婆一口,当着下人的面,拿刀把他老婆的肚子豁开,要认孩子是不是亲的?这样的人是怎么当上官的呢?你这郡守又做的是什么呢?”他声音平稳,但一句一句,如雷锤重击,敲的林长安心突突直跳。

林长安听得一头冷汗,双手隐隐发抖,嘴皮都有些打颤。

秦真怎么知道的这么多?

连一个九品小官的底细都能查探的这么清楚,他面如金纸,勉励镇定回答道:“细枝末梢,九品官职选拔,纵使我边长也莫能及啊!还望法师息怒!我日后必定会注意着些。”

“你只需要把阳安的秩序管好,尤其是谢家附近,不得出乱子,否则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是!是!是!!法师大人,您说的是!这几日我必定严加看管!!谁敢扰乱阳安城的秩序,我必定依法惩治。”林长安一时也摸不清秦真的立场,他觉得秦真这话,像是在护着谢家人。

随后他又想通了,管那么多干嘛!

只管做就是了,捡了条狗命,算是最大的恩惠。

......

......

“都做好了吧?”秦真自己披上了外套,石榴帮他整理好了袍摆衣带。

瞬息站在旁边,作揖回答道:“都做好了!”

“嗯,不错!”

瞬息问道:“法师为何不留刘尚一条命?说不定他知道一些东西。”

石榴整理好了秦真的衣服,退到了一边。

秦真负手上前,走到了房门前,伸手打开了门,门外两边院墙下,玉兰花瓣随初冬的寒风凋落。

他扫了一眼,不禁想起某个人的面容来,又回过头来:“一个九品小官,掌握的东西有限,也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不过,我要把他背后的靠山,一根一根的拔出来。”

“瞬息一定竭尽全力,帮助法师!”

“嗯!顺便再去查查,刘尚时常跟哪些人往来。”

“是!”

待到瞬息离开之后,石榴终于憋不住了。

他小碎步上前,走到秦真的身边,怯怯地发了声,嘘嘘地询问道:“秦法师,你就真的这么相信这个瞬息吗?我总觉得,他、他好像怪怪的......”

秦真靠在门边,挑眉反问道:“什么地方怪?你仔细说来,我听听。”少年修长身廓,显得格外高挑,在阳光的照耀下,带上了几分开朗和阳光,脸上的笑竟让石榴觉得有些治愈。

石榴心道:“少爷又在勾引我!!”

不过对于瞬息,石榴仔细一想,还真想不出,到底什么地方不对劲?

瞬息跟在秦真身边,正好有十年。

在这十年,瞬息并没有住在秦真的府上,灵修院也没有他的底案。

一般,纵横修行之人,不管在哪个门派修行,都要记录在案,放在灵修院的档案库里面。

石榴去查过,纵横这二十年间,从来没有出现过叫瞬息的人。

此人来路不明,但是又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也没有背叛过秦真,对秦真的要求吩咐,必然会拼尽全力去完成。

瞬息来无影去无踪,神龙不见摆尾,从来不收秦真给的工钱,却一直为秦真办事。

天底下当真有这种无私贡献的人存在?

正是瞬息太拼,才让石榴觉得奇怪。

有时候没有端倪才是最大的端倪。

“我觉得他太诡异了。”

“有何诡异?我反倒觉得他亲切。”

“亲切?”石榴顿了顿,吸了一口气,牙缝里发出嘶溜一声,不可思议道:“少爷很少用“亲切”这个词。”

“你的回答等于没有回答。”

其实他觉得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瞬息喜欢他们家少爷。瞬息仰慕已久,只是不敢说。

但石榴觉得这种猜测讨来少爷一顿打的可能性很大,于是说道:“好吧,这事当我没提过,不过少爷,就算瞬息对少爷有什么想法,也得过了我这关!”

想法?

秦真一笑:“有意思,说不定真对我有想法!”

“......对了,关于谢辞的那些底案,你都找完了吗?”

他当即立誓道:“少爷,我保证!能找的都找了!上次交给你的就是我查到的全部资料。”

秦真微微皱了皱眉,关于谢辞和谢川,五年前的资料,几乎找不到。

毕竟他们谢家,是在这几年,才发展起来的。

小官小宦,也进不了野史,除非发生了点奇珍异事。

然而,他们查到的这些资料所记载关于谢辞的信息,全是谢辞随他哥出征打仗之类的,完全没有关于谢辞早年间的故事。

秦真再次走到书架旁,从书卷中取出上一次夹在里面信件,再次翻阅起来,企图从里面找到一些新线索。

但,依旧无果。

“不过还有一事,我不大敢确定是不是真的,少爷,你要不要听一下?”

“嗯!”

......

......

“咳咳.....咳咳咳.....”

一阵强烈的咳嗽之后,三公主拿下覆在唇间的娟帕,而那方白丝锦,已经被染得鲜红。

旁边一个宫女,看到帕子上夺目的鲜红,受到惊吓,赶紧扶着三公主,向她询问道:“公主,要不要给您找个太医来?”

三公主有气无力地笑了笑,摇了摇头。她将帕子随手丢在桌子上,另外一个宫女将帕子收拾走,萱灵顺便摆了摆手,示意其他丫鬟下去。

众宫女被遣散,只留下她身旁这位叫馨儿的宫女。

馨儿说道:“三公主,您这样,奴婢很是担心!”

“没事,大不了去灵修院,从头再来。”

“可是,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

萱灵一笑:“一定会有办法的,暂时帮我瞒住国主。”

“还瞒!!公主,你当初为何要答应安南国国主的请婚呢?还是个糟老头!!还有一个月,你就要去那边了!听说安南国的女人,个个修为不差,你现在全身法力失尽,没有半点护身的本领,到时候过去,有人欺负你,怎么办?你当初就不该把千年叶白白给小谢辞那小子!公主您从小身体弱,十岁的时候,没有修成灵核,多亏玉龙送给你了一株救命仙草,平时的法力源泉,全都靠那株仙草维持着,现在可怎么办呢?”馨儿越说越急,急得。

萱灵闭上了眼,似乎想逃避这一切,因为她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

“公主,您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我身为纵横国的公主,再怎么不济,安南国的国王,也绝不会亏待我!”萱灵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她想摆脱掉重重心事。

其实让她思维不安的,不仅要远嫁安南,而是另一件事。

因为一时半会,接受不了某个秘密。

在她无意间发现的秘密。

她想起那一日,谢辞躺在床上,面色苍白,身体冷汗直冒,冰凉的不像个人。

她万分着急,请来了玉龙。

玉龙替谢辞把脉之后,无能为力的摇头叹息,对三公主说道:“公主......请节哀顺变吧!”

然而她不相信,她不相信谢辞会这样离开。

“你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她近乎哀求的拖住玉龙的手腕。

谢辞是她的一生所爱,毕生追求。

在三公主的一番乞求努力之下。玉龙最终答应了三公主。

只是在第二次把脉之时,他脸色瞬间被冻住一般。

玉龙砸巴着嘴:“谢将军......”

“怎么了?”

“怎么会是......女子的脉象?”

“什么?!”

......

......

萱灵从回忆中回过神来。

“公主......”

“随我一起去明清泉。”

“可是,去明清泉需要经过国主的允许,你这一去,国主定然会查出不对劲。”

“谁说一定要经过国主的允许,明清泉现在由秦真掌管着。”

馨儿瞪大了眼睛:“秦真?公主,你难道要去请求他?!”她满眼写着秦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谁说要求他,我堂堂一国公主,去个什么地方,还需要经过别人的允许吗?秦真那小子,算得了什么?!”

“为了谢辞......值得吗?”馨儿担切的望着公主。

萱灵没有沉默,也没有犹豫,回答道:“值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